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葉七城

自從 2003年 CEPA簽定,催生了合拍片模式,「大中華」概念慢慢重塑香港電影的面貌,這 10年走過來,「港產片」無可避免被邊緣化。電影人都在努力摸索合拍片的更多可能性,當然,兩全其美的方法,是拍攝一部合乎中港兩邊口味,兩邊皆賣錢的電影,但談何容易。

踏入 2013年,看到兩部令人驚喜的合拍片,是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及杜琪峯的《毒戰》,以大陸市場為主打,卻保留了濃厚的個人風格。王家衛從葉問宗師的詠春,觀照出一個貫通南北的武俠世界。

《毒戰》是杜琪峯的一次漂亮示範,合拍片竟然可以如此拍 !我們很難想像,在大陸電影中,可以出現像張雷(孫紅雷飾演)這樣的公安形象,張雷有着「合拍片」對內地警察的正面描寫:他不眠不休,投入緝毒工作,但他卻是為求緝拿毒販,消滅毒禍,不惜採取非一般的手法,如體內藏毒及吸食冰毒。

《毒戰》的故事發生大陸虛構的「津海市」(以天津為藍本 )電影中的公安會遭到挫敗,而且像《非常突然》般傷亡慘重﹔而整個海港都是掛着國旗的走私船隻,中國成了往韓國及日本的毒品分銷站,而從毒犯蔡添明 (古天樂飾演 )口中得悉,中國境內有很多活躍的毒犯——不得不佩服杜琪峯的犯險精神,我們也很難想像,《毒戰》的劇本居然可通過內地的審查 !杜琪峯與韋家輝這次的合作,仍然保持「銀河影業」作品的獨特風格(儘管這次沒有用上「銀河」的名字),為合拍片豎立了新的指標,原來合拍可以容得下這些以前電影人不敢挑戰的東西 (如結尾傷亡枕藉的《PTU》式大槍戰及執行死刑場面)。

從《省港旗兵》到《毒戰》,有趣的是,看見中港「犯罪版圖」的大逆轉,以往在香港作奸犯科的是來自大陸「旗兵」及「烏鼠」﹔如今中港關係改變了,《毒戰》中的毒販是來自香港的七人幫 (杜琪峯巧妙地挪用了某些《黑社會》的角色 ),而最喪心病狂的也是「香港人」古天樂的角色,表面上唯唯諾諾,為求保命,協助孫紅雷辦案,但實際無時無刻想脫身,最後牽連甚廣,這個角色充滿 (另類的 )香港人打不死求生精神!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