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媒体邀请长平先生于四月初在巴黎圆点剧场举行演讲,他的题目是“中国网民通过互联网络的反抗”。曾经担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的资深媒体人长平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动用大批人力物力通过互联网进行控制,互联网成为中国维稳体系的一部分。

法广:长平先生请问您此次在法国巴黎“圆点剧场”演讲关于中国互联网状况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我向法国人介绍了中国互联网的基本情况,特别是互联网的背景,以及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的方法,和中国网民的主要反抗方法。中国互联网在维稳时代进一步加强控制,而且中国政府出力控制,而且控制有效,是维稳体系的重要一部分。现在胡温时代过去,习近平说中国梦也好,正路邪路也好,总的来说是延续和加强维稳体系的大方向。在这种背景下中国互联网这十年来飞速发展, 中国政府没有阻挡互联网的发展,他们希望从互联网的发展中获利,一方面出于对经济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可能外界没有发现,中国政府出于对维稳的需要。中国政府不仅设置了防火墙,而且使用维稳的技术,比如使用五毛党,网络评论员,又比如给商业公司施加压力,让商业公司配合,对互联网精神进行扭曲和改变。中国网民,通过翻墙获取信息,在反抗中国政府方面,网民使用嘲讽,比如说“河蟹”“草泥马”这些办法嘲讽。有时候中国网民会进一步进行人肉搜索,底层网民互相合作,共享信息的方式揭露贪官污吏。“草泥马”其实也是一种更激烈的反抗,用谩骂方式表示心中愤怒,这是弱者反抗,他们没有真正对抗当局,对抗权势者的能力,所以他们基本上避免正面冲突,采取小破坏,小牢骚,这些曲折的方式进行反抗。这种反抗能对具体的事情有效,对暂时发泄心中的不满有效,但是,在力量巨大悬殊的情况下不可能有真正改变政权的作用,有时网民的反抗属于走在法律的边缘。

同时,我提到中国的互联网对全球新媒体的改变。大家认为新媒体时代带来新媒体精神,与传统控制媒体方式不一样,去精英化,去中心化,平民化。但是新浪微博建立等级制度,这样有利于商业发展,有有利于中国政府对舆论控制和引导,其中微妙的东西对新媒体精神有改变,让外国人不了解。

我不是悲观的认为中国互联网最终起到帮助中国政府维持统治的作用。其实互联网在中国政治体系内是舆论阵地,他们过去就提出占领舆论阵地,正面引导舆论,要歌颂党的政绩。为了维稳,中国政府通过监控,通过过滤控制互联网,因为中国政府可以用最多的钱购买最好的技术,全世界不少高技术公司与他们合作。其次,中国政府会主动引导, 比如说网络评论员,他们冒充普通网民,去为政府说好话,或者去反对一些自由知识分子的言论,消减他们的影响,因此互联网帮助中国政府维稳。在中东茉莉花运动中,互联网起到沟通信息, 发现真相然后宣传动员,上街抗议的作用。但是,在中国互联网也有作用,就是代替上街,很多对政府不满的网民在网上转发评论,发泄心中是郁闷,如果没有互联网,他们可能会上街。

法广:中国政府在最近报道H7N9禽流感事件上随时公布消息,与以前在报道中国空气污染上有所不同,您怎么看?

长平:这首先是全球化的压力,10年前的萨斯教训严厉,而且到了最后能够控制萨斯还是全球性的合作,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政府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这确实不只是国内的事情,是传染疾病涉及到全球的健康。世界卫生组织积极与中国政府合作,他们表示中国政府积极合作。也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在报道H7N8禽流感问题上比报道中国空气污染好一点,但是,也有人说, 中国政府在禽流感开始了三周后才有报道,当然中国政府辩解需要时间确定是什么类型的疾病。有人说2008年年初就发现了毒奶粉,而中国举行奥运会,中国政府为了举办奥运会一直没有报道毒奶粉事件,到奥运会结束后才来处理毒奶粉事件,导致不少婴儿在这段时间内成为新的受害者。当然,有些是人们的猜测,对一个没有透明的政府来说,很多时候外界,专家学者都只能猜测分析,大家有疑虑,透不透明,还是取决中国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始终受到怀疑。

法广:中国前铁道部长刘志军贪腐案正式提起公诉,此案被认为是中共习李上台后反贪腐“打老虎”的标性案件。刘志军案开诉否向其他潜在的大贪官敲响了警钟?您怎么看 ?

长平: 中国高层确实意识到官员贪腐太严重,太离谱。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面临政权危机。关于反腐高层有一定诚意,希望减轻对政权的危害,或者只是自己贪不让下手贪, 减少到人民能够容忍的地步。中共每一届政权都有反贪腐的决心,而且都治理了一些贪腐问题,惩罚了一些贪官。这一届新政府也会做一些反贪腐举措。但是说腐败亡党亡国,从毛泽东时代就意识到腐败的危害,五几年毛泽东枪毙了党内腐败干部,邓小平时代处理过贪官,江泽民时代枪毙过省部级干部。所以,即使刘志军受到起诉,至少到目前看,这只是一种历史的重复。如果没有进一步制定性的改革,或者进一步的法制建设,这只是一个历史的重复,会起到敲山振虎的作用,但是作用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