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編譯 巫古森
國正經歷幾十年來最嚴峻寒冷冬天,但政治上,新領導團隊上陣後,對於一向冰封敏感的議題卻漸漸有許人開始熱烈議論。從貪、反奢華、反形式、強調法治、到周事件和勞教改革的提議,顯示中國不論官方或社會皆期待著中國的新發展。但是星星之火真的已經開始融化僵硬已久的政治體制了嗎?中國政府到目前為止略顯小心甚至搖擺不定的態度,很難說究竟是因為黨內的政治角力還不明朗,還是他們正在衡量如何以軟硬兼施的法讓人民的要求得到某種程度又不危及政權的滿足。
異議人士遭攻擊
事實顯示,即使官方在一些層面上追求改進,但是中國政府在政治改革上的怯步、以及長久以來對何反對意見和異議人士的抹黑和醜化,使得整體社會的進步還有很大一段路要走。
李承鵬在簽書會上帶上黑口罩回應來自政府的禁言令。
李承鵬是中國最敢言的社會評論者之一,他在微博上有660萬名關注者。李最近出版的新書《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在中國3個城市的新書發布會上有約1萬名讀者到場,即使這本書有上千字遭到審查刪除。
但有這樣多人關注的李承鵬卻在1月到中國各地宣傳新書時,遭到官方的警告,要求他不能回答任何讀者的問題、完全不能說任何話、連“新年快樂”和“謝謝”也禁止。在李的故鄉都的簽書會上,他對官方這種禁令的回應是戴上黑色口罩、並在胸前寫上“我愛你們”感謝讀者們前來支持。
即使這樣,他的敵人還是不滿足,依然奮力攻擊他。1月13日於北京,一個稱自己為主義者的男人朝李承鵬丟擲包裹起來的餐刀(但並沒有打中李)。李承鵬也在簽書會上無預警地遭到另一個男人的揮拳相向。據報道,這個攻擊李的男人似乎認為李的書是對中國的汙衊、還稱李為“漢奸”。
在事件發生後,李承鵬聯絡《時代》雜誌記者漢娜·比(Hannah Beech)及其同僚,希望與他們談話(比奇示她曾訪談李承鵬,因此雙方認識)。但是正當比奇要出發與李會面時,他傳了一封道歉的短信給比奇,裡頭說道:“警察要把我帶走去談話。不能與你們見面了。”
言論無自由:政改無望
1月15日,李承鵬來到了深圳──鄧小平開啟改革開放政策、也是習近平出訪以表明改革決心的地方──比奇終於得以與李在電話上交談。在他深圳的簽書會上有3千名讀者現,這是任何一位作者都夢寐以求的讚賞,但是李感到沮喪且疲憊不堪。在簽書會上有神秘人士在現場照相、還有一些人在會場上大喊李承鵬是叛徒;他一個裝滿重要文件的行李袋不翼而飛;在北京向他丟擲餐刀的人已被釋放。李承鵬向比奇說:“在中國,權力的過度集中使得法律受到有權勢之人的控制。假使在這種情況下連言論自由都沒有,那我對政治改革一點也不樂觀。”
習近平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的最領導人不過幾個月。在胡錦濤10年的無作為後,許多中國人對習近平進行政治改革一事抱有相當大的期待,畢竟除了習上台後展現的新氣象、他的父親習仲勛也是知名的黨內改革派元老。
比奇說,或許要求習近平在10年任期中的第一、二個月就大刀闊斧劈開“竹幕”(當初東歐和蘇聯的“鐵幕”的中國版本)是有點不切實際,但是這位新總書記除了對反貪和對憲法的支持動動嘴巴之外,目前還看不出他有什麼政改的打算。胡錦濤當初在就任初期也曾經多次提及改革,但是在他10年任期內卻毫無動作。
南周事件引起中國一般民眾和知名人士的支持,李承鵬也是其一。雖然這件事最後得到解決,但是一些人私下擔心將會遭到報復、當初被抗議的嚴格審查也將持續。據比奇的說法,中國公安已經開始騷擾當初支持南周記者的名人們。
然而,不論是網絡上對南周的支持以及李承鵬簽書會的大排長龍都顯示中國民眾對新領導人的期望已經比2002年他們對胡錦濤的期待更多也更熱切。中國崛起的新中產階級擁有更多需要被保護的東西、他們也更加了解權力的制衡以及民主改革代表什麼。李承鵬對中國政府和那些攻擊他的人這樣說道:“我們都希望我們的國家能夠穩定和富裕。我們的批評是愛國的表現。我們正在試圖改變這個國家、而不是顛覆它。”
勞教停用?改革?
就當外界都在猜測新領導層將有什麼改革動作時,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1月7日做了一個歷史性的發言,他在一個司法會議上宣佈在3月將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後,將停用毛澤東1957年創建並延用至今的勞教制度。
但是就在此消息傳出幾個小時內,孟建柱在會議上的發言卻在官媒的報導中被“重新修飾”了:官媒指勞教制度將進行“改革”而非停用。《泰晤士報》編輯羅斯瑪麗·萊特(Rosemary Righter)在《新聞週刊》(Newsweek)上撰文表示,官方所說的“改革”很可能只是為了幫之前超法律系統的勞教制度鋪上一層合法性的外衣。
畢竟中國政府才在2012年3月,也就是前次人大會議上通過了爭議性極高的新刑法73條。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第73條“授權公、檢部門,將未經定罪的犯罪嫌疑人(包括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重大賄賂等),在不經法院程序或審訊、不必通知家屬、亦沒有舊法第58條不超過六個月羈留期限的規定下,以監視居住為理由,將犯罪嫌疑人監控在公檢部門指定的地點,但該地點不是指定的羈押場所或專門辦案場所。”
就在孟建柱發表勞教“改革”的隔天,湖南維權人士朱承志的律師即向外界表示朱承志因介入調查湖南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案,遭到以新法73條為依據的秘密拘押。
中國領導人正感到害怕
萊特認為,習近平正面對一個難題。中國遠非他的前任胡錦濤所宣稱的“和諧社會”,而是一個每年有近20萬件“群體事件”、充滿不滿的社會。習近平現在面對來自不只是都會年輕人的壓力、黨內也有不少資深學者希望他對改革的態度不只是空談。但是黨內也有來自保守派以及“現實派”的壓力,後者認為將共產黨置於法律之下只會導致黨的毀壞,因為黨一直以來都在法律外進行治理。
湖南維權人士朱承志日前遭警方以73條為依據秘密拘押。
習近平在上任後從共產黨的形象著手,他承認黨內有嚴重的貪腐以及權力濫用問題,並推動新的反腐工作。他也發佈新的規定要求黨和政府有更簡樸的作風,並在憲法實行30年周年紀念會上聲明憲法的重要性、強調“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南周事件的起因就在於《南方周末》編輯們相信了習近平對憲法的支持,以“憲政夢”形容中國人民對新政府的期待,並在其被撤換的新年獻辭中說:“兌現憲政、限權分權,公民們才能大聲說出對公權力的批評;每個人才能依內心信仰自由生活”。假使在過去,這場抗爭事件大概只會是地方性的審查醜聞,但是現今拜網絡和公民意識抬頭之賜,這件事已成為全國性的事件。
萊特指中國政府現在處於一個進退兩難的尷尬位置,一方面它要軟性地化解問題、另一方面卻對一波又一波中國公民的爭權感到警戒而搖擺不定。儘管習近平上任以來展現政府從容面對的表象,但是萊特認為中國領導人們正前所未有地感到害怕,這從他們近來一連串對改革呼聲的應對中可很明顯地看出。(《大事件》第17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