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黄埔有限公司(和黄)是香港交易所最大上市公司之一,李嘉诚先生任董事局主席。1977年起和黃的货运业务转移给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HIT)。 香港国际货柜码头(HIT)在香港及深圳经营等地经营港口业务,原本是和记黄埔港口的附属公司,后被注入和记港口信托,严磊辉任董事总经理。香港国际货柜码头于香港葵青(亦称“葵涌”)货柜码头经营4号、6号、7号、9号(北),共12个泊位。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1980至90年代开始外判相关工作。

(注:“外判”或“外包”指“承包合约之一部或甚至全部,委托或发交给承包合约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以节省成本、或集中精力于核心业务、或善用资源、或为获得独立及专业人士的专业服务。”——维基百科。文中“外判商”、“分判商”指外判工作的承接方)。

自3月28日起见证工人罢工的葵涌货柜码头共有3498名员工,码头共有约20个外判承办商。此次参与罢工的码头工友多为4间分判商,即“培记”、“高宝”、“联荣”及“永丰”员工,此4间公司只向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提供服务。

据报道,葵涌码头港员工的工会最少有4个,分别是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的“码头业职工会”、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的“仓库码头运输业职工会”,以及港九劳工社团联会(劳联)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职工总会”和“香港仓库运输物流员工协会”。工联会、职工盟及劳联为香港三大工会联合组织。

第一日:2013.3.28, 星期四

葵涌货柜码头码头工人2012年中开始争取加薪,前一周亦曾到和记大厦(和记黄埔集团总部),请愿,要求香港国际码头有限公司于一星期内回复,但一直未获回复。等候多时的工人将行动升级,职工盟领导工人发起罢工及堵塞码头通道以争取加薪及与资方谈判。

逾百名码头工人到6号码头外抗议,要求与码头公司对话,反映薪金十年来“不加反减”,争取加薪两成,即由51港币时薪增加至63港币。其后不断有工人及大学生陆续加入,人数增至逾百人。

其间分判商曾与工人谈判,同意加薪5%,但工人不接纳,谈判破裂。

至下午约3时,工潮升级,工人筑起人链堵塞码头其中一个入口,交通一度瘫痪,逾百名警员到场增援,保安人员一度以私人地方为由,拒绝记者入内采访。堵路期间,工人与保安冲突,5名保安受伤,警方列袭击案处理。

香港国际码头有限公司表示,参与工潮者是外判公司员工,不是其雇员,称“无身分”参加劳资谈判,并称已责成外判商5%加薪要到工人手中。

第二日:2013.3.29  星期五

外判商“现创”在中午与工人达成协议,分两年加薪约两成,即日薪由约1300元加至1500元,数十名工人实时复工;受雇于另一外判的工人,则号召多50名来自其他外判商、操作吊臂的工人等,共约300人继续通宵留守,准备长期抗争。

除了复工的“现创”,现时罢工的逾百工人来自4间承判商,包括永丰、高宝、培记及联荣,后3间的工人为新加入。

工潮瘫痪了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HIT)旗下4、6、7、9号码头的九成运作。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代表和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到场支持,另有年轻人自发到场派发物资,包括水、饼干。职工盟将拨款10万元,工会亦会拨款2万元,今日正式成立“码头工人罢工基金”支持工人长期抗争,呼吁市民踊跃捐款。

支持者在facebook设专页“码头的辛酸”,让工人写下工作辛酸,唤起不少青年注意,到码头声援。

《新华网》发表题为《李嘉诚旗下码头爆发罢工潮,员工举牌“还钱李老板”》的报道码头工潮,报道引述香港传媒,指和黄集团旗下香港国际货柜码头(HIT)爆发严重工潮,示威人士堵塞通道,愈夜愈多人加入声援。

第三日:2013.3.30  星期六

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早上带领工人,在6号码头对开回旋处游行往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办公室外抗议。多个团体到场声援,包括职工盟属下多个属会如国泰空中服务员工会、驾驶教师工会、新巴职工会及家庭助理工会等。

劳联属下的3个码头相关工会,首次到码头请愿,要求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直接介入,与工会谈判,订定各方都能接受的加薪方案,平息事件。

工潮亦引起国际关注,美国服务业工会派员到场表示支持,呼吁工会要把握谈判主动权,避免资方透过各种利益,分化工人。

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HIT)表明,非工人进入码头,令码头风险不断上升,强调不可接受现场成为长期斗争场地,更表明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没有能力也不应该介入外判商与码头工人的谈判,呼吁工人与各外判商沟通。

晚上约10时44分起,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在码头广播,表示基于安全理由,会登记每名进入码头人士的身分证号码。

适逢复活节长假期,学生、社运人士及政党代表陆续进驻码头声援罢工的码头工人,罢工工人增至300人左右,工人占一半左右。场地物资储存库由香港中文大学学生管理。学联、学民思潮及左翼21等团体协助工人运送及保管募捐得来的物资。学民思潮亦捐出去年他们在政府总部举行反国教集会筹集得来的物资,包括食水、雨衣、垃圾袋等。2011年响应占领华尔街行动的“第一次占领中环”行动10多名成员昨晚亦进驻码头一隅。

职工盟在葵芳、旺角及铜锣湾设立街站,为“码头工人罢工基金”筹募捐款,职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晚8时称,街站及工会捐款共筹得58,659.2元。

第四日:2013.3.31 星期天

250名来自外判商“培记”及“高宝”的吊机手新加入,罢工人数增至450人左右。集会工人举起横额及标语由6号码头游行至8号码头抗议,约两小时后结束

码头保安明显加强。记者进入须同时出示记者证及身分证,每次进入都要重新登记;学生更要由码头内的集会工人带领方可进入,门口亦较前日多逾一倍保安人员驻守,场内有近百警员戒备。现场亦有多辆警车、冲锋车及机动部队,合共近百名警员戒备。另有工人称,HIT主管级人员曾致电罢工外判商工人施压。

和黄旗下码头管理公司香港国际货柜码头董事总经理严磊辉签法律文件,积极向法庭申请禁制令,禁制工人或支持者到码头范围聚集及阻塞交通。

受工潮影响,港粤运输业联会主席谢浪说,若长此下去,船公司或会到同属HIT的深圳盐田码头卸货,到时便会由内地司机将货柜运到香港,影响本地拖运业生计。薪金按运货次数结算的货柜车司机亦受影响。

第五日:2013.4.1  星期一

工会代表中午游行至中区长江集团中心及礼宾府抗议。逾2000名码头工友、学生及支持者在6号码头入口参与工潮。
不少码头工人表示,收到外判商“高宝”“最后通牒”电话,他们引述称,若4月2日早上10时前未能回复是否复工,将被列入“永不录用”之列。

香港高等法院开庭审理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就码头工潮向法庭申请禁制令。香港律师会副会长熊运信表示,禁制令的申请,一般都被视为紧急案件,倘若不颁布,可能令当事人蒙受重大损失,因此申请人可单方面申请,而不通知另一方进行答辩;但申请人若在宣誓誓章中有隐瞒或错误申述,即使获颁禁制令,都会被追究。15名被告原诉一方为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及中远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被告人为李卓人、码头业职工会总干事何伟航、12名受聘于不同外判公司的工人代表,以及任何未得同意下在4、6、7及8号(东)货柜码头范围的示威者。法院法官在晚间颁下临时禁制令,要求工人实时离开4号、6号、7号及8号(东)码头范围,并定下本周五作正式禁制令审讯。

法院颁下禁制令后,码头业职工会及学联表示尊重法庭决定,离开码头范围,退至码头外的马路上,并计划重新决定新的工潮集会选址。工人及学生凌晨时分全部撤出码头范围,聚集码头外的马路上。

第六日:2013.4.2  星期二

职工盟码头业职工会的罢工基金接获市民捐款约65万元,单日新增捐款达25万元,向每名罢工会员派发1000元生活津贴,468人领取。

之前同资方谈判工联会,因为无参与今次罢工,“维稳姿态”失支持,被网民攻击。工联会辖下码头工会约有200多人,他们从去年8月起收集工人意见,主流意见要求加薪10%,早前与HIT谈判,获公司承诺加薪不少于5%,工会咨询工人是否接受5%加薪期间,职工盟的工会突然罢工,HIT因此停止与工联会谈判。

综合海事处及内地港口截至昨晚10时半的数据显示,涉事的4号及6号码头自4月1日晚起的21个小时内未见有船入港靠泊。业界始终担心情会进一步恶化,影响市场对香港付货人的信心及商誉。

第七日2013.4.3  星期三
香港劳工及福利局长张建宗首度现身,透露已主动约见和黄港口集团高层代表,和黄同意要尽快解决工潮,劳工处会在一两日内为劳资双方举行调停会议,惟未有提及工会角色。

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表示,从未听过外判商提及的“承诺加薪不少于5%”,批评外判商一直只与工人代表谈判,拒绝工会参与,无法商讨加薪问题。

职工盟统筹干事陈昭伟晚间收到当局电邮及电话,要求他们以工友身分重返谈判桌,但他直言此举将丧失《职工会条例》保障,故坚持委派工会代表谈判,包括属会码头业职工会总干事何伟航、数名外判商工人等。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称,截至昨晚,政府、HIT及外判商都没有联络工联会,但他希望事件会有进展。

截至晚上基金已筹得逾140万元,比上次扎铁工潮的127万元捐款还要多,金额为历年工潮之冠。捐款大部分来自小额捐款,最大笔捐款为5万元,反映普罗市民对工人的支持。

第八日2013.4.4  星期四

香港劳工处斡旋货柜码头工潮,安排外判商与工人中午开会调解,惟会议波折重重。

劳工处安排的劳资谈判原定午12时召开,惟工会代表指会议不接纳工友以工会代表的身分参与,认为欠缺保障,故拒绝出席,其后劳工及福利局长张建宗致电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在劳工处调解至工人重新答允出席后,原预定下午2时重新召开会议,让工人与其他两间外判商会面。工会约2时半抵达,但外判商于2时15分已离去,其后一外判商折返。工会认为其代表性不足,于5时离去。

“各界支持码头罢工后援会”10多名成员戴上红色头巾前往葵芳港铁站附近的百佳超级市场示威,抗议百佳所属的和黄集团剥削码头工人。

对于工联会属下货柜运输业职工总会理事邱美光被指是外判商“高宝”的中层管理人员,也是工联会不参与罢工原因,香港工联会副会长黄国健批评是“有人别有用心攻击工会”。他指出,邱本身亦是雇员,没参与公司决策及分享盈利,他透露邱美光昨亦被公司警告,他担心“高宝”会对邱采取进一步行动,如解雇。

工人返回码头集会,晚10时现场约有500人留守。

第九日:2013.4.5  星期五

香港国际货柜码头(HIT)及外判商出动“银弹攻势”,向工友发手机短讯,指没有参与

工潮的码头员工,可收到3000元“利巿”作奖励,另罢工工友只要在今日起复工,持续工作两周后亦可获3000元,1个月内持续上班者再获2000元。

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连同码头业职工会总干事何伟航及其他12名罢工工友共14名被告,申请撤销高院本周一颁下的临时禁制令。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延续并修改临时禁制令,让80名参与工潮的人士可重返6号码头范围内游说工人加入工业行动。

劳联属会香港国际货柜码头集团职工会昨发声明,指公司漠视员工诉求。

职工会已筹得250万元罢工基金。学生组织“社工学联”同社运团体“左翼21”制作为罢工工人制作杂志《码经》内容包括工人专访、工潮形势分析等,暂时每日一期,在facebook上发放。

第十日:2013.4.6  星期六

部分年轻工人收到雇主“银弹短讯”决定复工。

上周一自愿退守货柜码头外的罢工队伍,昨分两批重踏码头,游说其他工友加入罢工行列。受禁制令所限,每次只限80人进入码头旁的停车场,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亦不准他们举横幅。400多名罢工工友中午暂离大本营,到葵芳一所圣堂参与工友大会,机手、理货员等各类工种各自表达具体诉求。工会与罢工工友举行大会后提出谈判底线,要求资方包括码头公司HIT、外判商高宝、永丰及培记都必须派代表,工会才愿意谈判,要求加薪幅度为23%,其他福利及职业安全政策可仔细商讨。

码头业职工会昨向罢工工友发放第二次1500元生活津贴,421人领取。

社民连及“各界支持码头罢工后援会”为声援码头工潮,昨日在全港不同地区包括旺角、荃湾及大围等地,摆街站呼吁市民「罢买百佳」及为罢工筹款。。成员一度走入超市向顾客派传单,未见店员阻止。

有报道指出罢工初期HIT的业务显著受阻,只能维持五成的正常运作,但随后重聘退休工人应付工潮。

第十一日:2013.4.7 星期天 

职工盟属下的码头业职工会昨日发起“码头工人撑到底”大游行,参加者高呼口号,要求加薪及落实集体谈判权,并沿途呼吁市民加入及答谢市民捐款支持。大会表示,昨日共有4000人参加游行,警方则表示最高峰时有2800人。

游行结束后,参加游行的数百名罢工码头工人,乘坐旅游巴重返码头,继续集会。

在海南岛出席博鳌论坛的行政长官梁振英分别于离开海南前及返抵本港后两度被记者问到有关工潮的问题,均未有响应。

香港付货人委员会主席林宣武指出, 货柜码头工潮持续逾一周,令人担忧处理货柜的进度目前不少货柜积压,码头运作出现轻微混乱,虽然暂未造成严重损失,但因入口货品的装卸遭拖延,担心柜内货品包括蔬菜、水果等副食品或会腐烂,而因工潮并不属天然灾害,保险公司未必会赔偿损失,提醒付货人与客户加强沟通,有需要或转往其他港口暂时卸货。委员会早前提醒出口商要留意合约条款,若注明必须在港处理货柜,应立即与客户联络,考虑可否转往其他港口,以免违约,亦要跟内地关口部门沟通。

第十二日:2013.4.8  星期一

码头罢工已近两周,香港国际货柜码头集团(HIT)在早召开“协进委员会”特别会议,席间抛出3个方案咨询员工,包括将超时工作津贴由1倍升至1.2倍,但仍与工会要求的1.5倍有距离。由于会议并非邀请工会参与,HIT直属工会批评HIT假咨询,将继续按章工作。

特首梁振英昨首次响应事件,指政府非常重视事态发展,但强调没既定立场,称政府不应该透过公众的喊话,去为任何一方争取利益。劳工及福利局长张建宗表示,正努力斡旋,争取尽快安排劳资调解会议。

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表示,已筹备罢工工潮的下一波活动,包括号召世界各地码头工会,以行动展示对香港工运的支持。

政党团体为工潮募捐过程中,有街工区议员因未有申请筹款牌照,被带返警署协助调查。

第十三日:2013.4.9 星期二 

码头业职工会总干事何伟航表示,已获得海外65个国际工会支持罢工。他又称,劳工处自上周四谈判告吹后再无联络工会。

国际运输劳联的代表中午到码头支持工人。

罢工基金已筹得约350万元,第三次向每位罢工工人发放1500元津贴。

第十四日2013.4.10  星期三

香港劳工处昨举办第一次两场劳资调解会,历时逾6小时。工会代表在谈判前相继响应记者提问。两场调解会分别于早10时及下午2时半举行,先由职工盟、后由劳联及工联会分开出席,每场均历时逾3小时,外判商“永丰”及“高宝”都有派2至3名代表到场,而国际货柜码头(HIT)亦有一代表列席。谈到加薪,外判商称“肚饿”散会。在两场谈判中,外判商只记下工会要求,未作任何承诺。

职工盟的罢工基金共收到445万元捐款

第十五日:2013.4.11 星期四

职工盟的码头业职工会与两间外判商举行第二次劳资调解会。职工盟代表与资方会晤时,坚持加薪约23%,外判商“永丰”及“高宝”分别抛出方案,前者增加底薪5%、增发2%津贴金;后者底薪加7%、另增15元饭钟钱至60元。外判商提出向码头工人加薪5%、发放2%福利津贴,底薪加幅与罢工前的方案无异,与工会提出加薪两成方案相距甚远。
职工盟代表在谈判后批评,资方对罢工诉求视若无睹,其中外判商“高宝”的代表,不仅在首次会议称“肚饿”而散会,昨日更突然不辞而别,令谈判被迫中断。工会代表在会面中要求小休及上洗手间,但返回谈判桌时发现高宝3名代表已离场,只余下永丰代表。工会对此感遗憾。

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突发声明,宣布日内会在码头各处增设5座流动厕所,使场内厕所总数增至14座,以方便工人,员工可随时通知控制中心安排如厕。职工盟属下码头业职工会总干事何伟航称,就增加厕所的建议,会与码头工人商讨。

据报道,教育界自上周五开始,收集共570名来自大学、中学及小学的教育工作者联署,要求政府尽快促成三方谈判,又认为国际货柜码头(HIT)的股东和黄,不能卸去雇主责任,应尽快改善工资及确立人道工作环境。

第十六日:2013.4.12 星期五

两外判商昨续与被指“无人罢工”的工联会、劳联谈判,两工会代表都坚持加薪12%。其中“永丰”代表说,两工会提出加薪12%的建议较理性,又可考虑增幅以底薪作基准,不计算额外津贴数目,并会重新安排工时,工人毋须再每日工作24小时。职工盟响应称有让步空间,但期望与资方在谈判桌上谈。

约60名参与罢工的工人,中午转往中环长江集团中心门外请愿,拉起“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的横幅,并在附近空地一起吃饭盒,其间工人将一盒油鸡饭放在和黄主席李嘉诚的相片前,说要“邀请李嘉诚一起用膳”,让对方体验一边工作一边吃饭的辛酸,希望李氏能关心基层。

418名罢工友领取了第四轮津贴,每人有1500元,香港教协昨晚也捐出3万元支持。

第十七日:2013.4.13  星期六

无与工人罢工直接先关的报道。

第十八日:2013.4.14  星期天

18名大专生发起“苦行”,声援码头工人,队伍从中环长江集团中心出发到北角,乘搭渡轮往红磡,再到葵涌货柜码头,全程12小时。

第十九日:2013.4.15  星期一

两大工会均有意将行动升级。职工盟码头业职工会指出,若资方于下一轮谈判仍欠缺诚意,工会不排除工业行动会升级,行动将为公众带来“惊喜”;工联会方面亦不排除将行动升级,甚至参与罢工。

第二十日:2013.4.16  星期二

劳工处安排资双方在举行第三轮两场调解会,就外判工加薪幅度谈判。首场由职工盟代表、次场由工联会及劳联代表,分别与两间外判商会晤,国际货柜码头(HIT)继续派代表列席。

罢工工人所属的职工盟,以往一直要求每更加薪100元,即合共加幅约23%,但在昨日召开大会商讨底线以后,据知会降低至每更加薪90元,即加幅约20%。外判商“永丰”抛出新调整方案,除维持底薪加幅5%,另增发饭钟及其他津贴,整合后将有逾一成增幅,而“高宝”的加薪方案不变,外判商更以要“回家食药”为由离场,不再谈判。劳资双方就外判工加薪幅度仍未达共识。劳方代表认为外判商至今无再增加底薪,无法接受方案,质疑所谓津贴非恒常收入。职工盟代表声言,若资方今日仍未能响应工会诉求,不排除于24小时(今晚6时半前)内将行动升级。代表HIT直属员工的劳联表示如谈判模式不变,将不会再出席会谈。

曾承认有八成员工罢工的外判商“永丰”,被传媒发现急聘大批散工,安排他们接受7小时“特训”,以取得俗称“蓝卡”的证明书到码头上班。本报向永丰负责人黄志德查询,他承认聘请了10多名工人应急,但强调只属“练习生”,需由熟练员工带同工作,每日上班8小时,薪金与现职工人相若。

澳洲海事工会(Maritime Union of Australia)代表前日由澳洲抵港,向罢工基金捐出1.6万澳币(约12.8万港元)。代表与本港百多名罢工工人,由葵涌货柜码头出发,游行至劳工处的葵涌办事处(即谈判地点),一起喊“罢工!撑工人!”的口号。

第二十一日:2013.4.17 星期三

工会与工人不满当日谈判只有一个外判商出席,码头业职工会把行动升级,准备长期抗争。近300人分批乘旅游巴,由码头到达政府总部希望能见到劳工及福利局长张建宗,他们围绕政府总部高叫要求加薪的口号。他们其后游行穿过商场,抵达长江中心外扎营,迫使长和系主席李嘉诚就工潮表态。他们表示会有百逾人通宵逗留,长期抗争。警方与工人协议不阻大厦的车路出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