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女法轮功学员诉说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受酷刑与折磨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来自中国大陆的几位法轮功女学员,日前在美国首都向媒体揭露了她们在中国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和折磨的经历。

美国华府法轮大法佛学会4月2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全国记者俱乐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几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女学员,在记者会上以亲身经历揭露,仅仅因为她们信奉法轮大法和修炼法轮功,就被当局抓捕,判处劳教,被送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遭受酷刑折磨。

现年59岁的王春英诉说,2002年,她因表示忠于法轮大法,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国当局抓捕,随后被判在马三家劳教所劳教5年多。王春英在讲述遭遇过程中,时而悲愤、时而掉泪。她说,在她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那段时间,马三家劳教所共有三个大队,关押着大概一千五百到一千六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她因不愿放弃信仰,遭受被捆在床底下的“压床板”及将四肢用手铐固定在铁床上的“大褂”等酷刑。而她所知道的一些施暴警员,目前仍在马三家劳教所任职。她说,她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所带来的痛苦,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

“我1998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镇压开始,我五次被抓,有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女子劳动教养所,五年零三个月。因为大法被迫害,我们为了还大法清白,我们出去发传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就因为这个,我反复被抓。他们到你家里去骚扰,问你还练不练,如果你说练,就有可能被抓走。”

今年44岁的法轮功学员马春梅女士也讲述说,她被关进劳教所后,两位男警察把她拖到小号,对她施以“大褂”酷刑。而当时指挥对她实施酷刑的警察,现已晋升为马三家劳教所所长。马春梅还透露,她曾在黑嘴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两次、共四年多,经历过被全身捆绑在有着排泄孔的“死人床”,被围攻、被打骂、被欺骗、被野蛮灌食、吊扣、并三天三夜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当局还迫使她丈夫与她离婚。马春梅女士对记者表示:

“我叫马春梅,我只是因为信仰法轮功被抓捕了四次、被劳教两次。第一次是一年半,第二次是三年,还有50天加期,这是他们偷偷加进去的。我是从99年开始上访。他们抓人,不让我们练,还打人。有一次我在家睡觉,警察去了一帮,我还穿着睡衣、拖鞋,他们就把我塞进汽车抓走了。我上访也是在行使宪法给予的权利。我这样做也是本着对政府的信任。我对国家、对这个社会都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但它还是会给你找一个罪名,什么破坏法律实施罪了、扰乱社会治安了等等。现在信访办牌子都去掉了,你一去就抓、一去就打,然后还把你关起来。”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春英的姐姐王春荣对记者说,她在2007年8月因从事法轮大法交流被当局抓捕前,曾是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被抓去劳教后,她亲手创建并多年苦心经营的会计师事务所被当局查封,事务所的两名大法弟子尹力斌和孙冕也遭绑架, 她的会计和司机也因信奉法轮大法被劳教。而她本人也在马三家被关押数个月。等她获释出来时,她的会计师事务所已被迫关闭、她聘用的70多名职工也因此而失业。就这样,不仅她的公司、还有她从事40多年的会计生涯也就此结束,而这一切就是因为她与其他人交流和讨论法轮大法:她说:

“我也被抓进马三家教养院了。1998年以后我修炼法轮功,被抓了三次,第三次的时候,2007年9月20号,我和我妹妹同时被送到马三家。我公司原来在大连市是最好的事务所之一,就因为抓了我,给我公司门上贴了大封条,工章给我拿走了;公司的车、所有的办公设备和电脑全都拿走了,我的企业就这样一下子全完了。而且我的员工全部被拉到公安部地下室进行审讯,他们受株连了么。我的会计被判到马三家劳教一年,还有给我开车的司机,给他判了三年监狱。”

在记者会上作证的法轮功学员们指控,她们在劳教所除了遭受肉体折磨以外,还遭受精神上的折磨。不仅她们本人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劳教,她们的姐妹、弟弟、弟媳妇或其他亲属也遭受过类似经历。

今年四月初,中国《Lens》杂志刊登题为《走出马三家》的长篇报道,揭露辽宁省沈阳市附近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虐待劳教人员的情况。该刊记者走访了多位曾被劳教的人员,并采集了一些物证,披露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对女性劳教人员使用电击、关单人黑小号等处罚,以及实施被称为“老虎凳”、“死人床”、“大挂”等刑具来折磨被劳教人员的情况。文章说,多年来,已经有数千人遭受这样的待遇。

中国《Lens》的报道在网上传播后引发舆论的强烈反响,要求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再次高涨。但报道随即被当局封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25日, 3:00 下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