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黃麗萍、陳嘯軒


1基層
為香港勢佔中

麥先生在船務公司任文職工作。葵涌貨櫃碼頭工人罷工雖對他的工作有影響,但他仍走出來支持罷工工人:「我一定算不上是中產,但比起最底層的好一點。」他參加了一個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民間組織,接觸過不少基層人士,以他的觀察:「很多市民對整個政府的管治非常不滿,即使他們不太清楚政改的問題,也會因為民生等問題而走出來。有人還覺得明年佔領中環太慢,今年七一就應該搞。」

他覺得民怨已到臨界點︰「政府一直解決不到市民的住屋問題,退休保障又搞到不知所謂,新界東北的居民無被諮詢過就拆他們屋企,嚴敏華去示威抗議又被人拉去坐監,市民的壓迫太大,如果這一分鐘有人出來號召佔領中環,都絕對會成功。引爆民怨的永遠都是政府自己,而不是市民。當民怨積聚,得不到宣洩,有一天始終會爆。」

但麥先生也坦言基層對於佔領中環的認識不夠多,「他們的確不是太清楚到底佔領中環是什麼,但如果他們知道可以為社會帶來改變,很多基層都會肯做。畢竟這是個群眾運動,群眾的力量要來自群眾,所以這個時間要做多些群眾解說的工作,如擺設街站,當時的反國教也設了一年多的街站。」

麥先生補充,「我認為我們應該盡能力去爭取,民主、自由是要靠我們爭取回來的。」

 


2社運界
佔中充滿隱憂

社民連成員周諾恆對於社會運動及公民抗命都很有經驗,曾因不滿港鐵線加價,在前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致詞時,衝上台搶咪及「撒溪錢」,而被拘捕。對於佔領中環,他樂見其成,但他亦在組織及行動現場的操作層面上提出不少隱憂,他指在行動現場做民主的決策很難,但一定要做,一個爭取民主的運動,如果很多都是由領導去帶領和決策,大家會覺沒有太大意思,但現場的形勢多變,警察一有不同的做法,政府突然提出一個還價的方案,有變化時候,所有事都要再一起商量過。

他亦指,這是一個很大型的行動,後續的發展是要考慮的,因為會影響到很多人,他也不希望看到香港人搞到這樣大最後原來是失敗的,而且如果跟人「講數」,你要確保你的這個「核彈」一定會爆,而非「大家先試試,不知道會不會成功的」,這樣似乎太冒險。

他借用 WTO在香港開會時,韓農示威的經驗,指如果佔領中環強調絕對和平、理性、非暴力,就很難突破警方的防線,「基本上警方的人數到一萬,做到一比一,他們就不用怕,他們一對一去與你糾纏,跟你說「先生、小姐馬路危險,上回行人路吧」,其實已經很難可以齊齊整整一萬人坐在馬路,以往很多社運都出現過這情況。」

 


3中產
佔中是道德決擇

尤先生是四十多歲的中產人士,80年代大學畢業,一直隨着社會向上流的階梯,現任職市場顧問,有穩定的工作、不俗的收入,有自己的物業,兩子女都是大學生。尤先生以前也是一個溫和的泛民主派,兩年前他也接受 2010年的政改方案,認為可以是個過渡階段,但經過上一役,尤先生不再相信中央,並表示一定會支持佔領中環。他認為佔領中環是個「道德的決擇」,「我覺得這是應該去做的事。」

「在追求普選上已忍無可忍,我們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吧?我們只是要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中央卻不斷搬龍門,打矛波,國際公約要求普選須符合「普及和平等」原則,中央就說,對不起,我們沒有簽。我們都是有分析能力的,普選爭取了三十年,被你玩完一次又一次,怎樣可以再相信你(中央)?」

「所以戴耀廷這班溫和的學者,也要走出來佔領中環,他們被人欺騙了一次又一次,知道對話已經沒有用。前天看了梁文道的文章,我很認同,他說就算知道中央一定不會讓香港有真普選,也要走出來為香港做點什麼,這是一個良心的感召。」

「中產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當你得到了社會不少好處的時候,你願不願意為香港做點什麼?香港現在的社會極度分化,貧富差距非常大,為什麼大家不可以放棄爭取更多的利益,而去讓下層活得好一些?」雖然他對香港得到真普選的機會並不樂觀,但他說︰「做得幾多得幾多。」

 


4商界
佔中不切實際北京難讓步

一向被認為對政制發展立場保守的香港工商界,如何看待「佔領中環」運動?被視為「開明商界」的中原集團董事施永青認為,透過「佔中」向北京施壓爭取普選並不可行,實在難以取得着重實際利益乃至現行政制既得利益者的商界人士支持。

本身是免費報章《AM730》老闆的施永青,直指戴耀廷提倡的運動過於理想化:「你佔領中南海就有用,而且不是靜坐佔領,而是要武裝佔領!」「在我所接觸的商界高層管理人員,都不太認為佔領中環可以達到積極的意義。商界不反對有民主選舉,但認為香港未來的政制不是只由一方來決定,而是不同的利益相關者都會參與,這當中包括了中國共產黨。爭取普選時完全不理會中共的取態,這是不現實的。」

年輕時曾是馬克思主義者,文革結束後對中共失望並開始從商的施永青說:「我也是民主派,也渴望一人一票的選舉,但我認為爭取民主要講策略。爭取民主不可能一步到位,2017年的特首選舉即使有篩選中央不可接受人選的機制,也算是一種進步。」

施永青還擔心,佔領中環若曠日持久,會導致社會分裂、矛盾劇化,甚至可能出現「血光之災」,因為「中共很着重要維持其在中國的管治權力,為此會不惜一切」。

 


5北京
吹響抗「佔中」集結號

北京雖迄今未有公開回應「佔領中環」行動,卻透過多名香港建制派人士,頻頻重申中央就 2017年特首人選所定下的底線,包括必須愛國愛港和不能對抗中央。同時全面開動在港的宣傳機器,狠批「佔中」運動「搞亂香港」。

這個集結號由表態「要確保愛國愛港力量在香港長期執政」的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率先在 3月吹起,隨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表明 2017年特首選舉「一定要有篩選」,再由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委喬曉陽說出了北京對特首人選的「底線」,更為未來的提名委員會僭建了「預選」機制。

香港建制派人士即上前接捧。3月 31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訂明「選舉權必須普及而平等」只是指投票權,並不包括提名及被選權。4月 6日,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指香港並非獨立政治實體,中央也有權選舉特首,「不是港人想選什麼人也可以」,並指佔領中環會令香港社會運作不利。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也透過中通社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符合國際社會通例。

對此,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出這是北京的戰術部署:「最先由幾名中央大員和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說明中央對特首選舉的底線,藉以搶佔香港輿論陣地,令傳媒的報道方向不會那麼由民主派主導,目的是要把中央的訊息打入港人腦中,從而起到『洗腦』的作用。」

「這種中共一貫使用的『洗腦』辦法,對於相信『民不與官爭』的部分普通巿民的確會起到作用;但對於有獨立思考的人尤其是知識界則沒有什麼作用,甚至還有反作用。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