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周之前,安替曾在《陽光時務週刊》第 43期撰文《革命的推特,維穩的微博》,認為微博是中央政府向地方和部門施壓的工具。文中所舉例子大都不虛,不過作為微博運營方的新浪,底氣卻未必有那麽硬。

所有科技公司發展到一定規模,都會有負責政府公關的部門,如果恰好是做新聞的網站,還要有專人與當地的互聯網新聞辦公室接口,接受監督,提前通氣。我們不妨將作為一家網絡新聞門戶網站的新浪與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在對待政府公關的表現上試做比較。

對於新浪微博出現的敏感信息,往往地方實權部門一個電話打到新浪即可解决,但在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方面,基本都是要碰釘子的,除非已經驚動了中央,而像安替文中提及的王立軍事件或是鐵道部,只能自求多福。

涉及敏感信息的技術處理,百度要比新浪微博遊刃有餘。搜索引擎抓取網頁時本就要進行「轉碼」——相當於修改網頁的樣式和內容,對於敏感信息可以在抓取規則、搜索結果權重以及快照處理 3個階段進行處理。而新浪面對微博平台層出不窮的發言,雖然可以設置關鍵字過濾,搜索屏蔽等方法,但更多只能進行單一的人工審核方法——而且是事後審核。

究其原因,百度搜索與新浪微博在言論控制的表現差異,主要是由兩者產品形態和商業模式决定的。

百度不願直接處理删帖需求,並不代表不能在百度搜索中隱匿信息。國內有無數個處理百度删帖業務的公關公司,具體方法包括直接删除網頁和快照、降低搜索結果權重、投放垃圾信息稀釋搜索結果等等,視事件大小和傳播情况報價從幾千到百萬。各種地方官員和邊緣部門幾乎是這些公關公司的主要客戶。(編者按:內地《新世紀》週刊特稿《删帖生意》,描繪出一條由公關公司、門戶網站中高層聯手操縱的龐大删貼產業鏈)

在中文網絡佔有壟斷地位的百度,對地方官員的删帖態度强硬,給這些公關公司留出了商業空間,他們緊密地圍繞着百度形成了一個商業生態。對搜索引擎而言,只有全網的網頁、站點、信息流足够多、足够繁雜時,搜索引擎才有價值;只有各行各業競爭足够激烈時,搜索引擎才能更容易賣出廣告。基於這個邏輯,搜索引擎鼓勵用戶多發言:鼓勵傳謠、也鼓勵闢謠,甚至鼓勵因為傳謠闢謠而產生的商業交易。從這個角度來說,搜索引擎天生帶着無政府的基因。

但 Twitter和微博等類社交媒體產品則必須自己一手操辦傳統出版、web2.0站點、網絡廣告平台等事務,其中以顛覆和替代傳統廣告平台的商業收益最大。類 Twitter產品的未來是什麽樣沒人知道,但最理想的狀態無疑是所有的互聯網活動全部在這個平台上進行——這樣把搜索引擎的生意也搶了。所以微博不需要外圍的商業生態,只要把自己做大做全。

此外,百度與新浪微博對於敏感信息不同的處理態度,還和其具體業務上的掣肘有關。

對於百度而言,其廣告業務全部由代理公司銷售,其他業務也全部在線上進行,因此除了受到中央的管制外,基本不需要和任何地方部門打交道。具體在某城市的業務,也是把商業經營權賣給當地的一家公司。甚至有時會出現客戶直接向百度投放廣告,繞過自己本地的代理商引發矛盾的事情。在這個情况下,地方公權力根本沒法影響到百度。

新浪則完全不同。新浪微博自創立之初,就面臨各種傳統互聯網平台和其他微博產品的競爭。新浪微博在全國各個城市都設立了自己的推廣和經營機構。而從去年開始大規模商業化以來,新浪微博更是少不得和各種地方政府以及地方媒體(在二三線城市,最大的地方媒體無一例外是黨媒)合作。在這種局面下,只要是和微博在地方上的商業業務有關的官員(多數是宣傳官員),都可以對新浪微博提出河蟹(和諧)的删帖訴求,而且這些訴求往往很容易實現——因為新浪微博的商業經營狀况並不好。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