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論節目始祖——李濤夫婦最近先後結束了手中的節目,算是為政論節目時代劃上了一個句點。

不少大陸人看台灣政論節目,開始很新鮮,後來感覺台灣天天都在搞鬥爭,很亂。而台灣人自己也早就對政論節目裏名嘴諸公誇誇其談、張嘴就來、言語聳動的行徑有不耐之感。

政論節目對台灣有沒有正面貢獻?當然是有的,我認為早在十幾二十年前「民主發展初級階段」的台灣社會,確實需要這樣的節目來引導人們學習怎麼質疑政府、官員與政黨,熟悉「反對」的權利。

只是時至今日,台灣早就邁入「民主發展進階階段」,民主的精髓不在於反對而在於選擇——選擇怎樣的政黨來執政、怎樣的政治人物為我們服務、怎樣的政策來執行。其實反對的目的不就正是在於選擇?告訴政治人物那個不是我們要的,我們要的是這個。只是在政論節目的引導下,進入民主發展進階階段的台灣人,仍以為反對、責備才是目的,就連政黨也都以為是如此。

我曾在臉書上看到一張圖,列舉了台灣社會過去對電力發展的諸多反對,無論風力、火力還是太陽能、核能,通通都反對。於是有臉友問,那台灣要靠什麼發電?

在各個議題單獨發生時,反對派都有足夠的理由說反對,加上台灣人乃至政黨、媒體的思維還停留在民主初級階段,以為反對才是民主,等到有人將過去在各議題上的反對都列舉出來時,才驚覺原來反對已經讓台灣走上了一條死路。

學習反對是民主人格發展的第一步,就好像小孩學走路必須要先會爬,而第二步才是走路本身。台灣社會已經進入需要人們學習選擇的時候,學習怎麼判斷一項政策雖有負面影響,但整體分析後,正面影響大於負面,於是作出選擇。好比雖然我不喜歡一個政治人物,但他確實是台灣社會需要的人才,不是嘩眾取寵,於是我選擇他。

至於大陸的微博,早在三年前我剛開始接觸時就曾在微博上面說過,它的功能與台灣的政論節目類似。人們在微博上獲取主流媒體不會報道與揭露的訊息,並透過網友們的意見交換與大V們的觀點,了解這樣的事情是需要質疑的,而且我有權利質疑。雖然微博會刪帖、遮罩,但在有限的曝光中,人們仍然可以一點一滴地學習到「反對的理所當然」,並且在許多次的謠言、大V們的荒腔走板中學習到反對也需要智慧。

我曾經多次看到有網友感嘆,微博看多了會覺得社會令人絕望、未來令人絕望。我總會想安慰他們說,其實這一切很正常,你只是還不習慣而已。但我還曾經多次看到有網友說,你們這些公知只會反對,難道不會提一些建設性意見嗎?我很想殘忍地告訴他們,你們連議政、參政的權利都沒有,反對階段還沒走完呢。

不過,可能我們大家都要深刻記住,民主給予人們的自由空間不是讓你為所欲為,其終極目標是透過這個自由空間作出選擇。台灣人現在太習慣反對,所有問題通通都是政府的錯,一方面怪責台灣經濟不好、薪資好低,反對一切開放與建設。在野黨恣意地享受着因為帶頭反對而獲取的政治利益,而執政黨乃至行政官僚僅僅為了不被反對而討好民眾。

看穿整件事,人們必須記住「自作自受」的道理,台灣人經常忘記自己身處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社會的一切結果,自己是有着不可迴避的責任。我認為這是一種民主人格不夠成熟的幼稚表現。

而大陸人長久浸淫在黨化教育思維下,常常忘記自己擁有反對與質疑的權利,實在是沒有必要替政府找藉口。

兩岸社會各自處於不同的體制下,對於自己的權利也有着不同運用,只希望台灣媒體在結束了政論節目所帶來的反對時代後,能夠真正走入民主發展進階階段。大陸也可以參考台灣曾經走過的路,思考如何善用微博所帶來的有限空間,將反對的權利做到最好的發揮。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