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9 月19 日,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內閣合照

 

文 /畢研韜

自由亞洲電台藏語部主任阿沛·晉美被解職的事件暴露出流亡藏人政府面臨着路徑選擇、社會團結、制度改造等多重難題。流亡藏人社會也需要社會轉型。

2012年 11月 1日,位於華盛頓的自由亞洲電台藏語部的主任阿沛·晉美(Jigme Ngabo)突遭辭退,引發軒然大波。藏語部絕大多數員工簽署聯名信,請求晉美留任。一起被辭退的藏語部記者嘉央諾布 (JamyangNorbu)連發數文,披露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隱情。有論者稱,晉美事件將流亡藏人長期積壓的矛盾公開化了。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監督和調查委員會主席達納·羅拉巴切(Dana Rohrabacher)分別致信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委員、眾議院預算委員會委員、自由亞洲電台台長利比劉(Libby Liu)和西藏流亡政府司政(以前稱「總理」或「首席噶倫」)洛桑桑蓋(Lobsang Sangay),表達對晉美事件的關切和不滿。2013年 1月 16日,羅拉巴切發布新聞稿稱,「有證據顯示這是在外國影響下做出的決定」。據說,美國國會已對此展開調查。還有「知情人」稱,晉美已聘請律師討說法。

晉美事件是觀察流亡藏人社會的絕佳機會。數月的跟蹤調查使我進一步了解了流亡藏人複雜、脆弱的生存環境,初步感受了流亡藏人內部的矛盾與紛爭。從內部看,流亡藏人面臨着民主化和現代化的巨大壓力;從外部看,世界格局的調整正給藏人「救亡圖存」大業帶來新挑戰。

進步與守舊

流亡藏人要繼續其未竟事業,就必須首先適應急劇變化的時代,訴求多元化對「政教合一的民主制度」的挑戰。流亡初期,流亡藏人對達賴喇嘛頂禮膜拜,極少質疑。但今天,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受到愈來愈公開、愈來愈直接的批評。在流亡社會轉型的當口,阿沛·晉美竟然「向獨立派人士和反對聲音提供講台」,必然讓流亡政府中的保守官員們震怒。

1998年,晉美在接受旅法作家、自由撰稿人安琪採訪時暗示,達賴喇嘛已被傳統神化。他直言不諱,政教合一制度不是一個很好的制度。這種制度已經不太適合今天的世界了。他大膽放言:西藏的活佛轉世制度,我覺得也要改變。晉美不怕犯眾怒,竟敢質疑「西藏人建寺廟的狂熱」:「很多人都去當喇嘛、當尼姑,一生積蓄下來的那麼一點錢,都放到寺廟去了……我特別同情這些人,你用這些積蓄改善生活也好,蓋個房子也好,幹什麼非得交給寺廟?」

關於藏民族的歷史文化遺產,阿沛的態度頗為開明,「如何在繼承的過程中不排除現代各個民族的不同文化,既吸收新的東西,又把舊傳統裏的好壞分清楚,這是藏民族面臨的一個非常重大的課題。能不能接受這個挑戰,是一種很大的考驗。」閱讀安琪的這篇採訪,我開始欣賞晉美的獨立人格:「流亡藏人的宣傳工作也很厲害,西方傳媒比較傾向於相信這些。因為中共的聲譽不是特別好,所以中共的宣傳很多人不相信。」

晉美事件發生後,部分媒體和藏人直指幕後的西藏流亡政府。2012年7月初,洛桑桑蓋率團到訪美國,特地與美國廣播理事會總裁邁克爾·米漢、國際廣播處處長理查德·德德洛博會面。有評論者稱,2012年 7月和2012年 10月 23日,有人看見自由亞洲電台台長利比劉和洛桑森蓋兩次在倫敦見面。一個星期後,晉美被解僱了。有人質問:他們談了什麼?這些會面和晉美被解僱有關係嗎?洛桑桑蓋的綠卡和房產也遭受質疑,甚至他和利比劉的私人「關係」也被曬出來。

達賴喇嘛在美國華盛頓自由亞洲電台的直播間

救亡與啟蒙

流亡藏人面臨的救亡與啟蒙困境,是由流亡瑞典的漢人作家茉莉女士首先提出來的。直到今天,由於慣性和利益使然,流亡政府依然把救亡圖存作為最高使命,而在啟蒙與創新方面着力並不太多。

茉莉認為,「救亡與啟蒙,二者不但不矛盾,而且有深刻的內在聯繫。一旦西藏人都獲得自由、民主和平等的價值觀,會更有力地投入救亡之中,推動西藏民族的自救運動。」 在茉莉看來,阿沛·晉美和他領導的自由亞洲電台藏語部「很努力地面對救亡與啟蒙這兩大歷史任務。」安琪認為,阿沛 ·晉美為捍衛新聞的中立、公正原則,刻意與西藏流亡政府保持距離。保守的流亡藏人卻認為,自由亞洲電台藏語部就應該捍衛流亡藏人的利益。這或許是最初的紛爭起因。

令人欣慰的是,藏族作家唯色對茉莉的觀點不僅認同,而且表達更為直率。晉美事件發生後,唯色對流亡政府的反省達到了相當高的境界:專制權力「絕不只是指共產黨專制政權或任何國家權力,事實上,受到壓迫與迫害的流亡政體的權力,往往也會變成另一種專制的化身。或者說,在這之間,存在着一種共生的關係,相互需要,相互寄生,相互並存。至於真正的獨立、自由的思想,總是受到『排斥與打擊』」。

在達賴喇嘛辭去政治職務後,流亡政府的國際號召力面臨考驗。藏人事業如何破局?境內外都有藏人在苦苦探索。境內藏人的自焚、民間組織的「拉嘎運動」、流亡政府新近組織的「團結運動」,都未能引起國際社會足夠的關注。在當今世界,國際博弈的四大武器是外交、信息、軍事和經濟(合稱 DIME),流亡政府僅靠信息武器顯然難以成事。值得關注的是,海外藏人在努力吸取國際上最先進的抗爭策略,而北京方面接收新思維的阻力太大、成本太高。

在晉美事件發生後,唯色、嘉央諾布等藏人發文聲援晉美,但這些文章都遭到保守藏人的指責。反對者的邏輯是,在藏人事業面臨危機的當下,把藏人內部的紛爭公開化,既不利於藏人社會的團結,還給中共留下宣傳口實。更有甚者,嚴詞指責唯色挑起藏人內鬥、「抹黑 RFA和流亡藏人社會」、「使中共從中漁利」。

金援與募捐

2013年 1月 19日,美國議員達納·羅拉巴切發布致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桑蓋的公開信,對司政和藏人其他領導人試圖操縱自由亞洲電台新聞報道「表示憤怒」。羅拉巴克寫到,「你和其他藏族領導人所採取的行動,正在侵蝕美國國會對藏人事業的支持。你和你的同夥必須立即停止針對自由亞洲電台及其忠誠的、勤勉的藏族美國員工的詆毀性言論和有害行動。」羅拉巴克強調,「我不會容忍你或你的同事實施任何陰謀,來剝奪自由亞洲電台提供的藏人公開辯論的樂趣及信息的自由交流。」 他補充道,一項嚴重的指控說,「美國向藏人提供的資助可能已被亂花。如果美國的援助已被不當使用,甚或進入中共和西藏權力經紀人的口袋,我將會知情,並將採取行動。」羅拉巴克的公開信指,2012年美國政府對流亡藏人的資助為 750萬美金。

洛桑桑蓋是西藏流亡政府首位民選司政,羅拉巴切給他的這封信措辭嚴厲,教訓意味極濃。這一切如發生在正常的國家之間,後果是極為嚴重的。羅拉巴切致洛桑桑蓋的信發出四天之後,西藏流亡議會強硬回應羅拉巴切的公開信,稱「對地位尊崇的閣下在信中使用如此詆毀性、駡街式的語言深感痛心」,對閣下在司政回應您的質疑之前公開信件內容「深感震驚」,對您指責流亡政府亂花美國資助「感到吃驚」。

但也有流亡藏人辯稱,羅拉巴切是美國眾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監督與調查附屬委員會的主席,有權力予以監督、質詢。有藏人自我解嘲,即使對美國高官、上將,議員們也會使用咄咄逼人的語氣質問。「考慮到美國對流藏人事業的重要性」,絕大多數藏族評論者都極為謹慎、相當克制。還有藏人稱,流亡議會的回應過於草率,公關技術含量低。有藏人怯怯地寫道,「羅拉巴切寫給洛桑桑蓋的信件能否更加婉轉?」

晉美事件折射出西藏流亡政府與金援國美國的複雜關係:流亡政府需要資助,美國金主財大氣粗。羅拉巴切的邏輯是,如果流亡政府干預自由亞洲電台的運作,美國政府就會重新考慮對藏人的援助。流亡政府沒有自己的財政收入,所以羅拉巴切的威脅正中要害。晉美事件發生後,莫拉 ·莫伊尼漢直言不諱,「自由亞洲電台是美國納稅人資助的,不是為達蘭薩拉工作的非政府組織。」她在另一次評論中提醒說,「(自由亞洲電台)是美國納稅人買單的吧?」

權鬥與未來

晉美被解職後,現居澳大利亞的藏人安樂業評論說,「西藏高層貴族人士善於利用他人絆倒『不欣賞』的人,而且,很善於製造出堂而皇之的理由。」「中共間諜」就是抹黑對手、排除異己的「一種慣用手段」。大寶法王噶瑪巴自抵達蘭薩拉之日起,就被貼上了「中國間諜」的標簽。這次,阿沛·晉美又被指為「中共間諜」。有趣的是,這次也有部分藏人暗示流亡政府高層「通共」、向中共表明「招安的赤誠心情」。

安樂業語出驚人:某些流亡藏人高官把佛教「視為一種應付眾人的手段」。對常人而言,此說無異於洪水猛獸,但對政客而言,佛教本來就是一種戰略工具:對內,可用於操縱認知、凝聚人心;對外,可用於樹立形象、建立聯盟。半島電視台新聞網 1月 11日刊文稱,中國和印度已把佛教當作在亞洲競爭的武器。上世紀中葉,美國人曾把藏傳佛教當作圍堵中國的一種工具。目前,針對藏人自焚,立場不同的佛教徒的解讀針鋒相對,藏傳佛教事實上已成為鬥爭工具。

在晉美事件上,嘉央諾布在《捍衛袞頓,自由RFA》一文中暗示,達賴喇嘛已成為某些政客擴大權力、鞏固地位的一種政治資源。安樂業則更進一步:「他們把高舉擁護『達賴喇嘛指示』來否定達賴喇嘛偉績的舉動由來已久」。在達賴喇嘛退出行政管理、流亡社會民主化初期,藏族流亡社會是否會加速分化?派系勢力會否逐步坐大 ?從長遠看,黨派政治能否成為選項之一?西藏流亡政府在失去達賴喇嘛光環的前提下,如何贏得國際支持和內部團結,是對流亡政府政治智慧與生存能力的最大考驗。

眼下,流亡藏人還面臨着生存壓力、身分困境、路徑選擇、社會團結、制度改造、形象維護等難題。每一個民族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都會面臨不同的困境和壓力。在很大程度上,不斷突破困境的過程,就是該民族引以為豪的歷史。目前,將藏人自焚運動轉化為利己的運作資本,爭取重啟與北京的「對話」,來為新政府的合法性(Legitimacy)「背書」,應是流亡政府孜孜以求的一大目標。在社會轉型期,流亡藏人社會早一天完成蛻變,就能早一天掌握生存與發展的主動權。
(畢研韜系海南大學傳播學研究中心主任、國際戰略傳播學會理事長)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