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 | 谴责恐怖主义应是无条件的

美国波士顿15日下午发生的连环恐怖爆炸案致三死百余伤,几乎瞬间改变了美国人对国家安全形势的感受。全世界都在关注事情的发展,尤其是美国将如何对袭击进一步定性,这件事是否会导致美国国家战略的新调整。

12年前的“9·11”袭击将美国国家战略推向反恐,并导致美国发动两场战争。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拉登被击毙后宣布反恐战争取得重要成就,“重返亚太”成为美国新的战略优先。尽管美国并未放松国内反恐,但警报声的确在从美国舆论和很多人的心理上逐渐淡化。

波士顿的恐怖袭击在地点和时间选择上都显示出恶狠狠的敌意。它是孤立的还是新一拨恐怖主义行动的开始,是美国国内人还是国际恐怖组织所为,它们的每一个答案都事关重大。

但恐怖主义对搅乱一个国家甚至世界有着惊人的能量,波士顿的爆炸再次证明这一点。发动恐怖袭击的成本很低,在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一次恐怖主义行动的成功就能迫使一个国家倾力开展全面防范,这样的防范不仅代价高昂,而且对国家的正常战略有很大干扰力。

美、俄、中、英等大国这些年都曾是恐怖主义袭击的受害者,恐怖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受到总体打压,然而遗憾的是,它并非每一次、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世界大国也并未在反恐问题上成为持久的盟友,恐怖主义在大国的利益纷争之间仍能找到喘息的角落。

尽管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各国有差异,但杀戮平民是严重犯罪,应当毫无争议。现在的问题是,美英等西方国家常常重视发动针对平民袭击的“动机”,而且看袭击的对象是谁。对于发生在西方国家针对平民和公共机构的暴力袭击,他们都会定性为恐怖主义。而发生在俄中两国的类似袭击,西方舆论则总是强调袭击平民事实以外的因素,并常为袭击者做道德辩护。

被俄中两国认定与恐怖主义有联系的个别组织及其领导者甚至受到西方公开庇护,这进一步伤害了世界各国的反恐合作。

而全世界的恐怖势力有着思想及组织上的串联,甚至在行动上相互呼应和造势。西方国家对恐怖主义搞双重标准、对它细致拿捏所获得的那点政治好处,根本不够它们在反过来被恐怖主义拿捏时支付埋单的费用。

人类现代化社会的脆弱结构以及技术发展对个人能力的放大,决定了恐怖主义的危害必将是长期的,而且它搅乱社会的能力在越来越大。世界大国决不可让恐怖主义在大国政治中找到它哪怕最微小的角色。

袭击平民是罪恶的,这应成为全世界的最高“普世价值”,它应拒绝任何关于动机和袭击对象的区分,对袭击者的支持言论应在全球舆论场上遭到打压,持这种言论的人应当被边缘化。国与国之间的博弈须远离围绕恐怖袭击的争论,各国无论做什么,都不应在这个问题上相互拆台。

我们在此谴责波士顿恐怖袭击,谴责它背后的人和组织。我们也希望,当俄中今后发生恐怖袭击时,美欧的舆论也会同样这么做。

2013年4月16日, 9:40 下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