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自由 | “81天”之五:艾未未工作室蒋立的讲述

艾未未失踪事件经过

/ 蒋立 (艾未未助手) 

2011年4月3日早上8半点,我被徐烨敲门叫醒。他告诉我艾老师在机场被带走了。随后,我,徐烨,飞飞在办公室发消息,通知了郭克、张隽准备拍摄。约10时,左小祖咒到工作室,他说他的微博已经无法发出任何消息。

11时半,突然停电断网。12时,有人狂拍铁门,喊话称是警察。徐烨跟祖咒说“你快走”,他便从后院门离开,离开时后院门口已经站着一名穿制服的民警,看着他离开。敲门持续,越来越大声,门外人警告再不开门会采取强行措施。我和徐烨开了门,一下涌进来将近三十人,大多穿制服,也有便衣,5个看上去像是农村年轻男子,5人进来就背着手站在FUCK灯下。看上去领导行动的是一名穿西服的高大北京口音男子,身高约180,年纪50左右,头发多白,西装笔挺,态度凶。他们大多集中在绿铁门口,一部分就往院中走去,有穿制服的拿着摄像机全程录像,一名制服拿着一张纸问谁是这里负责人,徐烨说“现在我是”,警察说“我们是北京市公安局,现在依法对这里进行搜查,这是搜查令,你签个字”,搜查令上写着 “依法对258-1进行搜查”,徐烨说“我们这里是258号,不是-1”,对方说“我们还可以再给你开一张,很容易”,纸上并没有看见是谁涉嫌什么罪名,落款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徐烨说“主人不在家,我不能签”,制服说“不签是吧,那就帮他写上拒绝签字”,随后写上了拒绝签字便把那张纸收起。随后他们进入各个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站了约10几名警察、便衣。一名警察站在路青家中的玻璃窗处向家里头张望,并喊话“开门吧,知道有人,我们有搜查令”。我试图向家中靠近,2个警察阻挡我 :“你在这别走”、“不是你的事,你在这待着”。几分钟后路老师开了门,警察和便衣进入。约20分钟后,院中所有人都被集中在了前门:我,徐烨,董姐,张隽,张懋,张懋女朋友,小杨,郭克,要把我们带去派出所询问。我往大办公室走去,一个高大的警察阻挡在前面,我说我去拿衣服,一定会很久,晚上冷。他说没事没事,很快就回来,最多2小时。我说有钱包在里面,丢了算谁。他说少不了你东西的,走吧,就轻拽着我的袖子往门口带。

一辆警用金杯把我们带到南皋派出所一间空房里。警察走后,徐烨给老太太和王某某国保打了电话告知发生事情,10分钟后,警察过来没收了手机。进行了两轮像是例行公事的询问。第一次是这样的:带入值班室,屋子里4名制服都在聊天,其中1名制服记录了我的名字、出生日期、户籍等信息,都是手写。中午没有饭吃,下午3点,在马陆做饭的赖厨师来了,出门去给我们买了矿泉水和面包来,被警察发现后驱赶出门。

晚饭时进行了第2次询问,地点是在办公室,一个胖民警一边问我,一边输入电脑:

问:你怎么来的?怎么认识艾未未的?

答:自己来的。网上发现的。

问:你做什么?负责什么?

答:打杂。主要是扫扫地买买颜料。

问:你来多久了?给你们发工资么?发多少?

答:半年了。发工资。工资多少这个不用说了吧。(民警就在电脑里写下“这个不用说了吧”)

问:艾未未平时接触外国人吗?什么外国人?他们都一起做什么?

答:接触。我不认识这些外国人。不知道做什么。

问:工作室多少人?外国人有多少?他们做什么?其他人都做什么?

答:10几个吧。外国人有3个吧,是建筑师。其他人整理资料

问:整理什么资料?

答:他是艺术家,作品的资料太多了。

问:艾未未上网都做什么?

答:看新闻。

问:艾未未平时跟什么人接触多?

答:他的私生活我不清楚。

之后打印出一份笔录让我签字。我问他发生什么事,他说:正在调查,肯定是大事了,我们都不清楚的,艾未未人品肯定有问题,他煽动人家去长安街游行,自己后来不承认,这不对吧,当然,我们没接触过他,可能你们接触的人会有不一样的看法,但去长安街那肯定是不对的吧。问讯期间,有一制服进屋问要拿多少扣押物品单子,给我做笔录的制服说那先拿100张吧,我觉得是拿我们办公室的扣押单子,100张单子。

晚上8点,大高个西装白发男,后来知道是姓孙的国保,过来说可以走了。他把我和郭克叫一边,说要嘱咐两句。他说:艾未未这个事呢,很大,很深,估计要很长时间他才能出来,你们是年轻人,大好的前途在眼前,不要去趟这趟浑水,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艾未未他要冷静冷静了,你们呢,找个别的工作去吧。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你们单位里的电脑,我们可能拿了些回去调查,之后都会归还的,都有记录,放心。最后说共产党做事,很讲究的。

晚上8时半,我们7人离开派出所(除了徐烨和小胖)回到草场地。接到同事薛的电话,他说德国的一家媒体需要被搜查后的现场录像,我就拿着我的卡片机拍了现场一段,10分钟后,薛钰滔打车经过后院门,我把资料交给他。

除了会计室和剪辑室,几乎每个房间被翻遍了,所有电脑的主机、硬盘全被拿走了,包括个人的。凌晨1点左右,我们3人回到258号,董姐说几个警察11时来到家中,看见董姐问“你们怎么回来了?”董姐说“放我们回来啦”。他们看见剪辑室门开着灯亮着,问谁来过了,其他人去哪了?董姐说我怎么知道。之后警察又去后院楼上的房间看了一圈离开了。

第2天上午10时许,薛钰滔回到258,说昨天晚上有人跟踪他的出租车,那人试图拉车门抓他下车。大约午饭时间,薛钰滔接到警察电话让他去南皋派出所一趟,回来他告诉小胖,他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2011年4月6日下午2点45分,突然停电,我在后院看见小韦和一群警察来到后院,他们的头是个穿运动装、背斜挎包的北京男子,他们来到会计室门口,领头男子问小韦这个房间当天搜查了没,小韦说不知道,他叫小韦把钥匙交出来,小韦说没有,男子说快拿出来不然我抽你。小韦说没有。领头男子就打电话通知小胖回来,然后叫开锁匠开锁。我和徐烨被叫到前门口,一个制服和一个便衣在门口。3个小时后,会计室的东西全被清出,他们交给小韦一个单子,上面是搜查走物品的清单和通知路青去税务局接受询问的通知单,小韦签了字。事后小韦说,搜查会计室的人中途打了电话问“东西在哪”,然后说“在柜子底下,是么”然后找到了一包本子。

蒋立

2011.06.29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3日, 7: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