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勇 | 高州:改革之死

2013年3月30日中午,高州市委组织部宣布,免去高州市人民医院院长叶观瑞、副院长张奇东的职务。组织部并未说明免职原因,亦未任命替任者。而此前一天,央视《焦点访谈》播出《再问药品回扣》,对1月所揭高州人民医院医生收取回扣事件再次进行调查,声称其时涉及收受药品回扣的医生并不在调查组公布的10人名单中,并且涉事医院也不仅仅是高州市人民医院。

真相尚未完全揭示。但是,人们清楚,这些高州究竟有几家医院,究竟多少医生收受回扣的等等这些并非事件重点。真正的焦点在于,曾经引人瞩目的医改高州模式已经被证明解体,改革宣告失败。

何谓“高州模式”?按学者朱恒鹏先生概况,是指此前高州人民医院特殊的运营模式,“在高州市政府和高州人民医院达成默契之后,高州地方政府不再向医院提供财政补贴,同时给予医院经营、采购、用人和分配的自主权。高州人民医院前院长钟焕清因此获得经营、药品(耗材)采购、用人和收入分配自主权,并借此实现了“医院去行政化”。

概而言之,高州模式,就是在在公立医院用民营医院的方式做事,按照医院应该有的模式办事。

高州模式效果如何?在医院拥有充分自主权的之后的九年时间里,高州医院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粤西山区医院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县级医院,以医术高、服务好、收费低而美名远扬。作为县级二甲医院,该院医疗技术和规模实际已达到三甲医院水平,同种疾病费用却比省会城市的三甲医院低一半。不但实现了当地和周边地区群众大病不出县,还吸引了28个省市的患者来这个粤西山区医院住院,在高州模式鼎盛时期,该院住院患者60%来自外地。这种改革的探索获广东卫生厅、卫生部和广东前后两任省委书记张德江和汪洋的高度评价。

在三十余年的中国改革之路中,经历过的失败与挫折并不在少数。上世纪80年代,决策层下定决心,举全国之力欲实现“价格闯关”,依然未能实现目标,而其他如破除垄断,精简机构,政府放权等等这些,无论宏观,中观乃至微观,尝试中遭遇挫折亦不可谓不多。对比这些,理性而言,小小一个边缘地级市高州的医院的改革,即便失败,也不会对整个社会产生什么实质性影响

然而,这些理性观察丝毫不能让人们释怀,高州模式失败之所以让人扼腕叹息,是因为其已经被证明是成功,有效,甚至被两任广东省领导认可、推崇。如果这样的改革都要遭遇夭折之命运,其他探索,在承受怎样压力,会遭遇怎么的命运,状况不言而喻。

所以,面对高州模式失败,除了要追问改革究竟有没有效果,能不能发挥作用,更重要的追问是,为什么改革还是失败?为什么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模式,不但不能够推广,反而连自身生存都存在着危机?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改革探索最后化为乌有?

可以说,在钟焕清“被离开”院长一职的时候,高州模式就已经注定了今日之结局。而之所以他要被以升一级走人的方式离开,究其原因,是因为他的工作做得太好,把过去运作不畅,压力重重的如无数县级医院一样的高州人民医院,变成了创收几千万,拥有上亿资产的大产业。既然成了“大产业”,就难免被摘桃子的命运。

把国有优质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上,这似乎是政府运行的固定逻辑,“唯有政府掌握优质资产,才能更好得提供公共服务”,这一口号冠冕堂皇,至于背后是否另有潜规则,人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于公于私,都有充分理由这样合作。而在这个口号之下,即便此举有摧毁改革标杆,也在所不惜。

自然,这种惯性来自于“所有制”。钟焕清之所以“成功”,概而言之,在于他在公立医院行私立医院之事,用市场的方法实现资源合理配置和医院的效率,并在这个基础上,做到了尊重人的价值,让患者获得了性价比合适的医疗服务,让医生过上有尊严的体面生活。不过,红帽子下搞改革,一旦探索成功,都难以避免纠纷的发生,以及所去之行政化卷土重来,掌控一切的状况。这样的故事,发生在红塔与褚时健、健力宝与李经纬,联想与柳传志,格力与朱江洪之间。自然也发生在高州人民医院与钟焕清之间。

政府在做自己做不好的事情,却又不能够放手让能做好这件事的人去把事情做好。多少问题,都卡在这个关口。多少“能人”企业家的悲剧,在这里产生。焦点访谈节目所披露的是,钟焕清被政府换掉后,这个重回政府控制之下的医院,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药品费用是如何急剧上升、回扣返利这一公立医院流行病是如何迅速泛滥开的。高州医院短短一年的巨大变化,以一种悲剧形式说明了公立医院管办不分、政事不分的后果。

事情还有更深一层,那就是,在以上级意图为最高意志的官僚系统中,为什么两任广东领导人的认可推崇,依然没有换得高州模式的别样命运?为什么在获得了成功之后,高州模式依然在一个已有先例的陷阱面前,结结实实陷了下去?领导认可为何失去了效力?

这个才是高州模式失败最值得反思之处。在改革总设计师用自己的权威开疆拓土,开创了改革模式也划定了改革边界之后,三十几年过去的今天,我们面临的形势是:如果后来者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就必须突破过去的边界,获得新的领域。具体到医疗改革,钟焕清所作作为,打破旧的规矩,“违规操作”。以及他所提倡的“政府投入进入医保,医院之间展开竞争”,对比另一种坚持目前体制,纯由政府加大投入的模式,可谓真改革,但这种需要彻底打破格局的设想,即便被证明有效,即便被领导人认可,在今天告别了威权时期以后,也看不到破局的可能。

体制在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力,改革红利被用尽的时候,谁有能力真破旧规而立新章?没有了改革总设计师的魄力与能力,面对僵化的体制以及种种利益格局,谁又有能力和权威推动变革切实进行,不至于让改革仅仅在口号声中空转?

在这个意义上,高州模式的遭遇具有普遍意义。

http://www.time-weekly.com/story/2013-04-04/129399.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5日, 1: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