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查书籍,黄色工会的名字是源于一八八七年的法国,当时一个工厂老板为了收买一部分工人,就组成了一个隶属公司的工会,以抗衡主张罢工的工会。结果,罢工工人打碎公司工会的玻璃窗,资方最后用黄纸裱糊起来,黄色工会因而得名。

这次码头工人的抗争运动,都比我以往参与过的都来得复杂。以往我参加过的工运,都只不过是有一个工会。但今次码头的工运却不然,除了职工盟的成员工会──香港码头业职工会,还包括工联会旗下的货柜运输业职工总会,以及隶属劳联的香港码头及港口业工会。这两个工会一直奉行亲建制路线,都被视为所谓的黄色工会(Yellow Union)。

黄色工会的典故

在工运如此息微的香港,黄色工会这个词汇对我们来说可能很陌生,它究竟是指什么呢?番查书籍,黄色工会的名字是源于一八八七年的法国,当时一个工厂老板为了收买一部分工人,就组成了一个隶属公司的工会,以抗衡主张罢工的工会。结果,罢工工人打碎公司工会的玻璃窗,资方最后用黄纸裱糊起来,黄色工会因而得名。

另一种说法是,黄色是相对于代表社会主义的红色。黄色工会通常跟资方关系密切,而且不少是由政府或资方扶植。在这利益关系下,它们自然不会将工人和资本家的关系看成是阶级斗争。恰好相反,它们只会不断削弱工人的斗争意识:一味促成资方与劳方间的合作,反对发动罢工。一旦工人罢工,黄色工会的头目更会收买和分化工人,令斗争降温。香港工运至今如此积弱,很大程度是由这些黄色工会的工贼一手造成。

工贼与资本的勾当

回到今次码头工人的抗争运动,黄色工会当然也“落了药”。在3月20日的下午,货柜运输业职工总会主席(工联会)跟和黄旗下香港国际货柜码头(HIT)开了闭门会议,不少工友都毫不知情。会后,工联会的成员跟工友表示,HIT已跟工联会达成共识,承诺会于7月1日起调整工资,增幅不少于5%,并每年调整一次。

5%看似很多,但实际上工友的薪酬却只是每小时加三四元,跟工友要求的加幅每小时加约$12.5,实在有一大段距离。然而,这方案却是会很动摇工人阶级的团结,使他们之间内讧,继而不能夺取他们更多应得的劳动成果。那试问,黄色工会真的是代表工人的真正利益么?

而最耐人寻味的是,在会议当日,有码头工人影到货柜运输业职工总会主席卓辅明,跟HIT外判商一起经过工人的请愿地点。这不得不叫人联想,这个黄色工会真的是收了“台底数”,跟资方勾结,出卖工人的利益。

同一片海洋同一场斗争

HIT的外判商如此靠拢黄色工会去打压工人的利益,绝对不难理解。因为这场码头工人的运动,必然会牵一发动全身。若果HIT这间码头公司的外判商加了薪酬的话,其他码头公司的工人也必然要求加人工。故此,所有码头工人也观望着这场工运是否成功。反过来说,资方也十分明白工人一旦争取加薪成功,这绝对会动摇整个码头业资本的力量。因此,这绝对是一场硬仗,码头工人是十分需要我们支持的!

可是,如今黄色工会站在资本家的立场,利用他们的一点小恩小惠来分化工人阶级,使原本同一场阶级斗争的主体出现内部矛盾。这不是叫背叛工人的利益,是什么?

参考文献

贾思玉:《工运历史中的“黄色工会”》,《亚洲周刊》二十四卷二十三期。

林辉:《黄色工会》,《经济日报》专栏,14/8/2010。

 

陈嘉铭:香港中文大学左翼学会成员,“左翼21”成员

【原文链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