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一期,也就是2013年4月18日这一期《南方周末·深度》刊登一篇人物专访,对象是中国空军大校、国防大学教授、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戴旭。这篇专访的题目是《:我掌握的资料没必要告诉你》,紧接着还有一个类似文章副题的句子:“我本来就怀疑美国搞生物武器”。常在中国互联网上浏览的网友们都知道,戴旭是一个特别喜欢想当然的人。

  这里不谈戴旭如何偏激如何张狂,只说你读这篇专访,除了介绍戴旭家庭的那些文字外,从字里行间读到的就是在戴旭眼中,美国就是中国的敌人,而美国似乎也总是要与中国过不去。不仅如此,如果有外星球来客,又懂中文,读了这篇专访,还会以为美国就是这个星球上的“邪恶国”——你看,在戴旭眼中:“美国的军事科技引领世界,并企图成为世界帝王,它在打乱、威胁这个世界。”啧啧啧啧!

  我不知戴旭是如何定义“威胁”这个词的。且不说让戴旭去想美国为何如此强大,且强大到能“威胁这个世界”,只说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估计包括戴旭在内没有人会反对;美国更是一个民主国家,估计同样包括戴旭在内,也很难有人反对。那么说一个公认既讲法治又非常民主的国家“在打乱、威胁这个世界”,如果还不能说他是胡说八道,我就想问:你的逻辑性在哪儿呢?

  作为一名中国空军军官、国防大学教授如此不讲逻辑,就不怕别人耻笑?设若上帝哪一天真的安排了一场中美战争,美国空军作战指挥员遇到戴旭这样不讲逻辑的中国空军军官,他们又何惧之有?不讲逻辑,指挥起来必定混乱,而战争中一混乱,必败无疑。

  换而言之,如果说一个公认既讲法治又非常民主的国家居然“在打乱、威胁这个世界”,那么,这个星球上那些不怎么讲法治更不讲民主的国家又会干出何等事来呢?当然,这些,估计都不在戴旭大校考虑的范畴。戴旭,就是一个跟着自己感觉走,代表一班有着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中国军人。其余什么都不是。

  当然,上面所说的显然还不是本人这则文字最想表达的。现在退一万步,就算如他戴旭所臆断,中国是美国的敌人,甚至“敌人”到像戴旭在一次演讲里所宣称的“2030年美国将肢解中国”,我也还是想问:一个既讲法治又非常民主的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中国?中国为何这么惹美国仇视?问题是出在美国还是出在中国?

  戴旭肯定会说,问题当然出在美国并非中国。不然,他那强烈而偏激的民族主义情绪,不,精神,也就没理由继续坚持并发扬光大了。既如此,就容我们往深处一点说。

  估计戴旭大校也知道,美国之所以跟中国一直“好”不起来,关键不是别的,正是意识形态,再说得具体点,那就是美国讲司法独立,中国讲党的领导;美国讲一人一票,中国讲等额选举;美国讲法治,中国讲人治;美国讲民主,中国讲专制;美国讲人权,中国讲稳定。

  当然,本人也能猜到,戴旭大校一定也会讲: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而且是这个星球上无论在人口数量还是历史悠久方面,都数一数二;中国有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活法;中国不讲法治或中国很不民主,也仍然属于中国内政,美国无权干涉。总之,中国政府不论说什么做什么,关老美屁事!

  是啊是啊!关起门来未必不可这样说,而且这些话说起来还总能“理直气壮”,似乎很合乎“逻辑”,仿佛真理一般,谁也驳不倒似的。其实不然。

  就像美国政府讲的中国政府不讲一样,美国人懂的,戴旭也未必懂。比如,在美国人看来,流氓国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一如现在的朝鲜。由于这种国家实行的是专制独裁制度,而谁都知道,专制独裁下,一不讲法治,二没有民主。在这样一种国家,下至平民百姓,上至中央政府,什么坑蒙拐骗、欺诈谎言都能发生——再说得严重些,什么邪恶的事也都做得出来。而最不幸的是,这些年咱们的“大中国”有意无意间也正是这样表现的,因此,在一些外人的眼里也就成了这种“形象”。别的一切都不说,只举一例,我们几乎所有够不够级别的官员,一边大骂美帝国主义大骂西方,又一边把自己的子女和家人往美国或西方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送。我相信,无论美国政府、美国总统还是普通美国人民以及西方那些国家,都一定在笑话:看哪!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官员把自己的孩子往我们这种国家送,却在国内说他们自己的国家说他们的制度是多么多么优越,甚至在一年一度全国两会那样的大会上一再宣誓“绝不”实行我们这种社会制度。

  戴旭大校能没看到吗:近些年,面对普世价值,面对民主大潮,我们实在抵挡不过去了,于是就一再强调“多样的中国”、“多样的世界”。然而,“普世价值”的含意绝非是“多样的”,而是世界的“一元化”,如同孔子所讲的“大同”。大同,就是社会实行一样的制度。戴旭大校,你懂吗!

  另外,我们其实就是想保留自己的“特色”,就是想“多样性”,不想和世界一样,不想“全球一体化”,更不想听到和看到什么“普世价值”,甚至就希望“马列主义加上华夏文化可能产生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周有光《朝闻道集》第11页)。而只要“多样性”深入了13亿多中国人的大脑,像政府所希望的那样,全中国人“心往一处想”,那么政府在高度集权下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因此,不管你说应该学习和建立西方那样一套民主制度,还是说也像人家那样把几种权力进行分立,以便相互有效监督,有人不仅一定会说那不合我们的国情,还会跟你讲:世界应该是多样化的呀,文明应该有多样性啊。不过,说这话的人有所不知,也正因此,这个世界的民主国家才对我们有所害怕,甚至还发出了“中国威胁论”。

  说来很奇怪,据有人测算,我们即使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济发展也不过才达到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水平。那么人家为何还会发出“威胁”声,甚至表示“害怕”呢?原来,正是缘于我们一个劲地强调要“多样性”要“多极化”。在民主国家看来,世界多极化容易导致战争,而一体化才能和平共处。更重要的,你是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是集权制度,人民难以监督政府,而在这样的国家,从这“多样化”一直“多样”下去,不论政府要说什么还是要做什么,人民也都只有俯首帖耳、听之任之,人家难免会害怕。

  可这些问题,你问问戴旭大校,他什么时候动脑筋考虑过呢?在他这种人的大脑里,就只会考虑:美国在包围中国!美国若干年后要肢解中国!美国就是中国的敌人!正是出于这种思维,才让他不讲一点逻辑更毫无证据然后想当然地发表一则又一则荒唐透顶的微博,不仅让中国众多网民觉得可笑,估计也让既讲法治又非常民主的美国感到可怕。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