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一天佔領行動後,罷工工人仍死守碼頭閘口

 

文 / 黃麗萍   攝影 / 鍾卓明 Manson Wong

香港藍領工人發起六年來最大規模的工運,「佔領貨櫃碼頭」,反資方剝削。運動中,逾千名學生積極參與聲援行動,顯示公民意識在香港新一代正式崛起。

「到碼頭來聲援我們的學生已有一千多人!」「幸好有學生跟我們一起打這場仗,沒有學生的支持,這場仗我們可能很早就輸了。」

香港六年來最大規模的工運,3月 28日在葵涌國際貨櫃碼頭正式引爆。200多名碼頭業工人,不滿資方、李嘉誠旗下國際貨櫃碼頭公司及外判商,由 1997年至今一直剝削工人。工人薪金 16年來不加反減, 外判工每更工作 24小時,1997年薪金是 1300 至 1500 元,至 2003 年沙士時下調,現則只有 1150 至 1300 元。而工人的工作環境惡劣,連吃飯、上廁所的時間都被剝削。這一幕幕外人不得而知的黑幕,似乎只會發生在第三世界,而今卻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上演了十多年。

就在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有限公司,單是去年在本港港口錄得高達57.2 億元(較前年增23.9%)收益時,公司底層的工人卻長時間處於「不是人」的工作環境中。在碼頭工作的權
哥說︰「打風下雨,我們也照樣工作,我們是邊做邊吃,吃兩口飯又要工作,做完又吃兩口,有時下雨,炒飯變湯飯都要繼續吃,根本當我們不是人。工人為了養家,很多時敢怒不敢言,大家實在壓抑得太久。」

工運至 4月 3日,已進行了七日。面對法庭頒出的禁制令,和資方的威逼利誘,罷工人數不跌反增至近 500人。聲援的市民愈來愈多,涉及各階層,包括家屬、學生、教師、政界以及民間組織;並籌得 117萬元作為罷工基金,用來幫助罷工工人度過難關。香港對上一次出現較大規模的工運是2007年的紮鐵工人罷工,當時較少學生與社會的聲援。

而在今次工運中,學生成為最主要的聲援者之一,由對外發放碼頭工人苦況,到提供物資,以及擺街站向公眾籌款等,全是走在最前線。理工大學專上學院的葉子是其中之一:「工人其實很需要我們的支持,我們是代表着下一代的聲音,希望工人知道下一代在支持他們,香港社會也在支持他們,令他們感覺並不孤單。」

葉子向工人了解他們工作的情況,工人以煙盒代飯盒,示範如何一邊吃飯,手肘還要控制機器,葉子說:「很難想像有這樣一班工人被剝削了這樣久,都一直被大眾所忽視,香港一個這樣繁榮的地方,底下還有多少個工人為了香港的繁榮而被剝削?」葉子把碼頭工人的故事記下,「這些工人的辛酸史應該要寫出來,放到網上,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辛酸。」舉目四望,來支援工人的年青人並不是自成一國,他們走進工人之中,了解他們的辛酸,很多都自發地把工人的故事、現場的消息放到網上。

而工人亦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告訴不同的學生他們工作的情況,碼頭工人成哥說:「我以前以為香港社會人人都很冷漠,人人都只顧自己,又以為成日去抗議的「後生仔」得閒無事做,出來搞破壞,這次之後就明白他們其實為了什麼。」學生問:「那下次其他人要支持,你會否出來?」「一定會!別人幫過我,一定會幫回別人。」這次工運,受新界東北計劃影響的「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有加入聲援,受市區重建的順寧道居民也有走出來,理工大學的劉老師說:「雖然他們看似與工運沒有直接關係,但他們都有共同的經歷,都受過一班「不求什麼」的年青人或社會人士支援,他們形成了一個「基本盤」,當社會上有其他弱勢需要支援的時候,就會站出來。」

「學生在這次工運之中,把各公民組織連結起來」,劉老師指,她的不少學生都有參與這次工運。她說,從2008 年反高鐵運動到現在,學生累積了許多社運經驗,無論在動員、組織等方面都成熟了很多。顯示學生參與社運的公民意識正式崛起:「以前看到一些不公義的事,可能只會在電視的螢光幕後表現得很憤怒,卻不知該如何參與。但現在卻不同,只要看到不公義的事,一定會有年青人走出來組織、聲援。」她指,社交媒體在其中扮演了訊息流通的重要渠道︰「他們如果想參與只要上網看看Facebook,就知道最新的情況,以及需要什麼樣的支持。」

其實,早在工人罷工的一個星期前,已有學生組織在密切配合工會的行動。3 月20 日,碼頭業職工會和工友已在葵涌貨櫃碼頭請願,要求加薪,但公司沒有任何回應。3 月23 日,專上學生聯會和「左翼廿一」的成員到葵涌貨櫃碼頭招募工友加入要求資方加薪的行動,此舉團結壯大了工人的力量。3 月28 日,無限期罷工正式展開,有超過200 名工人參與,而學生的支援工作卻從未止息。

各學生組織會嚴密分工,前學聯副秘書長楊政賢指,學生組織會一起協調分工,擔任不同的工作。學聯負責動員各大專院校的同學到碼頭支持罷工,並安排人手到街站收集捐贈的物資;中大報社負責物資的管理;而左翼廿一則負責「文宣」的工作,即撰寫和收集文章去向公眾解釋來龍去脈,以及分析背後的社會問題,製作傳單,支援工人需知等以方便市民到場支援,並發放最新的工運消息。有份參與聲援的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鍾耀華指:「在罷工的第一天,學聯已經聯絡我們及其他專上院校的學生組織開會,讓我們動員更多同學到場支持,並商討如何進一步支援工人。」

除了前線的支援,還有後勤的崗位,楊政賢與另外一個學聯的成員,頭四天罷工都沒有去罷工現場,因有更重要的任務:「我四天都留守在中大學生會,所有有關罷工的消息、學生寫了有關罷工的文章都會傳給我,然後我整理好之後就會在學聯與左翼廿一的 Facebook及網頁發放開去。」他笑說,幾乎每天醒來都是因為有情況要更新。

有系統地發放資訊,令這次罷工的消息發布得很快,上星期五參與遊行到碼頭聲援的學生只有幾十人。到了星期一,即 4月 1日,學聯已召集到超過一千名學生和社會人士遊行到碼頭聲援,而來自社會各界的罷工基金幾天內亦由數萬元,增加至現在已超過 117萬元。

4月 1日,工運進入關鍵時刻。外判商仍然不肯與工會代表談判,國際貨櫃碼頭有限公司更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限制工人與聲援人士進入碼頭。保安人員上午開始向在場人士派發傳單,限所有人於中午十二時前離開,大家都擔心隨時會有清場行動。這個消息迅速於網上流傳,不少學生、社會人士,在中午趕來聲援工友。

在一千多個學生、社會人士下午加入聲援之後,就陷入一個漫長的等待,法庭於三時開庭,決定是否頒布禁制令。如果碼頭公司成功申請,意味着工人和學生繼續留守的話,就是違法行為,而清場的行動亦都會隨之而來。而工人連日來面對的壓力亦愈來愈大,外判商利用不同的手段向工人施壓,外判商要求工人翌日復工,否則永不錄用。手停口停的工人,可以撐多久?各大專院校的學生齊集開會,討論下一步如果支援工人。

晚上九時,法庭最終宣布頒佈臨時禁制令,限制工人與支援人士進入碼頭範圍,工人難免顯得有點擔心。有學生問碼頭工人:「你們會放棄罷工嗎?」「學生都未放棄,我們怎能夠放棄?我們會堅持到底!」中大學生會會長鍾耀華指,學生會繼續全力支援工人罷工,學聯已安排同學輪流擺設街站,收集物資。各大專院校的學生組織亦會於各院校內發起物資收集,並呼籲同學到場支援工友及捐款到罷工基金的戶口,與工人一起堅持到底。

對於有報道揭發和黃是「假外判」,指幾間外判公司其實亦是和黃擁有 ,國際貨櫃碼頭公司董事總經理嚴磊輝是外判商的董事之一,鍾耀華感到憤怒,原來外判商是和黃「自己人」,認為嚴磊輝欺騙工人,要求嚴盡快出來給予工人一個交代。

罷工工人與到場聲援人士,一起舉起抗議李嘉誠,反「禁制令」的標語

多間大專院校的學生到場聲援罷工工人

經歷過六日佔領行動,有樂隊到場表演以示支持

經過持續數天的通宵佔領後, 工人顯得疲累

面對資方不肯讓步的強悍態度,工人顯得很無奈

市民送來鮮花表達對工人的支持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