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中让我们彼此为灯

 

————文、高鹏飞

 

 
中国太多的惨象、民族的灾难和让人忍无可忍的丑陋面,让每一个稍存良知的人都做不到沉默。我自认为不是一个轻易流泪的男人,可是当我看到我出生前的那一年六月夏季骄阳暴晒着孩子们青春的脸,听着那首当年人人传唱的歌,我竟然在网吧里像傻瓜一样泪流满面。当我捧着杨显慧的《荚边钩纪事》,我无法想像人类世界竟有如此残酷的惨剧而心情剧痛!当我想起民国二十六年的南京委员长铿锵的宣言和深陷日军重围的阎海文高声吼道“中国无被俘之空军”时,我竟不能自禁在公司里眼含泪光。当我看到伟大淳朴的抗战英雄仵德厚老将军晚景极其凄凉,在老伴儿坟头悲痛欲绝哽咽难言的时候,我又一次落泪了!我的眼睛像三江源,纵眼泪流干也洗不尽中华民族的苦难。
 
 
 
宣统三年并没有结束长达两千余年的封建砖制制度,在国父创立的昙花一见的抿住共和之后,民国三十八年由北方宿敌斯拉夫人支持的一伙爆徒窃据大陆倒行逆施,从此披马列外衣行专制之实的大奴隶主砖制王朝再次在华夏大地复辟。中国人民就像被一伙暴徒突然劫持到一架飞机上,向着不可预测的黑暗急速行进。坐进驾驶仓的暴徒掌控着飞机的航向,人民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由于人民失去与真实世界的联系,只能接受来自机舱内劫匪的说教,成为顺民,直至如今。前年国殇之日也即他们十一党庆大阅兵上,故意向我们展示了强大的爆力机器,并无声地警告那些妄图反抗的人民必将再次遭到铁皮棺材的按摩,看到整齐划一威武雄壮的阅兵阵容,我并没有祖国崛起的自豪感,而是感觉到人民的敌人依然很强大。有朋友说我消极悲观,心智发育不完全,内心阴暗。我笑了。是我太悲观偏激还是有些人太愚痴麻木?说惯了小话的人听正常的话会觉得是大话,麻木久了的人听到稍微正常的真话也会觉得是极端。再自卑的人如果读半个小时的《环球时报》、《参考消息》、《人民日报》、新华社通稿,那他一定当时就会为这个国家政府非常自信自豪。我悲观是因为祖国给不了让我乐观的理由。
 
 
 
 

我看到的学到的思考的越多,越觉得中国目前诸多危机困境真的到了不实行抿住不能解决的地步。抿住并非只是少数看到问题本质的知识分子的孤雁独鸣,而是广大没有话语权的民众的普遍诉求和代言。中国人民的确没有做好迎接立即抿住的准备和具备主客观条件,我们要求的是渐进抿住,当局要给人民以缓缓进步之迹象。深知国内外形势的当局并非不明白解决当前中国问题的途径何在,只是因为他们“屁股决定嘴巴、利益决定立场”,为了自身利益不得不反光明大道而行之与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为敌。他们不会不知中国正处于地火奔突火山爆发的前夜,否则也不会整个国家的权力阶层纷纷外逃大部分移民他国或拥有他国国籍,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领导阶层几乎集体逃向另一个他每天大骂的超级大国的怀抱,这种古今中外独一无二之旷古奇观空前极可能还会绝后。他们不会不知道自己因屡屡践踏国际公德引起人神共愤国际合围,否则也不会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宣布重回亚太和大中东第彡波抿住化浪潮如此敏感。他们不是不知道人民已经觉醒和被迫发出的怒吼和诉求,否则也不会对国内人民买把菜刀都草木皆兵、都风声鹤唳、都杯弓蛇影。他们不会不知不政治改革必重蹈满清覆辙死路一条和不反腐必亡国,只是他们不懂得权力应何时放下和碍于体制掣肘骑虎难下。天朝的每一届领导者都在积累民怨增添罪恶,每一届都在像如临末日一般焦头烂额如履薄冰地走钢丝,每一届都继续加大由于惧怕被清算而不敢放开权力的思想包袱,于是都人心惶惶地等着翻船,并竭尽心血强力维持局面期盼最后时刻能够延缓,延缓不代表避免,最终的清算和审判不得不由最后一批运气不好的当权者一次性买单。
 
 
 
 
对中国前途,我一直是一个悲观者,我的悲观并非毫无道理或者性格使然,而是来源于对中国现状的深刻认识所发出的理性判断。对于对中国前途乐观者而言,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可怕的让人绝望的怪圈中踽踽独行。姑且把中国人分为三股。第一股是拥有权力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龙言万钧、紧攥权柄、为所欲为、居高临下、肆行无忌,为一己之私可以不顾人民的呻吟、不顾民族的未来、不顾国家的前途、不顾世界的蔑视,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在极度奢华的酒楼里纸醉金迷、声色犬马,一边剔着牙一边制定下一批要抓捕的名单,因为只有最见不得光的人才会拼命扑灭蜡烛。第二股是只求活着而艰辛困顿的生存者,他们基本不看不思考也理解不了更深的东西,他们混混沌沌得过且过麻木蒙昧,他们基本没有抿住自由权利的概念,他们不懂中国历史也不具备国际视野,可怕是的他们占国民人口的绝大多数。海外一位女作家有一部作品《红-狗》,描写的就是在红色恐怖下像狗一样苟延残喘、拼死挣扎的大陆人民。第三股才是最先觉醒的思想者,是我们。真正的孤独者并不是因为离群索居,而是你说什么都没人听懂,别人能听懂的话,你又不愿意说。我们是最痛苦的,在看不到边的黑暗中犹如杜鹃啼血,筋疲力尽,我们试图改变,我们总是希望第二股势力会起来与我们同行,但是不可能。于是,我们的呐喊总是只能在我们彼此间不断回响。我们的行为在他人眼中是狂放的表演、是无泪的哀鸣。


我们如今国难当头,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我也很希望“非爆力不合作运动”能够成功,但,我对成功与否很悲观。“非爆力不合作运动”作为为一种斗争方式曾经在世界其他国家成功过。但在其他国家成功过并不能作为在中国大陆也一定能成功的理由。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他们的斗争对象是具有基督教信仰的英美国家,英美政府是有道德底线的基督徒。他们的活动土壤是国民普遍拥有信仰的印度、南非、美国。中国大陆都不具备。英美政府在对付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时,有心中道德律令的约束和限制,普遍有信仰有道德底线的印度、南非、美国人民为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提供强大的、源源不断的物质精神支持和拥护。这是他们能够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这两点中国大陆都不具备。企图挽救中国悲惨命运的良心者对上面对的毫无底线、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亵渎神灵的、有史以来古今中外最卑鄙最无耻的魔鬼恶棍,对下面对的是一群混混沌沌、莫谈国事、没有精神信仰、只有拜物主义的无神论群众。手持冲锋枪的执政者不会把枪口稍微向上举高一寸,大众也不可能在风口浪尖之时在舆论上向当局施压。

 

我现在最痛苦的不是我的理想能否实现,而是我没有足够的依据证据我目前的价值观是否就是真理。很多人多年以后回首当年,悔恨走错了路多年。知识分子可以影响历史,但不具备改变现状的决定权。知识分子往往高估自己对影响历史的力度。有这么一种现象:知识分子为了让自己的声音更振聋发聩、更与众不同、更能夺取眼球,往往夸大对一些事物的描述。比如说,我在两年前认为钟供顶多能撑三五年必定垮台。可是当我看到1983年王饼张创立的《钟帼之春》和后来胡平的《邶惊之春》这20年来无数次信誓旦旦地预言钟供垮台的文章后,我对自己的轻率判断动摇了。要知道,在国内特大灾难频发、国际合围封锁的毛时代,他们都能牢牢握紧权柄撑过难关,如今世界被中国订单收买纷纷伸出橄榄枝、国内这些社会问题又能难得了他们吗?

 

 

我要表达的意思是:官方媒体固然由于其生存本质所致屡屡罔顾民意早已公信力丧尽,海外的声音由于动机并非完全纯正观点难免失于偏颇流于极端不可尽信,中国需要一批声调介于官方和海外之间的理性平和真正表达民意的声音。武器是有权者的语言,语言是无权者的武器,我不希望中国的改变是因为少数人做了很多,而是希望多数人都做了一点点,只有如此才能向真正的公民社会迈向实质一步。个人微薄之力固然难有撼山之力,但并非毫无效力。中国的改变我认为应该以“非爆力为主、爆力为辅”的道路。当知识分子发出声音不是为了“为苍生说人话”,而是“著书只为稻粱谋”的时候,他就失去了知识分子独立的脊梁,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行走在阳光下的僵尸”。他发声就失去的公信力,成为一种职业。我渴望中国所有的知识分子都能秉守“疾首批时弊、挥泪书民情”的天职,而不是“曲学以阿世、枉道而从势”,于当权者施舍的残羹剩饭中纸醉金迷。我突然想起了19岁时在工厂的油腻的餐桌上写给我一兄弟的一段话: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有陈寅恪“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孙中山“法古今贤士,做当代完人!”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柏杨“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孟子“道之所存,虽千万人逆之,吾往矣!”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文怀沙“任尔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胡适“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做人要在有疑处不疑。”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季羡林“要讲真话不讲假话.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周豫才“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如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做一个有思想的人,而不是一个胡思乱想的人!

 
 
 
 
面对中国的现状有时难免极端,但我一再告诫自己,年轻人要怀着宽大包容、悲天悯人的心胸来看待这个世界的不公、价值观的不同、左右的冲突、主义的相悖,在大的共识之内宽恕每一个人。不要蔑视不理解我们的大多数人,因为他们也是可怜可悲的时代牺牲品,时时想想特蕾莎修女写的那篇《不管怎样》。世上最难的两件事莫过于把别人兜里的钱弄到自己兜里和把自己脑袋里的想法弄到别人脑袋里。想改变一个人的思维很难,要想改变一个民族的党性思维结局简直让我绝望。有人说我正行走在悬崖边上,我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有人早已深陷牢狱。世界上最完美的监狱囚徒并不会发现身在其中,暗夜中让我们彼此为灯。灯在哪里,灯在心中。
 
 
 
 
 
 
 
     
   
 ————————2012年7月1日
 



 部分文章链接:

毛对中国的破坏惨过八国联军的洗劫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w.html

毛泽东的知识分子政策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2gv.html

有哪些大人物在毛面前下跪过?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4qr.html

王丙章:《民韵手册》(中国民住革命之路)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k.html

《中共壮大之谜》之:被出卖的民族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j.html

何清涟<<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中国改革的得与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h.html

渐进民主——知识界的玫瑰梦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g.html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a.html

通往地狱之路是每一个沉默的奴隶铺就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6zsb.html

关于爱国问题的八点浅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6zs4.html

心灵丑陋的民族绝不可能强大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6zs9.html

唐德刚:从蒋中正与毛泽东说到袁世凯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702.html

《 陈诚回忆录》之:抗战的决心与决策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y.html

抗战将士的六十条决死宣言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46ee8c010176zl.html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