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4000多名市民遊行支持工人罷工

 

文 / 黃世澤(香港時事評論員) 攝影 / 鍾卓明

香港自 1967年暴動以來,甚少有牽動人心大型工潮。最近葵涌貨櫃碼頭工潮卻得到社會普遍支持,顯示社會已厭惡大財團壟斷。

在香港,工會要搞工運搞成大型群眾運動,本來不甚容易。一方面,香港的工會不像其他國家的工會,集體談判權受到法律保障,工人亦會每月撥出薪津若干部分作為工會營運經費。在香港擁有強大實力,不受北京方面控制,又可以與資方硬碰硬的工會,一般都是擁有豐厚財源的中產工會,像擁有大型超級市場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以及有國泰空中服務員協會。

工會缺乏資源向員工發放罷工津貼作長期抗戰之用,加上香港大多數人,特別基層,都懼怕被僱主秋後算賬,因此,自 1967年暴動以來,香港甚少牽動社會人心的大型工潮。只不過,最近葵涌貨櫃碼頭的工潮,卻普遍得到市民支持。本來貨櫃碼頭工人工會沒有罷工基金支援,在香港職工會聯盟協助下成立的罷工基金戶口,竟然得到不少市民捐助,基金截至4月10日為止,已經累積了四百多萬的捐款。而捐助的人,當中不乏以往很難想像他們捐助罷工的中產,例如律師、醫生,甚至商人。

葵涌貨櫃碼頭工潮得到市民的普遍支持,表面上難以理解。但只要大家留意到工潮演變成針對和黃集團的杯葛行動,不少罷工支持者,都將矛頭直指這次爆發工潮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最大股東和記黃埔集團,以及集團的大老闆李嘉誠,就不難理解這次工潮為何會演變成大型社會運動,甚至反映了整個社會對大財團壟斷的厭惡。

李氏力場笑話的背後

正所謂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市民對李嘉誠為首的財團厭惡並非由葵涌碼頭工潮開始。香港人很早已經透過互聯網表達對財團治港的不滿,而最早的抗議行動,來自一個叫李氏力場的笑話。

在 2006年,颱風派比安吹襲香港,當時香港普遍地區的風力已經達到天文台需要發出八號風球(八號烈風及暴風信號)的程度,在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帶,甚至出現有垃圾桶被吹到撞到途人的情況,在香港天文台發出八號風球時,香港所有辦公室都會強制下班,讓員工回家避風。但當時天文台卻沒有因應香港天氣情況發出風暴信號,當時網民就以《新世紀福音戰士》AT力場的情節,換上由李嘉誠的名字,變成了李氏力場。指李嘉誠暗地裏研發了媲美 AT力場的李氏力場,令香港不受颱風吹襲,暗諷天文台這個政府部門變成了商界傀儡,不顧市民安全。自此這個惡搞,幾乎為每位香港網民所認識,甚至天文台曾經要就這個笑話背後的傳聞在傳媒面前作公開澄清。

由於八號風球發出後,香港的貨櫃碼頭必須停止交收貨櫃,會造成一定的損失,因此網民將政府不發出八號風球的最大受益者指向李嘉誠並非完全沒道理。

當然由氣象學角度,李氏力場這個笑話沒有任何根據。但李嘉誠之所以成為眾矢之的,因為李嘉誠在香港已非純粹一個地產商,他所擁有的產業幾乎涵蓋香港人生活不同領域。除了樓房地產,由電訊、電力、超市、藥妝店購買日用品,幾乎都難以避免讓李嘉誠賺你的錢。香港雖然地產霸權不少,但只有李嘉誠才會如此在香港幾乎去到無孔不入的地步,令香港人覺得每個人都為李嘉誠打工。

香港有其他大地產集團擁有其他公用事業,像恆基兆業擁有煤氣公司,新世界旗下的新創建,與控股公司周大福共同擁有城巴和新巴兩間專利巴士公司,新鴻基地產亦擁有九巴。恆基兆業的煤氣公司以抄錶員待遇一流,以及經常捐助政黨和慈善團體活動聞名,城巴和新巴一直服務水準不錯,城巴甚至在票價比較平的情況下,仍因賺錢太多,連續兩年要按政府協議提供車費回饋。而新鴻基地產旗下九巴雖然評價不佳,但新鴻基地產本身較為低調,因此亦非市民憎恨對象。

而由李嘉誠擁有的財團,服務質素沒幾間得到特別好評,價錢亦不見得特別便宜,像港燈的電費就比中電來得貴,而港島區民眾是沒有任何選擇權,但李嘉誠卻常對市民的批評作出具恐嚇性質的批評,在 2000年,李嘉誠便曾公開發表撤出香港投資論,他這番話引起香港社會極大迴響。亦因為李嘉誠過往曾發表撤出香港論,因此香港市民與李嘉誠旗下財團的關係,長期以來都相當緊張。李氏力場這笑話反映的正是香港公眾對李嘉誠的印象,覺得他為了賺盡市民一分一毫,可以不理會市民的安全,包括在風暴下仍然要繼續上班。他在香港公眾心目中的形象,一直都相當差。

新仇舊恨一筆清

本來香港人就覺得李嘉誠旗下公司對待員工的作風刻薄,在網民心目中的印象更甚,因此貨櫃碼頭工人在facebook上的專頁「碼頭的辛酸」上訴說工人慘況時,很快便能說服公眾支持。甚至像無線《東張西望》之類娛樂節目偏幫資方都無助扭轉公眾的觀感,相反還有火上加油的作用,因為很多網絡世代的人最不相信正是無線。多次在大型公眾集會狙擊無線新聞報道行動,都是網民的傑作,就可以見到網民到底有多討厭無線。

而香港國際貨櫃碼頭董事總經理嚴磊輝的言談,更令公眾更一面倒支持工人一邊,因為他的言談態度囂張,甚至不合邏輯程度挑戰不少中產市民容忍程度,加深了市民對李嘉誠旗下公司的厭惡。

而貨櫃碼頭工潮發生的時間,香港正值樓市最失控的時間,香港的物業售價以至租金水平,都並非在公眾可以接受的程度,不少中產都身受其害,甚至中產現有的薪酬,與他們可以享受的生活水準是不成比例,因為香港的租金水平實在太高,這也是所謂地產霸權論述迅速得到公眾接受的原因。

在這個背景下,更令市民願意去支持工人罷工。市民未必百分百認同工人的訴求,但他們樂意支持正面與李嘉誠對抗,並且令他難堪的行動。在 4月 7日居然有四千多名市民在港島遊行支持工人,以及四百多萬罷工基金捐款,都反映出這種民氣。

對李嘉誠也好,對香港的大財團也好,這次葵涌貨櫃碼頭工潮無疑是一個里程碑,如果樓市情況不變,而他們仍然不改變賺錢手法,仍然令市民感覺他們搾盡市民一分一毫來賺錢的話,香港人並不會再忍耐,他們會出錢出力支持任何令他們難堪的人。

若然富豪們錯誤判斷當前的政治形勢的話,麻煩肯定陸續有來,甚至日後的工潮將會越來越麻煩,畢竟時勢已經在變,香港人已經變得相當不耐煩,並不打算忍下去。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