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兴壮:灵魂转世现象研究综述


进入专题
灵魂转世   
苗兴壮  

  
  转世现象是表明灵魂脱离某一肉体后继续存在的有力证据之一。关于转世现象的研究,国外一些学者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有关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通过对那些声称记得自己前世的人(大多是儿童)的真实性的考察,考察的内容主要是依照声称自己记得前世的人提供的关于他前世的记忆,验证他所记忆的内容是否与现实情况相符合。如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曾经在数十年的时间里对世界各地的转世现象进行了考察,总计案例达3000多个,出版了十多部有关著作,如于1966年出版的《二十个转世案例》一书【1】在该领域颇具影响。有关转世研究的第二部分内容是通过催眠帮助被催眠者回忆起他的前世,这种方法一般多用于对心理症的治疗,如布鲁斯·戈德堡(Bruce Goldberg)长期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出版了多部有关论著【2】;布莱恩·魏斯(Brain L. Weiss)等研究者也进行了大量的相关探索。
  
  一、儿童自身记忆的转世现象
  
  史蒂文森(1918年—2007年)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生物化学及精神病学教授,他早在1960年就发表了论文《前世回忆的证据》,成为现代西方有关转世研究的先行者之一。他在《二十个转世案例》一书中记载了他在1961年到1965 年之间在多个国家收集整理的部分案例,其中包括印度案例7个,斯里兰卡案例3个,巴西案例2个,美国的阿拉斯加东南地区案例7个,黎巴嫩案例1个,这些案例都经过他的认真调查和验证。
  
  在他调查的印度案转世例中,有一个名叫斯娃拉特(Swarnalata Mishra)的女孩,她在1948年3月2日出生在一个印度城市番那(Panna),她在4岁时就曾对家人讲述她前世的事情。她记得她的前世曾经是一个姓氏为帕瑟克(Pathak)的家庭的女主人,这个家庭住在印度的另外一个城市凯特尼(Katni),这个城市位于番那市正南方直线距离大约100多公里处。这两个家庭在此之前并无任何接触,相互根本不认识。在调查过程中,史蒂文森教授和他在印度的合作者一起在斯娃拉特的引导下很顺利地找到了帕瑟克家。按照斯娃拉特的记忆,她的前世名字叫比娅(Biya),曾是这个家庭的母亲,曾经和她的丈夫生下两个儿子,她在1939年去世,但调查时她前世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健在。来到帕瑟克家后,斯娃拉特立即就认出了她前世的丈夫和儿子,很快说出了被领到她面前的她前世的一个儿子的名字,虽然史蒂文森教授为了进一步测试故意否认他是比娅的儿子,但她却非常肯定,坚信她没有说错。斯娃拉特还能毫不迟疑地认出她前世的丈夫以及比娅娘家的亲戚。不仅如此,斯娃拉特还说出了她前世的丈夫的一个小秘密,他曾经从她的钱盒中拿了1200卢比没有还,只有比娅的丈夫一个人知道这件事。他承认的确有这回事。
  
  根据斯娃拉特的记忆,她1939年去世后还曾经转世到孟加拉国的一家庭,但那个女孩只活到九岁就死了,之后才于1948年转生到番那市的这个家庭。可以佐证她这次转世经历的是她从小就有的一些天赋,她经常用孟加拉语唱孟加拉国的乡村歌曲,并且会边唱边跳孟加拉国的乡村舞蹈。这些从她出生以来并没有人教她,她家里也根本没有人懂孟加拉语, 所以也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史蒂文森也观看了她的歌舞,恰好协助他调查的一位印度教授懂孟加拉文, 他纪录了歌词。之后史蒂文森等人来到了孟加拉国斯娃拉特记忆中曾经投生的地方,结果证实那的确就是当地村民喜欢的乡村歌舞。
  
  中国大陆关于转世方面的现代文献较少,对个案进行认真考证的就更是凤毛麟角,因而显得尤为可贵。《东方女性》杂志2002年第7期刊载的《对“二世人”唐江山的特别调查》一文可以说是这方面文献中少有的颇有价值的一例。《东方女性》杂志记者朱必松在该文中详细叙述了他对转世者唐江山的调查过程。
  
  唐江山1976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生于海南省东方县(现为东方市)的感城镇不磨村,父亲叫唐崇进,母亲叫林顺流。他记得自己3岁时开始有了前世的记忆,6岁时这种记忆变得非常清晰,也就是在这时(1982年)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他的父亲唐崇进带他寻访了他记忆中前世出生和生活过的地方:海南省儋县(现为儋州市)新英镇黄玉村。他记忆中他的前世叫陈明道,父亲叫陈赞英(1998年去世)。1967年9月的一天,陈明道和同村的其他7个人一同外出买柴油,回来的路上被另外一个有宿仇的村的人袭击,8个人中只有两个人幸运逃回,其他6个人都被打死,其中包括陈明道,那年他20岁。他被击中脑后一刀,左腹一刀,一颗子弹从左后背靠近左腰刀伤处穿过。唐江山在与他的前世的父亲相认时,他能说出他以前睡哪个房哪张床,并逐一讲出他以前常用的东西,使他的前世父亲确信他是死去的儿子转世。他同时还认出他前世的堂弟陈军助和其他一些朋友,能够说出他们的名字,并能说出他们曾经一起做过的事,使他们也确信他的确是陈明道的转世。他还在人群中认出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他是她前世的恋人,并叫出她的名字谢树香,他能准确地讲出他们以前一起散步和一起玩过的地方,以及一起做过的事情等。
  
  唐江山除了记忆中的前世情况与现实相符外,还有其他一些特征可以支持他与他的前世的联系。如他的左腹部有一个出生时就有的大约8厘米长的疤痕,这与他前世所受的刀伤是一致的,这一点进行采访的记者亲自做了验证。唐江山的面部容貌与他的前世陈明道的照片有较多相似的地方。唐江山转世的东方市和前世所在的詹州市的方言有很大的差别,但他很小开始就会讲儋州话,他5岁那年新英镇有一位妇女到感城镇不磨村卖小商品,他听到她说儋州话,便用儋州话与她对话,并请求她带他去他前世的黄玉村,当然她没有满足他的请求。6岁那年他去儋州认前生父亲时也讲了詹州的本地方言,而在此之前没人教过他讲儋州话。
  
  二、通过催眠回忆前世的现象
  
  催眠术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手段在一些国家应用得比较普遍,有些相信灵魂轮回转世的心理学家则用催眠帮助病人回忆他们的前世甚至前世的前世。尽管在以基督教信仰为主的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并不认同灵魂转世的观念,但可喜的是一些勇于探索的科学家并没有受某些教条的约束,在这方面进行了很多有意义的研究。这些心理学家确信,某些心理症患者的症状无法在他个人的生活经历中找到原因,那么这些原因很可能可以从他们前世的经历中找到,如对某些事物的毫无理由的恐惧症、焦虑症、性倾向的异常等。帮助病人回忆起他们的前世的经历,可以让他们理解自己的心理症的形成原因,就有希望治愈他们的心理症。
  
  作为一位接受过多年正规的科学训练且年轻有为的精神病医师,布莱恩·魏斯起初在学术思想上颇为保守,对无法用正统的科学方法证实的东西一概不信,对研究异常现象的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等没有任何关注,认为那是离他很远的东西。直到1980年遇到一个叫凯瑟琳(Catherine)的病人,他的观念和职业生涯发生了重大的转变【3】。
  
  凯瑟琳是一个27岁的女子,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和恐惧症,几乎严重到了无法正常生活的地步。魏斯用常规的治疗方法对她进行了18个月的治疗,但并没有缓解她的症状。在这种情况下,他使用催眠术为她治疗。在催眠状态下,凯瑟琳获得了很多关于她前世的记忆,而这些记忆中的经历和她的心理症有因果联系。
  
  作为一个正统的科学家,魏斯在给凯瑟琳实施催眠之前并不是为了要了解她的前世,因为他那时根本就不相信有人还有什么前世,他只是想通过催眠使凯瑟琳回想起更多她童年时的经历,因为她是症状一直没有缓解,所以他觉得一定有一些关键的东西她还没有回忆起来。处于催眠状态下的凯瑟琳的确回忆起了更多的她童年时的经历,但这些经历都与她的症状无关。这时魏斯只好直接明确地指示她去回忆那个导致她产生心理症的时间。接下来的结果让他非常震惊,凯瑟琳的回忆一下子跳到了公元前1863年的古埃及,她和她的孩子都在一场大洪水中溺亡,临死前她感受了强烈的窒息,她的这个经历可以解释她对水的恐惧及相伴的窒息症状。这种情况给魏斯的观念造成了强烈的冲击,但他没有简单地拒绝这种事实,而是继续深入探究下去。
  
  在后续的多次催眠中,凯瑟琳先后回忆起了她的多个前世,她曾生活在公元前1568的古希腊,而这时魏斯本人竟然是她的舅舅,并作为老师教她数学和几何,他的名字是戴奥真尼斯(Diogenes)。公元1756年她生活在西班牙,那年她56岁,名叫路易莎(Louisa),她此生是一个妓女。公元1483年她是一个丹麦人,这时他是一个男人,在战争中失去了儿子。公元1758年她生活在乌克兰,他的父亲被关进了监狱。在20世纪初,她曾经是个男性军人,一个德国的飞行员,在对英美的作战中遭到轰炸,他在爆炸的火海中丧生。她还回忆起在一些年代不很清楚的时期经历过的事情,如她和其他一些人曾因为患上了皮肤病(似乎是麻风病)而被抛弃在远离村庄的地方,住在山洞里,靠猎食野兽为生,直到死亡;曾在某一世中在战场上被割喉而死,曾在南威尔士的海岸抵御西班牙舰队的进攻等。
  
  催眠状态中,凯瑟琳多次经历到自己在死亡时刻从自己的身体里漂浮起来,灵魂处于脱离肉体的状态,这时在没有开始回忆下一个肉体生命之前,她多次遇到灵界的导师(Master)向她传达一些信息,并通过她传达给布莱恩·魏斯。有个灵界导师告诉她,她共计的地球上转世了86次。
  
  最令魏斯惊奇的是,外来的灵体借凯瑟琳之口说出了他(魏斯)父亲的犹太希伯来文名字Avrom以及他的死因是心脏病,还知道他的刚出世二十多天的儿子的死也与心脏病有关,还说出他的女儿的名字也是随她的去世了的祖父取的。凯瑟琳作为他的病人,对他家庭中的这些细节是根本不知道的,这使他不得不相信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中遇到的灵界的导师本身以及他传递的信息的真实性。
  
  在经过一系列催眠中对前世的经历的回忆后,凯瑟琳的症状都消除了,而且没有复发。另外,更有趣的是,在最后一次催眠结束的两个月后,凯瑟琳去拜访了艾里斯·萨尔茨曼(Iris Saltzman),一位有名的灵媒占星家,专门擅长了解别人的前世的信息。他并不知道凯瑟琳曾经在催眠状态中获得了大量的关于前世的信息,但他给她提供的前世的信息却与她在催眠状态中了解到的高度吻合。这种吻合说明,关于她是前世的信息是具有客观真实性的,绝非是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中的任意臆想,也不是萨尔茨曼的随意想象。
  
  瑞克·布朗(Rick Brown)所做的一个通过催眠回忆前世的案例也很有说服力【4】。接受催眠的人叫布鲁斯·凯利(Bruce Kelly),1953年1月19日出生,是一家家具企业的销售代表。他的职业要求他经常乘坐飞机旅行,但他一旦上了飞机就感到非常恐惧,尤其在飞机舱门关闭之后;他的另一个问题是怕水,甚至对浴缸里的水也会感到十分恐惧,他可以用淋浴冲背,但却不敢面对淋浴水流,一旦水面超过他的膝盖,他就会出现呼吸急促、颤栗、呕吐、痉挛等强烈的反应;另外他还经常出现突发性的胸部疼痛现象,但医院检查找不到任何原因。为此他寻求催眠师布朗的帮助。
  
  1987年11月他接受了催眠治疗,他在催眠状态中回忆起自己的前世叫詹姆斯·埃德加·约翰斯顿(James Edward Johnston),是美国潜艇“鲨鱼号”(Shark)上的艇员,他还还快回忆起潜水艇的编号是Shark SS-174,隶属于亚洲舰队,而且他也很容易地就记起了他遇难的日期是1942年2月11日,这天上午他们遭到了日本军舰深水炸弹的攻击,潜水艇严重损害并沉没,船舱内很快进满了水,找不到可以逃出去的出口,艇员全部丧生。这艘潜水艇的长圆柱形的压力舱的形状与飞机非常相似,在催眠状态中他看到了他的灵魂从他前世的身体中分离出来。到此他的心理症的原因已经非常清楚了。
  
  通过催眠对前世的回忆,凯利的症状很快得到了治愈,但他们并没有就此停步,而是开始验证这些前世信息的真实性。布朗首先到设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海军基地(U.S. Navy Yard)的美国海军历史中心及运作档案馆(U.S. Navy Historical Center and Operational Archives),在那里查阅了大量的资料。
  
  他还去了阿拉巴马州约翰斯顿出生地,在那里走访了他童年时的朋友和亲戚,同时还通过在当地报纸刊登广告、在一些老年人聚会的地方发放传单等多种方法寻找当初认识约翰斯顿的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共 2 页: 1 2

   进入专题: 灵魂转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Categorie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