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一些男性同胞總想「操」日本女人。也難怪,獨自在日本,老婆或女友在國內,身邊也沒法找到伴侶。在外國,中國男人是不得女性同胞青睞的,女性同胞一旦「鯉魚跳龍門」,就活絡了,可以找外國男人。所以中國男人只能去妓院「操」日本女人。去日本的中國男人應該算是幸運的,去西方的,往往更加困頓。我即將出版的長篇小說裏的一個人物到了西方,深感搞不定人高馬大的西方女人,只能在夢中惡毒地把她們翻來翻去,精疲力竭。

為什麼「操」日本女人?敢情是日本女人搞得定。有句話「吃中國菜,娶日本女人」,這裏講的是日本女人的溫柔,溫柔就搞得定,但同時,這搞得定的又恰是日本女人。中國人對「日本婆」是感覺複雜的,就好像對「小日本」感覺複雜一樣。日本強大,但又曾經是我的兒子;日本人是強盜,但他們的女人又可「操」。

不要指責我念頭下作,「操」日本女人的意念確實搬不上枱面,也沒有人願意承認,雖然中國早有「國駡」。但有一種相似的意淫,卻是堂而皇之搬在枱面上,在眾目睽睽之下上演的。這些年,抗日影視劇充斥着中國大陸螢幕,創作者絞盡腦汁要榨出殺、奴、虐的兇惡來。比如有部電視劇叫《箭在弦上》,創作者讓兩個反派被幾支弓箭釘在樹上射死。「就是想告訴大家,日本人就是變態的豺狼,必須趕走。」編劇說。我倒不知道是誰變態,誰是豺狼了。

據報道,2012年9月「釣魚島事件」升級時,橫店影視製作有限公司根據所拍電視劇的畫面,連夜製作了一段視頻,名為《美女射鬼子!射,射,射!》。視頻中女主角手持弓箭,在 1分 27秒內射殺了 34個持槍鬼子。美女射鬼子,真是煞有意味,不是鬼子射美女,也不是美女找鬼子射,跟我在日本見到的情形恰恰相反。

那個《箭在弦上》的編劇還標新立異,讓「冷兵器對抗熱兵器」:「我們就是要塑造英雄,觀眾需要英雄,弓箭並非完全不能戰勝槍械。」他還計劃繼續推出「冷兵器對抗熱兵器」的電視劇,例如大刀、紅纓槍等。另一部叫《抗日奇俠》的電視劇,也是讓中國人以「鷹爪功」、「綉花針」、「綿沙掌」、「金鐘罩」和「鐵砂掌」戰勝了日本鬼子,而讓意淫達到巔峰的是,主人公居然能够徒手就將一名日軍撕成兩半。

實際上,中國從來就沒有戰勝過日本。所謂「二戰」的勝利者,勳章應該掛在美蘇胸上。共產政權的建立更是得益於日本入侵。對日本,包括毛時代的其他外交,其實只是嘴上硬,行動上軟。至於近年來 GDP超過日本,誰都知道真相如何。即便講軍力,咄咄逼人的中國軍隊真就有戰鬥力?但共產黨是搞宣傳起家的,知道意識形態的重要,而對於民眾,也需要意淫。

一如男人無能,就折磨女人,中國人意淫殺日本人也往往特別殘忍,比當年日本人殺中國人有過之而無不及。長期的內亂外患,讓中國人的靈魂深處充滿了殘暴意念,到了 20世紀,這種殘暴集歷史之大成了。只有殘暴,才覺得自己强大;因為殘暴,如同注入「偉哥」,某局部也果真亢奮起來了,巍然翹立於世界。

但也別低估了這種意淫,精神的力量有時候也會轉化成實質的力量,暴君就往往極度强調精神的作用。從精神到物質,有時候也並非不可能,只需要體制支持,就是集權。毛時代可以製造原子彈,當今中國更有全球第二的 GDP,於是,暴力就更有了實質的支撑,於是就更聽不得逆耳之聲了。只允許我對你說「不」,不允許你對我說「不」,全然不知普世的道理。這樣的如同野獸衝進世界的中國,怎能不讓世界不安?一個暴力的國家,如何讓人家跟你對話?中日問題,首先是中國自身問題。中國必須是個可對話的中國,要做到這一點,中國首先必須是正常的國家。

從在影視上殺人,到實質上殺人,從在床上佔有別國女人,到實質上佔有別國領土,差之千里,但也僅一步之遠。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