张鸣 | 数学与赌博

                                                              数学与赌博

                                                                    张鸣

刚刚看到的网上消息,说澳洲有几个顶尖的数学家,利用自己的数学知识,在各大洲的赌场赌博,大有斩获,三年获利24亿澳元,约156亿人民币。也听说过有去美国混事的华人数学家,谋不到教职,百无一能,最后被逼急了去赌场碰运气,结果却靠这个发了财,常年徘徊在美国各大赌场。我对赌博以及赌场一窍不通,不知道这样的数学天才出没于赌场,对开赌场的人,是福还是祸。但是,我知道一点,对于赌博这点事儿,无论是谁,赌久了,基本只能是输,只有绝少的人,才能逃出这规律。无论古今中外,在赌博中获利的,只能是庄家。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开赌场发财的,没有赌博致富的,即使赢了一大笔,只消你还继续赌,早晚得还退回去,甚至加倍还回去。赢了一大笔钱,然后突然收手,转而做正经生意的人,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但实在太少了,不是上帝,也是神了。因为是人,就有弱点,而好赌,就是人性与生俱来的弱点之一,凭自身的意志,克服起来有点难。

比较起来,中国人在数学方面有天赋。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一般来说,数学都是免修的。古代中国,虽说没有发展起现代科学,但数学却很发达。没有阿拉伯数字,中国人用算筹(竹棍)一样演算,这里,一方面是天文推演的需要(皇帝御用的!),一方面,则是赌博的需求。据研究者的研究,中国古代的赌具或者说游戏用的玩具,往往需要一些数学的知识的。玩的时候,知识加上一点智慧,才玩的好。只是后来的演变,某些常见的赌博游戏,数学部分往往被掩盖了,而智力部分则被夸张,比如麻将,则纯然变成了人与人斗心眼的擂台。但是,推牌九和押宝,其实还是有数学的。不管怎么说,在中国,精通数学者,一直就没断过档,这样的人,人称畴人。清代的阮元,还编过《畴人传》,列入不少清代的畴人。

龚自珍是晚清著名的诗人,是一个最早感知时代变化的诗人,所以,后人纪念他,往往看中他在思想上的贡献。其实,他真正想做的事,还是修齐治平,做一个匡危扶正的贤相。他不满于乾嘉学人醉心考据,想要改变学风,玩点经世致用的学问。那年月,这样的学问,一是西北史地,二是天文历算。作为一个以博学著称的诗人,当年龚自珍这两方面都算有些造诣。做内阁中书之时,充任国史馆校对,重修《大清一统志》时,校订旧志中西北塞外诸部落沿革的的纰漏一十八条。但是龚自珍数学方面的学问,好像就没用武之地了。这样说,似乎也不太对,在赌场,他是用过数学的。

龚自珍跟众多名士一样,很有些嗜好,那时候鸦片还不流行,官员嫖妓,要受惩罚,于是乎,赌。龚自珍赌博,与众不同,第一是输多赢少,第二,喜欢用数学知识判定押宝的方向。无论输成什么样,都不后悔。据说他的床帐之上画满数字,没事躺在床上,就望着数字琢磨。每次琢磨明白了,就自信满满地奔赴赌场,然后输得底掉。一次,在扬州,一群盐商招待他,吃完了饭,大家聚赌,一会儿他就输光了本钱,只能在花园里溜达。一位后至的盐商见他不去赌博,在花园赏花,以为他雅人自有深致,不屑玩这种无益的把戏。没想到他说,本来我的赌技最高,可以通过计算,十战九胜,但可惜没有本钱,英雄无用武之地。然后就大讲该如何如何计算,怎样押,才能赢,而且必赢。那盐商被他侃晕了,说那我借你本钱吧,你去赌。于是,两人携手入局,不一会儿工夫,那盐商还没怎么样,龚自珍就又把赌本给输光了。

龚自珍的经世致用之学,是用来拯救天下的。但天下虽危,却没有人要他来拯救。人们只是把他当做一介诗人,一个名士,插科打诨最好,诗酒酬唱可以,发发牢骚,就有点不好了,至于施展才华,还是免了吧。南宋辛弃疾南渡之后,发牢骚说,“每把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放在龚自珍身上,其实也合适的。有才,能用在赌场,就算不错了,只可惜,即使在赌场,他也用不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7日, 4: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