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贵州桐梓县娄山关镇的金小春因充当政府强征强拆的黑打手,狐假虎威,横行乡里。3月4日,在强毁官渡村缪再进的土地时,被76岁的缪再进用锄头挖成瘫痪。送遵义市医院时,遵义医院不敢接收,后转至重庆医院救治。3月22日,救治无效死亡。警察于3月4日抓捕缪再进时将他妻子推倒于地昏厥,缪的孙子前往公安局要人时,被警察拦截殴打。贵州桐梓县娄山关镇政府,在清明节期间,强行要求村民给金武卫﹙又名金小春﹚开追悼会,会上,金武卫被誉为优秀调解员,政府还号召大家向其学习。并赔偿其60万,再奖励30万。村民们无不揶揄的说:“打手变调解员,狼披层羊皮还是狼。”

附:充当政府强征强拆黑打手的金小春被村民用锄头挖死

 贵州桐梓县娄山关镇的金小春因充当政府强征强拆的黑打手,狐假虎威,横行乡里。3月4日,在强毁官渡村缪再进的土地时,被76岁的缪再进用锄头挖成瘫痪。送遵义市医院时,遵义医院不敢接收,后转至重庆医院救治。3月22日,救治无效死亡。村民得知后,奔走相告,拍手称快。称“为民除了一大害。”

  娄山关镇地处贵州省唯一的高原上的平原——葫芦坝,面积83平方公里。一条大河穿坝而过。过去,葫芦坝常遭水灾。自清朝道光三年,各任知县就筹款进行开河泄水工程。1952年以来,历届政府投入巨资,进行水利工程建设。修建了长20公里的天门河大渠。1978年,中铁二局修建了排洪隧道开挖工程。至此,葫芦坝成为水稻亩产1600斤以上,油菜500斤以上的丰产坝,良田近两万亩。

  2006年,葫芦坝被规划为蟠龙工业园区。从此,贵州遵义金兰、伟明铝业公司、贵州国产电子产业公司等不断的蚕食基本农田。至2012年,娄山关镇及燎原镇近两万亩良田被蚕食殆尽。昔日的稻菽千重浪,被一个个烟囱取代。早在2007年,缪再进老人所在的官渡村的土地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制被政府征用,转卖给万煤集团用于商品房开发。但村民没有签字,更没得到任何赔偿。缪再进老人因此5次到北京上访,没有任何答复。

  2013年3月4日上午,政府伙同万煤集团组织一帮打手,开着挖掘机,强行摧毁缪再进老人的两亩土地及土地上即将收成的油菜。缪再进老人不顾一切的上前阻拦。打手们冲过来,欲殴打老人,老人抓起锄头与打手们对峙。这时,打手之一的金小春对缪再进老人说:“我打了你又咋了,你敢打我?我有政府撑腰!”气愤之极的缪再进老人举起锄头向金小春挖去,金小春立马瘫倒在地,血流满地。也是打手之一的金小春的儿子冲过来,一拳将缪再进老人打翻在地,骑在身上,对着老人拼命的拳打脚踢。在一旁围观的村民大喊:“你再打,你打了要吃大亏。”因惧怕村民帮忙,金小春的儿子才住手。缪再进老人摇摇晃晃的回到家,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娄山关城南派出所的20多个警察就冲进村里抓人。村民见状,将警察团团围住,警察因此没抓走缪再进老人。下午5:30分左右,桐梓县公安局组织50名警察抓捕缪再进老人。进村前,将警车停在几里外的山坳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村里,一把抓住睡在床上的缪再进老人,反钳双手拖上警车。缪再进老人的女儿从遵义回来看父亲,刚下车,看见父亲被抓走,便上前阻拦,被警察强行拖进警车。72岁的老伴金祖珍上来阻拦,被几个警察摔在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缪再进老人的儿子闻讯赶来,给桐梓县纪委田书记打电话,说:“我母亲被警察打昏了,没钱医治,希望处理。”田书记说:“晓得了,马上通知娄山关镇。”晚上9点过,娄山关镇政法书记以及派出所民警一行50多人来到村上,拨打了120,将缪再进的老伴拉到医院。谁知,第二天,缪再进的儿子到医院看母亲,看见母亲一人孤单的睡在床上,无人理睬。医生开了照CT的单子,因无人交钱,医生也不管了。无奈之下,只有自掏腰包,照了CT,因无钱医治,只好将母亲接回了家。

  3月5日,缪再进老人的均未成年的一个孙子,三个孙女,因从小跟爷爷长大,知道爷爷被抓走,很想念,便在白布上用墨汁写上“毛泽东万岁,共产党万岁,我们要吃饭”,并穿在身上,一起到派出所找爷爷。刚走到半路,被警察发现,两个警察上来将小孩拖住,另两个警察拳打脚踢的对孩子们进行暴打,随后,将孩子们拖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几个警察拥上来,又对孩子们施以拳脚。直打得孩子们头上冒出了一个个青包,后背拥出一条条血痕才住手。然后将孩子们关在派出所,通知学校老师、家长领人。

  桐梓县公安局抓捕缪再进老人以及警察殴打、关押老人的孙子、孙女均未出示任何手续。直到3月8号,缪再进老人的家属才收到公安局出示的刑事拘留证。

  现在,缪再进老人的家人受到政府及警察的恐吓,威胁不准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

  桐梓县政府电话08526622889 城南派出所电话08526654004 所长办公室电话08526656041 城南派出所长唐奇电话 1388521524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