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作為薄熙來、王立軍前驅的先鋒大將們,深信還會有大有作為的空間。在他們眼裏,當代中國本就是一個流氓的天下,至於這種流氓化對社會的危害,對中國民族在當代普世文明潮流中發展與自立的惡果,這是他們在所不計的。

中國近代史可謂內憂外患,而激勵一代代青年奮起圖強的動力之一,是對中國民族文化價值與歷史的信念,並冀望以更宏大的時代和世界眼光創造新文化,締造新文明,從而振興國族。因此,在近現代史的活躍人物身上,以及當時的政治與社會行為領域,即使如聲明不堪的軍閥、政客及「反動分子」一類人,多少總能看到一些舊文明熏陶的痕跡,一些令人意外的舉止個性。這是近年所謂「民國範兒」流行的歷史原因。究其原因,當代生活的粗鄙、野蠻和暴戾實在達於極點,在各種冠冕堂皇的名目之下,真正洶湧澎湃、盛囂塵上的,其實是一股社會的全面流氓化和重新蒙昧化的巨浪。

自網絡興起以來,中國公眾針對社會熱點問題和牽涉重大公共利益的議題和話題進行網絡大辯論。這種被籠統地稱為「左」、「右」意見交鋒,十餘年來,已經從虛擬空間的戰爭蔓延到社會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變成了真實的社會對立和鬥爭運動。

所謂「右派」堅持近代以來國家、 社會轉型以及自由、民主、共和民權的信念,並且在內外政策領域均主張對權力建構全新的體制監督系統,不承認來自蘇俄「一聲炮響」的意識形態教條。所謂「左派」則與此完全相反,他們運用的理論與話語庫純粹來自文革極左路線,在內外政策以及辯論策略領域都採取了照抄文革造反派的戰略和戰術。

在上述「左」、「右」戰爭中,人們看到,所謂「左派」除了理論上的蒼白和強詞奪理,而且他們規模巨大的水軍組織日常進行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在各種網站,對有代表性的自由主義言論者進行以語言暴力、人身攻擊為主、不堪入目謾駡為基本內容的壓制作戰。文革和紅色政治興盛時期的各種流氓化話語策略與語言武器都一一復活:「漢奸」、「特務」帽子滿天飛,西奴的虛擬絞刑架,針對對方家人及生活的肆無忌憚的誹謗和侮辱,這些攻擊甚至發展到直接的人身安全威脅的程度。這成了 21世紀互聯網時代一個令人尷尬的奇觀,也表明着我們所說的社會流氓化的進程。

令人深思的是,當局對「左派」們表面打着紅色旗號,實際上對他們的歷史形象和道義資源明顯損毀的現象態度卻極其曖昧。去年圍繞釣魚島而起的反日示威運動,變成了以紀念毛澤東9月9日誕辰日為邏輯起點的極左社會運動,打砸搶行為公然登場,而警方在情報天網的護駕下,卻束手坐視。

這一出「9 ·15」的全國性大騷亂,無論就其政治綱領,還是社會後果而言,都絲毫不亞於當年納粹的「啤酒館政變」,乃新世紀中國的極左秘密政治派別,赤裸裸展示全國力量和進行野蠻示例的舉動。但整個事件期間,不僅當局態度曖昧,事後的查究也是雷聲大雨點小,就像對待文革的態度一樣,籠統模糊地否定,卻對其實質性的危害諱莫如深,也不許社會對之進行深入的討論。從這一案例中,人們或許可以看到中國當代社會流氓化和蒙昧化的真正根源:權力體系的理論基礎和行為模式本身就包含着反文明的基本特徵。

社會和網絡上的語言暴力只是公權本身濫施暴力的一個後果而已。更觸目驚心的還是在現實生活層面,特別是在各級、各系統公權的施行方式之中。回顧這些年來最印象深刻的社會事件,無論土地房屋拆遷,環境公共示威集會,還是單個個體的意見表達,稍有公共示威表達,必然警棍與瓦斯齊飛,鮮血與哀嚎並起。長期的維穩政治既赤裸裸地摧毀執政黨最起碼的道義地基,也最有效地形成公權自上而下的行為風氣。在這樣的暴 力治理之下,如何可能有和諧、揖讓與彬彬有禮的社會風氣?

公權的流氓化,除了無信義和殘暴,還有更直接的證據。人們經常可以看到,強力執法事件造成罪行的主角往往是「萬能的臨時工」,也就是公權部門在法定編制和職權崗位之外擅自聘用的社會人員。這些人往往心狠手辣,毫無顧忌,是各種亞社會、黑社會組織與公權的結合橋樑。何況現今的權力體系從未服膺過法律至上的法治信念,其基本理論和最高政黨綱領均毫不隱晦地宣示:公權是暴力機器。更有令人哭笑不得的網絡曝光案例,堂堂政府竟然暗中僱傭服刑中的犯人充當網絡水軍!問題是,一個以歷史正義和社會公正守護者自詡的政權,如此借助社會犯罪之手以實現自身的政策目標,以對普通人民財產和生命的酷烈剝奪為不經意之事,那麼,其自身要維持體制內基本的政治倫理和體面,如何可能?

所以,人們看到了當代中國政治最可怕的一面,兩會代表公然在億萬目光下胡說八道,身居負責高位的領導者無視自己幾年前的政策承諾,當眾撒謊,而各級機關衙門的官員兇暴甚於帝制時代的胥吏,可各種王立軍式的大大小小酷吏、打手走狗,雖其智識與道德均遠低於平均水準,卻反而能一帆風順,升官發財。因為只有這些納粹人皮軍醫式的人物才能不顧基本人性、尊嚴、理智和常識,乃至最起碼的天理人情,在上級命令下對手無寸鐵的同胞砍瓜切菜。後世的歷史學家或許會非常困惑於這種罕見的權力現象:執政當局正在鼓勵和推動以加速自我毀滅的方式削弱本來基礎薄弱的權力。

問題關鍵是,要理解當代中國權力體系的流氓化特徵,必須深入權力的歷史加以考察。實際上,稍具紅色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在現行權力體制建立的過程中,當代的大規模血腥暴力治理可謂基本模式。而作為社會動員超級武器的「階級鬥爭」、「翻身」的政策則為政治暴力賦予了史無前例的粗鄙、殘忍和反文明時代特色。無論早期的「打土豪、分田地」,還是後來的「土改」和「鎮反」,實際的進程與事後建構的美化敘事都有天壤之別。而今日在政治上被執政黨自身所嚴肅決議否定的「文革」,不僅無關文化,反而恰恰是三千年來中國歷史上從所未有規模、廣度和烈度的文化摧殘,幾使整個民族兩代新舊文化人身殉故國。慢慢地,從權力至上到權力值錢,暴烈發家,公權的暴力和殘暴彌漫到社會和個人的頭腦中。而社會從此也陷入至今尚蒙其害的無禮、無文、無品、無信仰、無信賴和無根本意義的境地。

從上述現實和歷史的簡單敘事 中,人們不難理解網絡興起以來的新文革憂思。那些在大街上打人的教授(編者按:指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教授韓德強)是有人聘任的,而「出口成髒」的北大教授(編者按:孔慶東),乃至與薄熙來王立軍等狼狽為奸的人們,之所以事後毫無顧忌,反而更高調顯示存在,不過是因為他們本身是權力的化身,是那些投資和暗中操縱這些網絡納粹領袖的人們的工具。幕後人因為時代變了,行頭也變,因此不方便出來對眼下的「黑幫狗崽子」們破口大駡,使用雞鳴狗盜似的小動作,而那些血口噴人的新極左教授、名流們無外乎是在替背後如薄王一類人罵人而已。

如此,薄王雖然垮台了,但類似薄王的操縱者、贊助人和幕後的政治流氓依然大把,那些為薄王前驅的先鋒大將們深信還會大有作為空間。在他們眼裏,當代中國本就是一個流氓的天下,至於這種流氓化對社會的危害,對中國民族在當代普世文明潮流中發展與自立產生什麽惡果,這是他們在所不計的。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