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言 | 中国国际化发展的厕纸理论

2012年1月,在讨论中国证券国际化问题时,时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使用了不同寻常的话语——这些话貌似在4月初才被媒体报道出来。 郭树清所在机构监管着中国的股票与债券市场,类似于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而“证监会办公楼的卫生间里连厕纸都不提供,”郭树清说道,“有何顾虑呢?担心 别人偷走?”他继续到:“我们每天都在说国际化,然而,首先需要国际化的是证监会。连厕纸的都不提供,还谈什么国际化?”

自从北京开始着手筹备2008年夏季奥运会起,中国就掀起一股讨论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加入国际体系的浪潮。一方面,中国经济取得一系列世界最高的成绩——最近一次是2月份发布的,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另一方面,对于那些总想就中国为何不在国际舞台发挥作用讨个说法的外国人,中国官员们喜欢提醒他们: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于是就有了中国“还面临诸多困难,需要长期的努力来克服,”这是4月,博鳌论坛上,中国主席习近平对中外来宾的讲话。

中国可谓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证监会大楼的卫生间里仍没有厕纸,充分表现出该机构还没准备好登上国际舞台。

郭树清素以改革者著称,据路透社3月报道,他“开展了一系列打击猖獗的内幕交易、信息公开程度差、企业管理薄弱等的运动”。不过他好像走的“过头”了。3月,他被任命为山东省代理省长——这最多是个平级调动,“部分原因是其市场改革进程伤及了一些既得利益者,”路透社在同一篇文章中如是说。

“粗俗的”比喻说法在中国共产主义政治中不是那么罕见,尤其是在共产党成立之初。毛泽东在1976年的一首诗中写道:“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这句话经常被解读为政治寓言。

中国各地大楼里不提供厕纸确实是个问题,中国人——尤其是小城市的人,去卫生间时经常会随身携带厕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2001年到2011年我在中国期间,不幸去过大概十几家医院,其中,除了位于市中心一家医院专供外宾的“外宾楼”之外,其他医院的卫生间都不提供厕纸和香皂。说来有趣,我听到过这样的解释:担心如果这些东西免费提供的话会被人顺手牵羊。

从类似于办公楼卫生间里没有厕纸这样小而简单的问题里,可以反映出中国所面 临的困境——软弱无力的政府机构、相关法律法规缺失、腐败等等。难道中国的卫生部没有权力要求医院的卫生间配备厕纸和香皂吗?抑或,医院如果接到这样的命 令的话,他们可以置之不理吗?难道,那些该用来给证监会大楼买厕纸的钱被挪用了吗?这些都是小问题,没错,但是,却暗示出中国政府机构力量的强与弱。

在山东当地报纸一篇关于郭树清的报道中,提到了郭上面那些讲话,文章中,记者赞扬了郭树清直接了当的风格、其办事能力,还引述一位媒体业内人士的话说他讲 话风格独特,“一点也不含糊。”不管是真是假,他的讲话至少达到了一个预期效果:听众都对郭树清的话“大吃一惊”,该报写到,“大家这才明白过来。从此,证监会厕所里再没缺过厕纸。”

2013年4月16日, 3:33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