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艾未未遭当局抓捕两周年,他工作室的助手们在推特回忆被抓捕,查抄过程。当天当局未放松对艾未未的监视。

本周三(4月3日)是北京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当局抓捕周年的日子。他前一天深夜在推特上说,明天是4月3日,今天院门外上了岗。失踪两周年要到了,作恶的比受害的还要在意,神经兮兮的盛世,朝不保夕。

艾未未周三向本台表示:现在门口有几个站岗的我已经看到了,他们有这种周年病,每年都犯,因为他们可能觉得我在周年的时候力量会大增之类的吧。他们的权力没有用在合法的地方,而这必然是让我们生活在恐惧之中的一种权力,因为他们确实造成了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可能是他们自己神经兮兮的吧。

艾未未周三凌晨在推特说“两年前的今天上午8点04分,我和助手简妮通过北京机场T3航站国际海关时,我被秘密拘捕,开始81天涉及茉莉花事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关押和审讯。”

工作室人员回忆抓捕过程

周三,艾未未工作室连续公布了多篇工作室人员回忆当时情形的记叙文章,当年陪同艾未未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前往香港的助手詹妮弗在文章中回忆当时与艾未未失散的过程,她表示当时正在过安检,她被带往另一处安检站接受更多人的查验,之后她便看着艾未未被几名人员带走,随后短信也没有回复。

艾未未工作室另一名工作人员刘艳萍在4月7日被传唤,她回忆当时询问的警察要求她将手机关机。在两度进行搜身检查也做完阶段性笔录后,突然冲进一个彪形大汉,不断查看她的手机,并不断用粗言秽语对她进行侮辱。刘艳萍告诉本台记者:我以前也没有经历过这种直接的辱骂,所以当时我听起来是有些惊讶的。因为当时就是一个正常的传唤,还是在派出所里面,怎么可以这样子做。第二天我就向督查投诉了这个他们威胁辱骂的行为,但是后来他们打电话让我到朝阳分局要对我这个投诉进行调查,但是我去了之后却是两个朝阳区维稳办的人,他们和我谈话的内容不是就我被辱骂的事情给我一个说法,而是叫我不要再在网上说这个事情了,因为这是人家家里的事情你不要管,这样对大家都不好什么的。

另一位助手徐烨回忆称艾未未被带走之后,工作室被停水停电,他与同事遭到国保人员传唤,询问完笔录之后,发现屋子被翻的底朝天。

自艾未未在机场被抓捕,超过法定期限一个多月,当局既不释放,也未起诉,而是通过官方媒体称他涉及偷漏税行为,并多次查抄他所任职的发课工作室。期间外界不断声援之下在被关押81天之后的艾未未回到家中。但当局进一步打压,要求其缴纳高达一千五百万的偷漏税罚金,艾未未通过行为艺术发起借款活动,用向网民借来的保证金争取行政复议的机会,也被外界视为是一次对当局的反击。

去年9月发课公司就北京税务局指其偷漏税进行上诉,法院宣布驳回,维持一审判决。舆论认为,法院和公安办案过程涉及多处违法行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