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248604_11n

中央电视台“3.15”消费者维权晚会上,因IPHONE,IPAD的保修条款不利于中国大陆消费者为由头,在中国赚得盘满钵满的美国苹果公司被中央电视台调查记者曝光。但十几天来,官方媒体,从《人民日报》到中央电视台并没有偃旗息鼓,或者就事论事,继续讨论苹果保修政策与中国法规的契合等技术问题,而是连日炮轰升级,《人民日报》更是连续多日以半版规模,炮轰苹果“傲慢”等。事件最终以苹果中国发布道歉信而暂告一段落。

科技界名人,原谷歌中国公司负责人李开复就在微博上发出长贴,收集了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前后,官方媒体的种种炮轰标题,与《人民日报》最近的高调痛批苹果做比较,暗示这一批判苹果的高调,并非仅是媒体高层的自选动作,而应是政府高层的同一安排。

有分析认为,官方如此痛批,,或是中美贸易战的新的战线,但有科技界创业者就引述媒体内部信息认为,此次官方围剿苹果公司,更可能是向苹果施加压力,展示肌肉,目的在于推动苹果公司与中国官方合作,将中国区的苹果应用市场(APP market)推广备案制度,将其纳入中国官方的审查监管大网。

这位分析人士简述了两个中国官方对苹果APP市场进行政治审查的先例。

罗永浩创办的“牛博网”被GFW封堵后,成都有个小团队(彩程设计)做了个牛一周电子杂志,ipad版的,但内容来自牛博海外,后当地监管部门找到公司,希望撤下该应用,公司就主动撤了。

香港独立时政杂志《阳光时务》,本有ipad客户端,大陆用户可自由下载购买,内容和设计都很不错,但有部门要求苹果将其下架,苹果遵守了大陆的监管原则,将其从中国区下架。

上述创业者认为,以上系政府对iOS平台的两种监管模式:前者因开发团队在国内,所以直接找开发者;后者是团队在香港,故只能直接找苹果。但这两种都属事后监管。

根据他的看法,“组织一向控制欲超强,未必满足于事后监管”。工信部去年已将app备案制提上日程,android平台多本土公司,控制相对容易;苹果系大外企,iOS上的app如何备案?

这次炮轰苹果,其系长官意志。这很容易理解。关键是,官方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综合以上分析,他认为,中国政府“想将app store纳入中国式监管体系,是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但他对这类备案制度的影响不甚悲观,他认为,“这种监管应该更多出于政治的考虑,对内容型app会有一定影响,而对游戏和工具类应用当无涉。但可能会和网站备案一样,给创业公司多出一道程序和门槛。”

相关:

工信部深化移动互联安全监管 或推APP监管新规  http://goo.gl/On2v6

工信部的App”黑名单”到底是什么?  http://goo.gl/r0H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