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汇报4·26社论颜面尽失

 

   
汶川地震时全民捐款,而2013年的雅安地震,绝大多数人的反映都是两个字:不捐。5年间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出乎人们意料。

    某些媒体坐不住了,恼了——“‘抗捐运动’,不仅反人道、反良知,而且是去年‘反国教’以来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延续。反对派把赈灾政治化,这已和内地的善款监督制度无关,而是要割断两地同胞的血肉联系,将赈灾绑上对抗战车。”——如此气急败坏、急急如律令到上纲上线地步的文章出自哪家媒体?

   
从语气上看,当然是《环球shit报》。假如真是《环球shit报》,公众的反应就是哈哈一笑,不再搭理,因为,习惯了。然而,不仅不是《环球shit报》,并且还是一家香港媒体——《文汇报》。于是微博上面愤怒了,众声谴责《文汇报》。

    

    

   
这篇标题为《“抗捐运动”是“反国教”的延续》的社评,实在是莫名其妙。首先,捐款是法律强制的义务还是由公民自愿选择?如果是法律义务,那你要不捐,那就是抗捐。而捐款显然是自愿的,既然是自愿,就没有“抗捐”一说。没有逼捐,何来抗捐?既有逼捐,抗捐何罪?其次,“反中央”,指的是反哪个中央?中共中央吧。将一个政党的中央机构,与国家、民族并列,本来就不妥当,再扣上的反的帽子,显然是在恐吓威胁。

    若是放在30年前,此社论会让我很惊恐。雅安地震当天,我就旗帜鲜明提出“不捐”。我不仅质疑中国红十字会,还质疑香港壹基金,显然是个坚决的“不捐”者。我是为了不让穷苦百姓的血汗钱被伪慈善机构的官员们、被地震当地的官员们贪污了去大吃大喝,去养郭美美,去买豪华车,去世界各地玩耍。仅此简单的想法,就被扣上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帽子。幸亏现在是个法治社会,不至于如同1968年4月29日(今天恰45周年)逝世的林昭女士,她都被枪毙了,有关部门居然还跑到她家,令其母补交5分钱的子弹费。估计林昭女士是一枪毙命,如果是打了两枪,就得交1毛钱的子弹费。还得感谢那时候通货膨胀不严重。

    究竟是谁在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我认为,是那个垄断着中国大陆慈善的官办机构。垄断慈善,不许他人染指,已彰显牟取垄断暴利的目的。公民无偿献血,被该机构拿去卖给病人;建个中华脊髓库,问公民收取每次500元的查询费,要得到骨髓还要再交至少5万元;以“博爱小站”的名义,在2万个社区强行无偿使用土地,建起房子卖给保险公司做保险业务推销点……这样的行为,不正是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吗?

    地震当局的官员,如果他们肆意夸大灾情,谎报损失,比如贫困的雅安县居然上报了870亿的损失,这样的行为,意在借机敛财,大发国难财,鲸吞公民所捐善款——这样的行为,当然是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

   
另一个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黑手,就是《文汇报》。将公民对伪慈善机构的愤怒,歪曲为公民与党中央的敌对关系,其挑拨公民与党中央鱼水情深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中央的声誉,完全被这些为慈善机构、小丑媒体给败坏了。我呼吁党中央严惩《文汇报》。

    香港媒体,本来可以扮演中立的角色,为中国媒体赢得一些正面形象。我党的统战工作,是很有策略的。曾有某民主党派人士觉得隔裤tian菊不过瘾,想直接入*。结果我党研究后通知他:我们觉得你还是留在党外为党工作比较好。1997年之前,为了改善舆论环境,我党注入资金,控股了许多香媒体,这些媒体被我党控股后,本应戒急用忍,秉承“小骂大帮忙”的宗旨与策略,巧妙工作,尽量塑造“中立媒体”形象。可是他们纷纷技痒,忍不住直接呐喊,结果适得其反。前有香港阮次山、台湾邱毅,今有文汇报。都是教训呐。

   
臭名昭著的“4·26 社论”出了香港版,彻底把《文汇报》的真面目戳穿了。从此落入到与《环球shit报》一样的境地。

    多年苦心经营,毁于一旦。有关机构当痛定思痛,争取东山再起忽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