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其实是HIT减省成本的方法。每当外判合约(即HIT与承办商之间的合约)完结前不久,承办商就要入标以求得到下一期的外判合约。哪些承办商会得到合约?当然出价较低者机会较高!承办商要维持竞争力以求得到HIT的外判合约,就是要靠无所不用其极地控制工人的开支。承办商所赚的就是外判合约和工友薪津之间差价。由于外判工的雇主是靠低价争生意的承判商,工人的薪金自然难以提高,甚至出 现在经济好景时也不升反跌的现象

最新一期壹周刊揭露了原来部分HIT的外判商根本就是和黄集团旗下的公司,而HIT董事总经理严磊辉正是该两间公司(“成功”和“富大”)的董事之一。就算HIT和严磊辉后来反驳,但理据薄弱甚至有前言不对后语之嫌,根本不能澄清“假外判”的指控。

之前严磊辉不断强调罢工是外判商和工友之间的纷争。现在他自己就被指是外判商的董事,而外判商原来跟HIT一样是和黄集团旗下的公司,已使严磊辉之前的谬论更无立足之地。但严磊辉如此无赖,未必会这么容易就范。我们不能排除它藉此分化工友为真外判工和假外判工的可能性。因此我们更要说清楚:无论是真外判工还是假外判工, HIT都要负责的。

外判制致工人被压榨

外判其实是HIT减省成本的方法。每当外判合约(即HIT与承办商之间的合约)完结前不久,承办商就要入标以求得到下一期的外判合约。哪些承办商会得到合约?当然出价较低者机会较高!

在其它行业,不同企业之间的竞争不独建基于员工成本。但在外判制下,承判商之间其实只是在斗压榨工人。承办商所赚的是外判合约和工友薪津之间差价。承办商要维持竞争力以求得到HIT的外判合约,就是要靠无所不用其极地控制工人的开支。由于外判工的雇主是靠低价争生意的承判商,工人的薪金自然难以提高,甚至出现在经济好景时也不升反跌的现象。就是这样,外判制度令到HIT可以减省成本,也令到外判工的薪津不及公司工的情况持续下去。

压榨源于HIT,点会唔关佢事?

在这样的制度下,如果外判工要争取较佳的待遇,必须将矛头对准HIT。首先,HIT一定要付出更高的价钱向承办商购买服务。此外,为防止承办商从中食价,外判合约中应规定员工的待遇多少,并让工会、工人监察合约条文是否有落实,这样才可以确保应该打到工友账户的钱真的流到他们的口袋中。

因此,即使HIT是在搞真外判,即使HIT不是外判工的雇主,但外判制出现是因为HIT要减少成本;工友的待遇如何也是建基于HIT愿意花多少钱“购买”服务和HIT与承办商之间的合约。再加上工友每天上班都是为HIT服务,用血汗为HIT创造利润,严磊辉之流怎能用一句“佢地唔系HIT员工”将责任推得一乾二净?HIT绝对要为所有外判工的薪津负责,因为HIT根本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公司工要警惕可耻的假外判

而当有证据显示HIT可能在搞假外判时,这场罢工就更值得公司工注意了。当企业为了减省成本将工作岗位外判时,它要放弃的就是直接聘用工人的权力。但如果原来HIT一直是在搞假外判,那么其实HIT根本就无需要聘用公司工。它可以透过假外判制,设局让工人以为自己已是毫无保障的外判工,故议价能力骤降。但同时它可透过其它自己能控制的公司以保留聘请工人的能力。这样资方就可以鱼与熊掌兼得!由此可见,这次罢工暂时虽然只得外判工参与,但与公司工的命运也极有关系。

罢工胜利,HIT不敢再将岗位外判!

罢工失败,HIT可能有恃无恐将外判进行到底!

不能让外判制摧毁工会力量

最后,我们不要忘记外判制另一目的就是要令到工友难以团结!因为当工友不再是同一企业的员工,而且工人不知道聘用自己的承办商能否持续经营时,组织工人就会更困难,工友的议价能力亦会更弱。所以,今次不同承办商的外判工能团结罢工,实在难得。当然,今次有助工人撑到底的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是就算HIT曾于早前放风声说罢工持续的话就会更换外判商,但工友的经验告诉他们:更换外判商也多数会雇用同一批工友!否则,他们又怎会为不同的外判商工作却同时为HIT卖命多年?由此可见,外判制的终极操盘手仍然是HIT!

可恨的是,当HIT的外判工在罢工抗争时,却传来屈臣氏(与HIT一样是和黄旗下的公司)将送水服务全面外判的消息。屈臣氏这样做,不但是为了减省成本,也是要消灭工会力量。过去数年,和黄旗下的集团已经多次将工作岗位外判,打烂不少人饭碗(详见插图)。亏严磊辉还警告罢工工友不要打烂自己的饭碗!

外判制就是打烂饭碗、为资方开脱责任和减少成本、消灭工会力量的制度。我们在声援罢工工友的时候,也要不忘将“反外判”这要求广传开去!

 

左翼废青:“左翼21”成员

【原文链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