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 | “稳控”唐慧拉锯战

U8958P1T1D26871162F21DT20130419033950

过去6年多,因为女儿的案子,上访讨说法成为唐慧生活的重心。

 

“上访妈妈”6年期间进京23次,赴省城百余次。这让当地政府难以承受。

接访、截访的人力物力花费外,永州市从上至下有一套严厉的信访考核制度,直接影响当地政府评优评先,干部的免职去留。

对于唐慧这样的上访者,基层政府承受着巨大压力。在地方政府的神经长期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劳教唐慧成为了一个最终选择。

在1月7日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表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户籍制度的改革。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湖南永州报道

诉讼请求被驳回,4月12日,唐慧败诉。

之前,去年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教委对她处以“劳教”决定,8天后,湖南省劳教委撤销该决定。唐慧起诉要求永州劳教委行政赔偿。

败诉当天下午,唐慧收到三条“特别”的短信。两条充满温情,例如“送上一支康乃馨……”,“明天一定鲜花处处开。”

另一条短信说“今天虽然败诉了,但您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

这三条短信并非普通关心唐慧的人所发,而是长期“稳控”唐慧,阻止她上访的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的官员发来的。

“我们希望唐慧能赢这个官司。”4月17日,富家桥镇一位党委干部称,唐慧长期上访,也绑架了基层政府。“唐慧一家的不幸,给我们也带来了不幸,唐慧的喜怒哀乐也牵扯到我们的喜怒哀乐。”

作为富家桥镇头号稳控对象,在唐慧看来,这些短信表达关心外,还有想让她别再去上访的意思。

对于富家桥镇的干部来说,唐慧败诉后如果又去省城甚至北京上访,就又是他们的责任了。

【重点】

头号“关注”对象

4月13日,富家桥镇一名领导给唐慧打电话。接通后,对方只问了句,你在哪,唐慧说在家,对方即挂断了。

唐慧说,这样的电话往日也常出现,对方就是想知道她是否在永州。

无论是在富家桥镇“上访人员调查表”,还是“重点信访对象情况登记表”,唐慧都排在第一位。

2006年10月,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化名)失踪。三个月后,历经周折,唐慧将被强迫卖淫并曾遭轮奸的女儿解救。据报道,唐慧救女过程中,曾有民警到现场见到乐乐但未解救。

唐慧的上访,开始于派出所报案阶段。起初派出所对这起强迫少女卖淫案不立案,直到唐慧“以死相逼”并到湖南省公安厅跪求。

2007年1月5日,得以立案。之后进展缓慢,每一步,在唐慧看来都很拖延。

2007年8月26日,唐慧和80岁的母亲到省公安厅上访。要求彻查涉嫌包庇的民警,请求尽快抓捕犯罪嫌疑人。

当年10月,唐慧第一次到北京上访。

她也开始与自己所在的零陵区富家桥镇政府的人打交道。

那之后,特别是重大节日和两会期间,唐慧无论到哪,都会有人跟着。

案子一拖6年,唐慧共到北京23次,到长沙百余次。

2010年3月10日,全国两会期间,唐慧到北京上访。富家桥镇的书记、镇长不断给她打电话、发短信,让她赶快回去,“他们在电话中说,你要不回来,我就要被撤职,工作不保。”

唐慧回去了,被拘留了5天。

这是唐慧第二次被拘。前一次是2010年1月28日,她到长沙上访后被押解回乡,拘留8天。

唐慧说,有一次她在北京被接到永州市驻京办,凌晨两点多,10多名保安冲进来,将她裹进被子中,抬进车里,连夜拉回永州。

2010年6月1日,永州市发生一起枪击法官事件,多名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唐慧找到记者反映女儿的案子,又被刑拘37天。

截访和拘留没有消除唐慧上访的念头,当地政府开始安排人员对她监控。

每次上访,唐慧前脚走,镇政府的人后脚到。多次打交道,唐慧跟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变成了熟人。

【压力】

紧张的镇干部

唐慧这6年一直是富家桥镇政府的难题。

4月14日,当地一名镇干部说,唐慧的案子既不发生在富家桥镇,也不牵扯镇政府,但是上访维稳的“属地管理”原则,让他们不得不对唐慧上访负责。

富家桥镇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永州当地信访考核制度要求,尽量实现进京、赴省上访零指标目标。

永州市零陵区对乡镇政府信访考核实行“百分制”,其中“减少越级上访量”一项就占50分。在“特别防护期”,如发生“进京非正常个访”和“进京非正常个访且登记挂号”的,每人次分别扣4分、8分。

另一个,对于进京上访的,接到区信访局通知,相关单位24小时内没赶到北京,则扣5分。

这些都关系到镇政府工作的年终考核,关系到是否被“追究责任”。

稳控唐慧对于富家桥镇的“考核”,非常重要。

唐慧女儿的案子,立案一年多后,2008年4月永州市中院一审后判决,两被告被判死刑,两人无期,两人分获有期徒刑15年和16年。唐慧认为量刑偏轻,后来检察院抗诉,案件继续。

近6年时间里,案子先后历经三次审判。这个过程中,唐慧不断上访。

4月14日,富家桥镇一位主要干部称,唐慧一直让他们高度紧张。

富家桥镇一名干部称,唐慧一直让他们高度紧张。特别是在国家重要节日,重要会议期间,晚上睡觉都很难。生怕唐慧等重点上访户去了北京。“那个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这名干部甚至对唐慧说,如果再去省城和北京上访,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他们给当参谋。

特别是在国家重要节日,重要会议期间,晚上睡觉都很难,生怕唐慧等重点上访户去了北京。“那个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掐着指头,一天一天算,想让时间快点过去。”

他甚至对唐慧说,如果再去省城和北京上访,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他们给当参谋。

富家桥镇上述镇政府干部说,他们一年用于信访维稳的时间,起码达半年以上。这些人力物力,乡镇不堪承受。

【纠结】

合作与“对抗”

“有时候我们也会给唐慧解决开销。”富家桥镇副镇长顾俊龙说,无论是在北京还是长沙,只要接到唐慧后,唐慧的路费和住宿都是政府负责。

富家桥镇的干部说,这几年来,镇政府在唐慧身上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有时,唐慧到省高院履行司法手续,到北京见律师,他们也跟着。

据称,六七年来,富家桥镇已在唐慧身上花费上百万元。

几年前,富家桥镇给唐慧解决了低保。顾俊龙说,平时镇政府也会主动给唐慧一些补助,“唐慧从来没有主动索要过”。

有次唐慧的妈妈户口本丢失,她打电话到派出所询问能否去补办。富家桥镇派出所长跟她说,你不用专门跑一趟,我们办好给你送去。

今年两会,富家桥镇政府拿来1万元,让唐慧别再去北京上访。钱唐慧没要,她也没去上访。“我原本是想去北京的,考虑他们的感受才没有去,并不是因为钱。”

唐慧说,镇政府一些做法让她很感激,她也知道镇里的难处,但是,女儿的案子迟迟得不到解决,她不得不去上访。

唐慧说上访的时候感觉很没有人格,“每次都跪不下去,是想起女儿的眼泪才跪下去的。”

案件审理过程中,当地看守所涉嫌帮助嫌疑人伪造立功证明。虽然“立功”后来未被法院采纳,但让唐慧更坚持了上访。

2011年,富家桥镇政府在对唐慧上访的处理意见中称“继续做好思想稳控工作。”

在稳控唐慧的手段上,永州用尽了办法,除了劳教。

一名当地官员曾说,唐慧持续的上访让他们也走投无路,“大不了不干了”。

2012年6月,湖南省高院终审判决,2人判死刑,4人无期,1人判刑15年。

富家桥镇一位工作人员说,原本以为唐慧就此息访。但唐慧仍在继续。

案件终审判决了,唐慧认为还有十多名涉嫌渎职的民警逍遥法外,上百名“嫖客”没绳之以法。她继续到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上访。不过没再到北京上访,只到北京见律师。

富家桥镇政府认为,“省高院已判决,唐慧仍去北京、省里上访,属于不合理上访”。

2012年8月2日,富家桥镇派出所长将唐慧带走,后来发生劳教唐慧事件。

【升级】

关系一度“破裂”

“唐慧多年来越级上访……特别是我镇几乎采取了任何办法来稳控她,但都无济于事。目前,我镇只能采取陪同、24小时稳控及通过各种方法对其进行照顾等方法来暂稳。”2012年8月,富家桥镇政府出具材料。

镇政府列举了唐慧违法信访的事情:2012年6月2日,唐慧到省高院拦党代表的车;2012年5月11日到天安门散发传单;往年多次到市、赴省、进京上访。

2012年8月2日,永州市劳教委做出劳教唐慧1年6个月的决定,引发社会强烈关注。8天后,劳教决议被撤销。

做出劳教唐慧决定的是永州市劳教委。这个机构设在永州市公安局,主任由市公安局长兼任。

4月11日,永州市劳教委办公室主任,同时也是永州市公安局法制办主任的罗功军表示,对唐慧的劳教,是依事实、依法律、依程序做出的。

此后,唐慧起诉永州市劳教委,要求行政赔偿。

“如果你们支持唐慧上访,我们就死了。”4月17日,富家桥镇一名主要官员称,唐慧又为劳教打官司,让他们“确实感到很疲惫”。

富家桥镇政府2011年的信访考核中,在零陵区排名倒数第一,去年排名倒数第二。

按照当地信访考核制度,年终得分在90分以上的前三名奖励,倒数的单位降低绩效奖励等级,不能评先评优,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考核】

镇书记的“免职”压力

“信访连续两年倒数,我这个镇党委书记就必须被免职了。”4月17日,富家桥镇党委书记魏斌说,他来该镇已两年,今年全国两会平安度过。如果再有访民到北京,上级就要追他的责了。

魏斌说,如果因与百姓争利、挪用资金等问题被撤职,他心里还会好受点,但是唐慧的事情,反映的是公检法司办案的问题,责任却要他这个镇党委书记承担。他觉得信访考核规定很不公平。

永州市从上至下有一套严厉的信访考核制度。在零陵区对乡镇政府的考核中,信访与生产安全、计。生一样,实行一票否决制。

相对应,富家桥镇政府也相应制定了自己一套奖惩制度,追究责任包括罚款、下岗、免职等不同等级。其中以信访人进京“挂号”为最严重情况。

富家桥镇还要求各村每半月排查一次维稳情报信息,每逢重大节日、重要会议期间,组织专项大排查。

据内部人士介绍,各村每年要签维稳责任状,第一条就是确保无越级集访事件。

另外,按月建立信访人“台账”,每月汇总信访人信息。

对于重点信访人,成立区、镇主要领导负责的工作组,单独建立稳控方案。唐慧是重点信访人。

这些方案中包括,发动社区监控信访人动向,确保信访人24小时不脱离视线。另外帮贫扶困,稳定信访人的思想。

【回归】

“不再给领导添麻烦”

4月13日,唐慧诉劳教委案败诉第二天,富家桥镇党委书记魏斌给唐慧打电话,唐未接,他给唐慧发短信说:“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我们还是要相信法律,依法办事。”

4月17日,富家桥镇党委书记魏斌说,他们经常开导唐慧要相信法律。他说,希望唐慧无论任何时候,都在法律范围内行动,维权同时保护好自己。不然,公检法司机关又要追究唐慧的责任,然后唐慧出来了再去上访,镇政府又要为她上访负责。

败诉后,唐慧提到过要再上访。4月12日庭审结束后,她情绪激动,面对镜头她说,“我还要去北京,不管多艰难”。

律师斯伟江劝她,把诉劳教委的案子的法律程序走完,不要再去告了,要回归正常的生活。

次日,在唐慧家里,她说很多人劝她,包括镇上的领导干部们。

她说劳教的案子她也不想上访了,接受律师的建议,把法律程序走完。

唐慧还特意谈到镇上的干部。她说,这些年来特别感激他们,对她提供很多帮助,是真正尊重她的人,“他们知道我并不偏激”。

唐慧准备把花店继续开起来,好好生活。她说她也不想再给这些镇干部们添麻烦了。

唐慧女儿案历程

●2006年,唐慧11岁的女儿遭到多人强奸、轮奸,并被送到休闲中心强迫卖淫,其间还多次遭毒打。

●2007年,唐慧多次到公安机关要求成立专案组调查。两个月后引起湖南省公安厅关注,专案组成立。

●2008年6月6日,永州市中院一审判决被告秦星、周军辉死刑,陈刚、刘润无期徒刑,蒋军军、兰小强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15年。

判决后,唐慧提出抗诉申请,永州市检察院随后抗诉,认为蒋军军、兰小强两名被告量刑过轻。

●2008年9月,湖南省高院将此案发回永州市中院重审。

●2009年2月11日,永州市中院做出重审判决,与初审判决结果一致。判决后,唐慧曾在市中院绝食抗议。

●2009年12月,湖南省高院认为证据不足,再次发回重审。

●2010年3月28日,永州中院对7名被告人重新宣判,秦星、周军辉死刑,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四人无期,秦斌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6月5日,湖南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决,维持原判。

●目前,该案正在最高法院复核阶段。

2013年4月18日, 7:01 下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