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 |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弹指一挥间,转眼十年过去了。还记得2003年开始创作小说《致命弱点》,海内外网站贴出后,总会不停去看读者留言,然后根据读者意向编写下一个章节的故事情节;还记得2005年开设第一个博客,看到自己一篇文章从两个点击(我点了两次啦)到100点再到1000个点击的惊喜,当然还有从当初最早只有四五位读者的留言,到现在平均每天都有上百甚至上千条留言,不变的是对网络写作的热情,以及与读者的感情,变的是两鬓的黑发中渐渐生出了白发,以及亲朋好友中口中的“小杨”变成了“老杨”。

 

2006年香港的一场演讲中,我说“互联网是我的出版社”,互联网写作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被编辑的文字可以直接与读者见面,这不仅仅是说在中国,在西方也是如此。互联网之前,要想与读者见面的文字几乎都要经过第三者例如编辑等某种程度的“审查”,但互联网完完全全地拿掉了这道门槛。十年来,我就是在这样的认识之下,坚信只要努力写作,只要写出好的文章,不需要纸媒的报道与吹捧,不需要层层审查枪毙了无数好书的出版社,不需要炒作,你的读者一定会越来越多。十年,就是这样过来的。

 

然而,一路走来,如果没有读者的支持与鼓励,批评与较劲,讽刺与挖苦,恐怕不会这么顺利,甚至根本就走不到今天。正因为互联网拿掉了写作的门槛,也同样拿掉了写作者的“底线”,只要写作者愿意,可以让任何文字在一分钟后出现在读者面前,即便有些必须经过政治审查,你也可以翻墙到海外网站贴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稍有名气的网络写手,在指点江山、质疑一切的时候,反而应该常常反省自己:你的写作底线在哪里?你凭什么监督力量来坚守住自己的底线?对于我来说,就是通过与读者互动,一条一条阅读读者的留言来审视自己,hold 底线的。

 

我把读者分成三类:第一类是留言表扬、鼓励我的,这类读者留言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从2007年时这类留言占到总回帖60%到如今上升到90%以上,我就是被各位“忽悠”着写啊写啊,结果原定计划45岁就停止的网络写作,写到今天还刹不住车,还差点弄得“车毁人亡”。这类褒扬的留言自然是越多越好,然而,这也是可以轻易“摧毁”一位网络作者的“致命武器”,一些激动人心具有煽动意义的留言不但会把写作者带向自己不熟悉的深水区,甚至会反过来改变写作者的观念与为人处事的方法,下探自己本应死死坚守的底线。因此,我要说,与读者互动,但千万不能太过被读者牵动。大多读者喜欢你,是因为你不但有底线,还坚守住了。

 

第二类就是质疑、批评、批判甚至冷嘲热讽、上纲上线的读者。我坦承,我不喜欢他们,但他们的留言与帖子却是我一定会认真阅读的。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少,但对我的影响与帮助之大,甚至可以同那90%的赞扬者相提并论。如果说赞扬者的帖子是促使我继续写作的动力,那么批评者的帖子则是促使我写出更好博文的动力。对我文章的质疑让我不至于自信心膨胀,迫使我不停地学习,并写出旨在回答质疑与提问的更多的博文;对我文章的批评让我留意自己的论据、论证与原则,是否在互联网这个众声喧哗的广场上已经随波逐流而失去了底线;对我文章的冷嘲热讽则让我注意自己的表达方式,即便是一些上纲上线的批判,有时也不乏道理,只要我们写作者不失去理性,总能在其中找到值得借鉴的营养。

 

当然,大千网络,无奇不有,也有少数读者无理取闹,甚至开口大骂、侮辱作者。我想,所有的写作者都遇到过这种人吧?一开始,我也非常气愤,甚至想冲进互联网广场上去同他决斗,后来发现根本不值得,也不应该。第一,他可能只是一位不成熟的调皮的孩子,或者精神与人格上有严重缺陷的人,没有必要同他们计较。第二,他可能就是故意来激怒你的,对这种人,你一发怒,就输了。正如你同一位浑身沾满屎的人打架,也就是同一陀屎打架,不管输赢,你都会弄得自己臭气熏天。第三,这位留言者可能只是一时糊涂,没有仔细阅读你的全文或者你全部的文章,而在现实生活中他并不是这种人。但如果你去同他吵架打架,他可能在网络上永远无法恢复成正常人了。

 

对于极少数这种不理性、无理取闹的网友——其实不能称他们为读者,因为他们可能根本没有读过你的文章就发言了,我采取的是不理不睬、让他们自生自灭的策略。如果你不被激怒,心平气和,久而久之,这种人自然就少了。不过,也有让我难受的地方,有些网友到我的文章下面撒野、骂人,结果我那90%的支持者一拥而上,把那些骂人的话全部还给了他。虽然这是民心所向,我也无力控制,甚至觉得很解气,但看到我的读者同这种人对骂,还是有些不舒服。再说,那些来捣乱的网友也是有父母姐妹的,为什么要被辱骂?当然,如果他在出言不逊和骂他人时,能够想到这些就好了。

 

420日,四川雅安发生7级地震,牵动亿万网友的心。记得汶川地震时,网上出现了无数篇批评政府与官媒的帖子,有些还提出了很好的建议,这次雅安地震发生后,我观察到,网友当时批评的一些现象得到了改进。当然,汶川地震规模大,政府没有经验是主要原因,但网民的批评与监督对改进政府在抗震救灾中的做法,挽救生命减轻灾难的影响,功不可没。在无选票与制衡机制下,网民自发对政府的批评是最能有效促使政府改进做法的民主办法。

 

十年互联网,风雨写作路,就在我借助网友对我的表扬与质疑坚守住自己写作与为人的底线时,我也同中国千百万网民一起,借助网络平台,死死顶住中国的底线:我们盯住官员,促使这些握有绝对权力却无有效监督的官员守住底线,有些甚至为此犯险;我们关心社会盯紧周围、守望相助,以自己的呐喊顶住不停滑落的道德底线;我们以互联网为鉴,时时反省自己,坚守良知,一起托起并提升中国在政治文明、社会风气与道德情操上的底线!

 

杨恒均 2013.4.25 首发“搜狐新闻客户端” “杨恒均”栏目

 

参考阅读: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总编辑手记:答案已经有了,还在寻找问题?

 

黑眼睛看世界:先做人,再做事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老杨头微信平台“床上谈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25日, 10: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