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自由 | “81天”之四 :艾未未工作室徐烨的讲述

经历

/ 徐烨 (艾未未助手)

2011年4月3日上午9点,接到张劲松电话说艾未未在机场被拦截,我拨打艾老师手机,关机,拨通随行助手Jennifer手机,她说:“我已经在飞机上,艾老师被2名边检人员带走,飞机就要起飞了可他还未登机。”我在新浪微博和推特发了消息。

9点30分飞机起飞后,在确认艾老师没有登机后,我登录艾老师的推特帐号,和路青一起商议发出一条推文:“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机场过海关时被两名边检人员控制,将艾未未与助手分开,被两位边检工作人员带到另一地点,艾未未的手机关机,已经失去联系30分钟,情况不明请关注”。由于当天是周末早上,转发很少,我就通知艳萍一起发消息,她说正在帮刘晓原律师搬离朝阳区来不了,文涛和左小祖咒说这就赶到工作室来。

10点左右,路青电话问国保王某某:未未在机场被安检带走后,手机一直关机,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是什么原因?王答复说去问问。这时候张隽过来,说接到小胖电话把剪辑室的资料藏起,于是我和蒋立商量决定把资料藏到库房里屋,我把博客的照片硬盘也拿来,蒋立就趴在地下把资料都塞到木头凳子堆里面,外面再用箱子挡住。

11点55,突然断网断电。因为艾老师之前有过一次被阻止出境情况,大家都还抱有幻想,左小安慰说未未可能很快就回家了。正要去吃饭,听见门外喧哗和敲门声,我透过门缝看见很多穿警服的人站在外面,没敢开门,回来对左小祖咒说,你快从后门出去吧。跑进路青的房间,通知她门外有警察,通知了张劲松。给艾丹打电话通知工作室情况时,门外一边砸门一边开始喊话”我们是北京市公安局,现依法对你处进行搜查,立即开门,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这时刘艳萍给我打来电话问情况,我告知她现在警察在门外要进来搜查,电话那头刘晓原律师说,如果有合法手续就让他们进来搜查,不开门是挡不住的。我与蒋立,飞飞,郭克和张隽拿相机拍摄,打开门,涌进大约30到40人,有便衣有穿警服,墙头都搭好梯子了。

领头便衣问谁是负责人,我答是我。“给他看搜查令”我接过来看搜查令:

“北京市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一条和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兹派XXX和XXX人持此证对草场地258-1号进行搜查。北京市朝阳公安局(公章)”,

我说需要看看这2人的证件,2名民警把证件掏出,我正要接过看时,领头的说让他在搜查令上签字。我说我不是屋子的主人,没法签字。领头生气说那就写上拒绝签章。随即3名民警押着我去了后院,在厨房遇见董姐,小二,小杨,警察让他们拿着证件到前院去集合,接着他们把后院逐个屋子打开查看是否有人,路上遇见穿着拖鞋、短裤短袖的张懋和他女友,警察对他们说到前面去登记下,张懋和女友想回屋添衣服,警察说别进去了,很快就回来的。

从后院回来路过办公室时,见警察已经开始对电脑编号了,领头的指着艾老师住所说“打开,把里面人叫出来。我们知道里面有人,我们来都是有准备的。”

我,蒋立,飞飞,小杨,张懋,张懋女友,董姐,张隽8人都在设计室门口站着一排,20多个警察和便衣也靠着门和墙站成一排。郭克还在跟警察理论说他们抢夺设备雨桐时把设备弄坏了。这时有人说院子里没有人了,把他们都带走到派出所去讯问。董姐说“我儿子还没成年呢,不能去派出所。”警察就让董姐把小二领进屋。郭克则被一名年纪大的便衣拉入设计室内,关上了门。我们8人被押出门外一个小面包车,门外停了很多辆警车和各种小汽车,20多名警察便衣在警戒。在去派出所的途中,我用手机给美联社的记者发去短信“艾未未工作室被抄家,8名工作人员被带去派出所。”

整个南皋派出所都空无一人。只有一名保安在门口看着我们。我给艾老师的母亲打去电话告知了情况。打完电话突然觉得自己身体不由的在颤抖,蒋立和张隽在一旁眉头紧皱大口的吸着香烟,大家都是一脸惊恐和无助,张懋和女友由于穿着短袖,冻的一直在屋内走动。飞飞用手机发微博时,郭克一脸轻松的从屋外进来,拉开外套露出挂在脖子上的胶片机给我们拍了张照片。

突然2个警察进来很生气地说,你们居然还在跟外面联系,谁有手机的交出来。警察正要上前搜身时,我和飞飞就把手机交出去,他们这才作罢。10分钟后,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审讯室,里面已经有2个国保在等我进行讯问。主要询问个人基本信息。

问: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艾未未这里工作?

答:我是2005年来的。

问:你都做什么工作呢?

答:我没什么事情做,就是打扫院子看院子啥的。

问:你来了6年多一直就打扫院子?

答:后来就帮他打打字,听听采访的录音。

问:你知道艾未未都做过什么吗?

答:我不知道啊。

问:你好好想想,不要什么都让我们来问你,你要主动说出来这样对你才好。

答: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啊。

问:不然换个地方让你呆几天好好想想?

答:我知道的我肯定说,但是我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啊。

问:那你都跟艾未未去过什么地方?

答:我都在工作室呆着没去过什么地方。就跟他去过二次四川,一次他是被谭作人的辩护律师邀请去出庭作证,第二次是他在四川被警察殴打去报案。

问:国外呢?

答:我就2007年童话的时候去跟他一起出国过。

问:他这次出去是做什么?

答:去谈一个展览项目。

问:是不是去参加第三条腿的艺术展?

答:什么?没听过,我不知道啊。

问:你看你,来了6、7年了,你说你什么都没做,你什么都不知道,让我们怎么相信。

答:我确实不太清楚他们都在做什么,我又不学建筑也不学艺术,他们什么都不跟我交流,我平时就呆在工作室,也不接触他们,也很少出差。

问:为什么不跟他们接触?

答:就是没兴趣啊,觉得什么都不想参与,一直很犹豫的想换个环境,但是又不知道走到哪去,所以工作室的情况我都不知道。

问:那你工资有多少啊?

答:2000多吧,管吃管住。

问:医疗、养老、工伤保险啥的都给你们上吗?

答:我们是工作室性质不是公司,就相当于给艾未未当学徒,跟他学些东西,帮点小忙,他平时给我们些零花钱,没保险这说。

问:通过跟你聊啊,觉得你应该是一个很孤僻的人吧。

答:呵呵,孤僻?

问:先到这吧,你再好好想想吧,工作那么长时间,现在让你说,你肯定想不起来之前都做过什么,等想起来再跟我们说。

一会一个国保很生气的进来说“你看你打的电话,现在老太太在院子里要死要活的,出了事情你负得起责任吗?怎么还有那么多媒体给你打电话,是不是都是你通知他们的?”

我:我没跟媒体联系啊。

国保:你的电话现在还响个不停,手机里还存了那么多媒体的电话,你是有什么目的吗?你还给谁打过电话?

我:我还给国保王某某打过电话。

他们很惊讶:你怎么会有他的电话?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艾未未要把他电话告诉你?

我:艾老师告诉我,有什么事情就问问他啊,你们跟他一起的,认识吗?

国保:我们下面有很多部门的。

我:那你们是?

国保: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

随即他们出门,换了2个年轻国保看守我。天快黑的时候听到有个警察在窗外喊“看什么看?不想走了还想留下是吗?”我一抬头看到是飞飞她们被释放了。正焦虑的时候,突然看到张劲松从窗边路过,去了隔壁房间,心里才稍微踏实下来。

天黑后,他们拿来一盒鱼香肉丝盒饭给我吃,说一会咱们再聊聊。饭毕,审讯我的人进来就说“你很不老实啊!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人家可都说你是办公室主任,不是我说的,是他们啊”接着跟我核对了被带来的同事都是做什么的,又拿着前几天派出所借查身份证之名所登记的人员信息,问我他们都是做什么的。聊完又是漫长的傻坐着。迷迷糊糊地感觉看守和我都睡着了,醒来问他啥时候能走啊,他说我比你还想回去呢,我们都两天没睡觉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也不知道几点。中途去上厕所回审讯室的时候,看见张劲松边看着手机边走出了派出所大门,我很失落和绝望地回到审讯室,心想这次可能要被关48小时了。大约10分钟后,审讯我的一人进来说“今天这样吧,你给我们写个保证就可以回去了。”

“写什么内容呢?写完你们怎么保证让我回去?”

“我以我的人格保证啊,你只要写不接受媒体采访,随时可以找你了解有关艾未未的事情,就可以回去了”

“我还是不能相信,还是不可靠。不然我找个律师或者家人,我通知他们来接我,再写这个保证?”

“你还找律师?年轻人你美国电影看多了,你按我说的写就行了。”

僵持了半个小时,那人一直跟我说,你还是快写了吧,你不写我也没法向上面交差,也没法放你回去,大家就只能在这耗着,都不舒服。无奈之下,我写了个保证交给他们,大意就是出去后不接受媒体采访,他们随时可以找我了解情况。

回去的车上警察给人打了一个电话说,你去会议室把那2张房卡拿去退了吧。

回到工作室大约3点,见到小胖,我俩相互一笑,一声长叹。进到自己屋内,发现被翻了个底朝天,所有的箱子都被打开,挪了位置,看来是重点搜查了我的房间。找飞飞拿了手机,刚下楼进屋突然停电了,以为又有行动,等待了一会,没发生什么事情,我就睡觉了。

4月8日

上午10点,接到国保电话,说出来坐坐,向你了解些情况,在门口等你。上车后开车绕着村子找到一茶座,坐下拿出一张手绘的工作室平面图,问我每间房子都住着谁。

问:艾有没有拖欠你们工资?

答:没有,3月底已经发过,从未拖欠。

问:艾在四川地震的时候有没有捐款?

答:没有。

问:是否知道艾未未的作品十二生肖?

答:知道。

问:是否知道这个作品卖了多少钱?

答:不知道。

问:有人说是卖了1200万美金,你跟他那么亲近你不知道?

答: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清楚作品交易的情况。

问:那你们是不是有个营销团队在帮他买卖作品?

答:没有啊,有关作品的事情都是他自己谈的。

问:你认识魏强和王大刚吗?

答:魏强我知道啊,他被艾老师开除了。因为他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说话也不靠谱。王大刚不熟,呆了一个月就走了。

问:那这段时间你们院子都什么情况?

答:没什么事做,前几天都在黑暗中度过,电脑也都被你们没收了,就等艾的消息啊。

问:那你们那最近有没有去大鼻子的人?

答:你是说采访吗?美联社,BBC,德国电视台,网上有很多的,你们可以查的。

问:那好,今天就这样吧,如果还有什么我们再找你吧。

临行前突然冒出一句:你的女友是不是姓邢,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以后我们问你什么,你都要如实说。

下午3点突然又停电,大家忙把新买的笔记本藏起来,没一会就听见有人敲门,来人推门就进来,后面跟着20多人,有便衣,有派出所片警,领头直接说你们这的小韦在哪?接着把右边门打开,进去找小韦,拉着小伟快步往后院去,问“财务室的钥匙你有没有?”小韦答没有,领头的抡起手说“再说没有,我他妈的抽你”。到了财务室门口,小韦说我真的没有钥匙,领头的对我说“你给张劲松打电话,就说老朋友来看他。”我给小胖打了电话,他说正跟刘巍在机场报案马上回来。领头的看到大家都围在财务室门口,就说”大家都是有学问的人,这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都散了吧。” 然后让民警带着我和蒋立去大门看着,除小胖外任何人不能放进工作室。走回大门时,见一警察领着一个人拎着个工具包的人去了后院,后来才知道是开锁匠。半小时后小胖回来了,刘巍则被挡在门外。直到6点多,他们才抄完财务室离去。走前小胖对领头的说“跟你们头说,你们要查就查,没必要搞那么大阵势,吓唬这些孩子,尽快给我们一个说法。”

4月13日

下午2点多,接到国保电话说,今天有点事情找你,出来坐坐吧。这次谈话除了一直跟我联系的人以外,还有另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

国保:听说你不想呆在哪了? 要出去找工作?

我:对啊,艾老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我们工作也没有了,留着也没有意义啊。

国保:现在工作可不好找啊,你们年轻人最容易找的工作就是去麦当劳、肯德基工作,你知道多苦吗,站10几个小时又苦又累。

我:恩,我知道,我可能回家去呆着。

国保: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来北京那么多年,房也没买车也没有,就算你自己不在乎,父母养你那么大,你就没想过让他们过上好的生活?

我:我没想那么多。

国保:年轻人要积极点,现实点,多为自己未来着想,我给你介绍个工作如何?你还继续呆在艾工作室工作,没钱了就找我要。

我:艾老师被你们抓了,工作室已经不存在,大家正在商量都要回家,我呆着干什么?

国保:艾不就是个经济问题嘛,迟早是要出来的。你就一直呆在那,以后有什么消息就跟我们汇报。

我: 这个我做不了。

国保:你先好好想想,别那么快拒绝,以后我们还能给你好好规划下,我们有钱有资源,可以帮助你成名的。只要你跟我们合作,作钱不是问题,当然你明白,要给我们提供有用的东西。

我:我没有什么可提供的,不想做。

国保:这样吧,你先回去想想看。

第二天,我跟蒋立去十三条,把这信息告诉了艾未未的妈妈高瑛。为了不让国保找到我,我把手机也停机了。

6月22日,艾未未回家了。23日,我手机复机。

徐烨

2011年7月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3日, 7: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