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接任了党主席的职位以来,席就一直在重复着一个主题“”,这话听上去好像就像是说“中国的伟大复兴。”

这句话可能是席掌权过程中的被视为概念性框架的东西。像这样的口号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中国的传统。举个例子,在胡时候的这种概论就是和谐社会——胡的 目标是希望能创造一个温柔的充满繁荣、包容的社会。另一个粟子就是江的三个代表,它向社会发出了一个信号,通过邓那写入党章的“改变开放”理论,将让会党的经济上的更加放开,一些社会群体也会拥有更加权力。

席的这个词条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会毫无疑问地会作为党的内部文章,令人作呕地被内部学习着,并且它已经开始向国际出口。在席第一次的出访之中,举个例子,他 在坦桑尼亚的演讲中,给出了一个“非洲梦”的概念。非常的详细,比如里面提出的“通过复兴来达到团结与发展。”同样在这个演讲中,他还提出了“世界梦”概 念,目标是“持久的和平及共同富裕。”

像这样的一个口号在国际中的影响力实在不应该被低估,特别是对非洲而言。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中国已经非常主动地用着一些非常迷人的口号对非洲人进行着承诺,如“双赢”、“和谐关系”。在过去的几年,他们也一直对许多的非洲领导人描绘过这样的景象。

在非洲,席的口号“非洲梦”、“世界梦”在被更多的需求,如同反对英国或者美国的需求也越来越多,这种现象发生是有原因的。因为非洲人正在被中国迅速发展 的经济影响力而影响着。总来得讲,这样的口号并不只是空洞的喊喊,而是有证据表明,越来越多的实际的大量的资本在流入当地的有形资产中,比如公路,铁路, 精炼厂。同时中国人的资本还进入了许多的标志性建设中,如非盟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建筑,它由中国人建造,花了2亿美元(它存在的意义仅仅是为了成为席的非洲梦的演讲大厅,它同样是用中国资本建造的。)

从某些方面来说,对席的“非洲梦”的批评可能是种误解。中国在对去十年对非洲的投资已经渗入到了非洲经济的方方面面,而中国的“不干涉”政策也非常受到非 洲领导人们的欢迎,这与以前那些西方殖民主义的那种爱管闲事的情况不同。非洲梦的美好愿景或能让非洲这个大陆有更多乐观的积极的精力,在与外面的世界交往 的同时,能让内部的自由之力有少许的增长。

不管如何,非洲国家应该非常小心席的非洲梦。像“非洲梦”这样听上去无害的口号,事实上它标志着北京正在改变它在非洲的国际政策。这种宣传可能让非洲变得更加民主和繁荣,但是也存在它会唤来GCD的梦的危险。

要明白我们要比每年都会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的观点看得更远一些,一个平台会产生出一个看似资格平等的会议,而会议上则经常呈 现出一片和气、共存的、非常融洽气氛。但是力量的不对称是明显的,一边是是54个独立(有时候还会分裂)的国家与地区,另一边是组织紧密统一的巨大国家。 这种不平衡有时候在礼节性的问题就可以反应出来。举个例子。在去年在北京举行的论坛上,前主席胡在冲在人民大会堂里高处站着,而其他的非洲领导人而围在他 的周围奉承着。感谢他为非洲承诺的200亿美元的贷款。

再一次说,虽然说“这样巨大的援助对非洲潜在的好处是巨大的”这种说法是有争议的,实际上,它的确能帮助到非洲。但是这个论坛的重点是在北京这个拥有强大 经济力量家伙身上,北京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实事上,在这个平等的会议上,被提出的条件,都只是反应了北京的欲望,都是北京想要的结果。

潜在的观点是席的“非洲梦”的背后是为了散播独立思想、或者是强制手段,或者还有其他。不管如何它不不该变成精英们用来批判抵制中国的口号。如果这样做会变成在谴责非洲人在他们自己的大陆,作为支持者,支持着中国的非洲梦。

Ross Anthony是斯坦陵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

图片来源于网络上的Government ZA相册

(本文以站在西方人的立场上,对中国对非洲的援助进行了一些分析。事实上,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也不相信精明到成为主席的人,会无偿地把那么多钱扔给 非洲人。可能言语有些偏激,不过可以作为启发多角度思考来看一下。本人水平有限,可能有译错的地方,请大虾多多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