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现了一位“梦想”的传教士。他就是3月中旬刚刚上任的国家主席习近平。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闭幕式讲话中,他9次提到“”这个词,倡导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译成英文就是“Chinese Dream”。是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American Dream”一词。不过倒是很少听到“Japanese Dream”或“European Dream”这样的词。除了中美两国以外还其他国家的名字后冠以“梦”字吗……看来(中美两国)不该称作“G2”而应称之为“D2”。然而,这两者还是有些不同。

中国官方媒体连日来紧随新领导人脚步,制作了专题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而且,这位传教士的说教对象不仅局限在国内。

俄罗斯是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以来的首个外访对象。3月23日,他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面前谈及年轻时曾读过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思妥也夫斯基等俄罗斯文豪们的著作,习近平还说:“我们要实现的中国梦,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各国人民。”

接下来在非洲访问国——坦桑尼亚,3月25日习近平抵达中国援建的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继续发表演讲,“中国人民正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非洲人民正致力于实现联合自强、发展振兴的非洲梦。中非人民要加强团结合作、加强相互支持和帮助,努力实现我们各自的梦想”。

按照这个趋势,“Chinese Dream”似乎大有扩散至全世界之势。然而与官方媒体的热闹报道不同,私下里我认识的中国朋友对此都反应平平。对于“中国梦”的概念,不管是男女老幼,从知识分子到居住在内陆地区的普通农民,大家普遍反映它“太过抽象,不太懂”,紧跟着一句“跟我没关”。

居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一名村妇(30多岁)因计划生育强行接受了人流手术,留下的后遗症令其痛苦不堪。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这样说道,“梦想这东西每个人的都不一样,不应该是由国家来替我们决定的”。她继续语带讽刺地调侃道:“而且,是因为明知道实现不了,所以才称为‘梦’的吧。能实现的政策那叫‘计划’。”

她过去曾多次上访,希望政府能支付其手术费和医药费。然而在当地她却被当做“维稳对象”,每次外出都会受到地政府的暗中监视。她的梦想是:“希望身体恢复健康。盼望附近的环境污染能得到解决。市场上不要再卖有毒的食品了。”

“希望我家附近的镉污染能够想办法尽快解决。”这是湖南省一位40多岁女士的梦想。她因重金属污染患病在身,症状类似于“痛痛病”(日本历史上因工业污染造成的一种公害病)。

这个村子里曾经因污染死过人,工厂被关闭后未经处理的污染物依然遗弃在那里。据说每逢下雨天,有毒物质就随雨水四处流散。这位女士深受其害,关节痛得钻心,还经常感觉头痛和呼吸不畅。卧病在床的时间日益增加。就在她接受采访的前一天,村里又有3名妇女患上了与她相同的症状。

她曾因打算向前总理温家宝上访请愿而被当地警方扣押,尽管如此,她表示将继续向新政府诉说自己的苦恼。她一边叹气一边说道:“上面(中央政府)说得再好,下面(当地政府)也不好好执行。就连从北京来采访的记者也被当地警方逮捕过。”

我认识的一位北京的知识分子对此更是泼冷水。他告诉我,“新一届政府打出新的口号嘛。别把它当真啦”。这位朋友将“American Dream”定义为“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以自由公平的机会,只要努力梦想就会实现”,并且认为“中国却没有这样的梦”。

在网络上也有这样的意见。这位朋友说,“上网一查就知道,中国人的梦想就是能吃到安全放心的食品、呼吸新鲜清洁的空气、渴望公平的机会。而这些一定能从美国找到。所谓的中国梦其实就是美国呀”。“如今当官的都在把大量财产往海外转移,什么才是中国梦呢?”

习近平在谈“中国梦”的时候一定会和“民族复兴”这个词搭配使用。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后的习近平,首次公开召集7名常委集体进行“学习活动”是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内,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想到这一点,最近我去了一趟久违的中国国家博物馆。

“复兴之路”展览,大致可以分为5个部分。归纳为:(1)“屈辱历史”的开端,1840年鸦片战争前;(2)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3)觉醒的人民进行抗争;(4)新中国的成立;(5)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和此后的时代。展览中陈列了41份中国人眼中的不平等条约。其中与英国和俄罗斯签署的最多,各占11份。然后是法国和日本,各有6份。展览中还有高坐在紫禁城皇帝龙椅上的美国大兵照片。讲解词中写着“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打破了中国学习西方的梦想”等内容。与日本有关的内容主要出现在上述的第3部分中。

“将人民从屈辱历史中解救出来的是共产党”——展览主要目的大概是为了宣传这一点吧。我不知道一般参观者是否会如宣传预想的那样对共产党感恩戴德,但是看完全部展览后,展览中所揭示的“落后就要挨打”这一道理给笔者留下深刻印象。这句话也被习近平经常提起。

“中国梦”就是这样历史之后的“民族复兴”,也就是“强大的中国”。对于经济增长的同时不断扩大军力的中国,其具体的目标究竟何在?邻国日本自然会比较关心。据中国媒体报道,3月22日,日本驻美大使佐佐江贤一郎在华盛顿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演讲时也表达了和笔者同样的疑问,他说:“希望他们(中国)能像说的那样和平地进行崛起”。对于佐佐江的一系列发言,中国媒体怒称这是“给中国梦抹黑”,是“在煽动中国威胁论”,“揭露了日本的企图”。

那么,“D2”之间又有什么不同之处呢。笔者认为,包括将资产转移至国外并想把孩子送进美国大学的高官在内,中国人其实已经有所察觉了吧。美国经常在世界某地开战,贫富差距也很大。在“全民皆有保险”的日本看来,美国的社会保障也不到位。

但即使这样,仍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去美国打拼,梦想能抓住机会加入追逐“美国梦”的行列。不只是企业家,还有人抱着音乐、学术研究及体育等梦想奔向美国。美国对各种梦想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它的印象是共同分享自由、平等、公平的机会。这正是美国软实力的源泉。

另一方面,如今的“中国梦”已经超越了通过巨大市场积累财富的模式,开始从正面提出富国强兵。现在世界上有多少人想加入这样的“中国梦”呢。何况,中国报纸《南方周末》的新年特刊里“宪政梦”一词都被改写成了“比任何时候都接近梦想”。如果用权力对国内的言论或是弱势群体进行打压,那么自然会有人把强盛后的中国视为威胁。对于“梦想”的传教士习近平来说,向世界“传教”的重点之一,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国内的改革。

人物简介

吉冈桂子:朝日新闻编辑委员。1964年生于冈山县。曾在山阳电视台工作,1989年进入朝日新闻社。历任和歌山支部、东京和大阪的经济记者,后远赴上海支局以及中国北京总局。曾在美国进行研修。2013年4月起任现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