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有外国媒体记者发文认为,互联网没有帮助中国民主化,却让中国的专制加强了对言论的控制。但有中国学者认为,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控制必将以失败告终。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最新一期发表了该刊驻中国记者加蒂•艾普斯坦撰写的有关中国互联网的长篇报道,题目是《中国互联网  一个巨大的笼子》。

报道说,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3年前曾经说过,中国努力控制互联网就像试图“把果冻钉上墙”一样无法做到。当时克林顿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互联网的性质就是无所不在,互联网通道如此之多,全部封堵是不可能的。人们期待,互联网能削弱中国的专制政权。

但是这些期望都受到了打击。中国专制政权不仅在互联网环境中生存下来,而且还能够让互联网新技术为自己服务,更好地控制人们的言论,控制社会,并且成为其他压迫性政权效仿的榜样。

中国这个一党专制的国家雇佣了大批网络警察,网络专家,和网络宣传人员过滤、监控和引导中国网民。

在广州的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对此表示,

“我认为克林顿总统和《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讲的都没有错。互联网给人们提供了言论自由的空间,早先互联网进入中国平民百姓家中的时候,那时上网的人很少,那时,互联网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当时政府轻视了互联网的威力。后来建立了互联网经济,网络和经济很难分割。这时,当局就不能彻底断掉互联网,中国大陆曾经尝试过一次,就是2005年新疆七五事件的时候,当局尝试了半年,但是付出的经济代价太大,经济代价最终会转化为政治代价。半年之后,就恢复了新疆的互联网。”

唐律师认为,中国当局不惜代价试图监控网络,削减互联网在言论自由和社会变革中的影响,但是,这种尝试注定要失败,

“中国网民的人数不断增加,言论的犀利和思想的深度也在提高。这就像克林顿总统说的,中国政府要彻底控制互联网是不可能的。”

虽然中国网民可以通过微博等渠道在网上发表言论,但政府的控制不断加强,唐律师说,

“虽然(中国)政府试图在影响网络的言论,但是随着网民的不断增加,技术的改进,网民对言论自由渴望最终会达到一个零界点,冲破政府的控制。”

《经济学人》的报道说,中国政府还和诸如百度、新浪等网络公司合作,建立了类似西方社交网络的服务,如微博等。所有这些新技术服务对中国公众的日常生活产生了极大影响,各种消息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传播到每个网民。

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政府系统地建立了巨大的“防火墙”,把海外的脸书,推特等社交网站隔离在中国之外。

在美国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表示,在中国政府对网络进行监控中,一些欧美的科技公司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

“这些公司为了商业目的,和中国政府进行合作。这些公司的借口是,在那里做生意,就要遵循那里的法律。但是专制政权是践踏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的,这些公司就成了专制政府的帮凶。”

刘青认为,谷歌公司在西方互联网科技公司中独树一帜,不愿向中国专制政权低头,

“谷歌虽然在中国大陆存在了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退出,因为该公司的创始人当中有一个是来自前前苏联专制国家。他们强调一点,不做恶,不和恶势力同流合污。”

中国政府花费巨大经济和人力资源控制互联网,但是刘青认为,这些控制最终会以失败而告终,因为当局的笼子再大,也关不住中国人对言论自由的追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