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偉詩

2013年我對哥哥思念期提早一個月來臨。為參與本刊「張國榮紀念專輯」、準備我在電台 4月 1日播出的文化節目,差不多整個三月份,都沉緬在一種情緒低氣壓。完成錄音那一天,突然有一刻虛脫的感覺,彷彿耗盡了「感情力」。慢慢地,我開始看着種種關於哥哥的悼念文章和活動,句句自小倒背如流的歌詞,點點滴滴如同動畫版《清明上河圖》,在眼前流動。

有人說,所謂悼念哥哥,意味着哥哥繼續被消費。假哥哥之名進行的一切,倒也多如繁星。紛亂中我看到的,是言說的貧乏。三月下旬,港樂的「光影留音張國榮」原是相當別出心裁的設計——選取《阿飛正傳》、《霸王別姬》、《東邪西毒》、《春光乍洩》的精采片段,配以管弦樂團的現場演奏,再現經典。其中中國吹管演奏家吳彤獨奏部分蕩人心魄,把《東邪西毒》配上〈立春〉、〈夏至〉、〈驚蟄〉三部分樂章,薰染得電影中黃沙萬里、長髮披面的鏡頭,跌宕有致。可是,整個「光影留音張國榮」最致命的是司儀,明顯不熟悉哥哥兼滿手貓紙(編者註:字條)講「爛gag」,場面降格如商場「一元拍賣」。原可以投影文字簡單解決的過場,「gag王」硬上弓,真教哥迷情何以堪。

另一個令人引頸以待的紀念演出,自然是橫跨3月31日到4月1日的《繼續寵愛‧十年‧音樂會》。《繼續寵愛》由香港群星致敬獻唱、電子傳媒即場轉播錄播,較諸年底的流行音樂頒獎禮更星光熠熠。Rundown尤其刻意把張國榮的歌曲按發表時間由近至遠獻唱,從黃耀明唱〈玻璃之情〉到張學友唱〈一片痴〉,觀眾其實已由 2003年的玻璃破碎墮地,走回1983年存在心裏的一片痴。《繼續寵愛》中,無論表演者唱得多好或多壞,愈是鐵證如山,哥哥再也不會回來了。令人更困惑的,竟是大部分觀眾聽眾都對〈玻璃之情〉、〈這麼近那麼遠〉、〈大熱〉、〈我〉、〈紅〉、〈如果你知我苦衷〉、〈由零開始〉等旋律出自哥哥手筆一無所知。2013年4月1日凌晨,臉書上忽然大量出現「我真係後知後覺」的搥胸之辭。

我想,即便同是悼念巨星,有了解、欣賞,也有純粹懷舊、湊熱鬧,甚至跑數。在天上的哥哥,看到這些紅塵中人忙着趕場摺紙鶴,一定像何寶榮那樣壞壞的笑了。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