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 | 媒体札记:惊弓之鸟

幸福漫画32:东方之鸡

清明小长假,扫墓或踏青的人们都被提醒着一旦遇到不明野鸟不要近距离接触,如果看到死的野鸟更不要好奇,不要碰。

@猫xiao囧就是这样提高了对麻雀的警惕。4月5日,这个自称现场目击者的账号声称:“在南京建邺区茶南小区拓园东小区,中间一条路两边的玉兰树不停掉死麻雀下来。一条路左右两边都是这样,不知从哪儿飞来死掉的,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起来,至少带走查查看死因,或许能发现一些线索?”

转发跟帖里最多的当然是恐惧表情。 代表官方的@南京发布今日午后发布回应,称“南京市农委确认,H7N9检测结果全部呈阴性,因此判断该小区麻雀集体死亡不是禽流感所致”——其实,@猫xiao囧当天深夜已经删去了这场警报,代之以与人QQ对话截图,并因此被@网络新闻联播推测为“疑似辟谣”:“路边每次给树撒农药时都这样”、“环卫是每周喷农药”、“鸟运气不好就过去吃了”。

这种一惊一乍少不了要被@王志安嘲笑一番,就是昨天,他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专程赶到南京去吃鸭血粉丝汤……只看见一大群麻雀在搞海天盛宴,可欢乐了”。这位央视记者虽也参与提醒“尽量不接触活鸡,不到广场喂鸽子”,但总还是觉得那些把警报拉得震天响的人们太过风声鹤唳:“有些人,就是想把自己吓死,谁要拦着他,他就吓唬谁。截止到目前为止,禽流感的概率低于中大奖。如果你买彩票从没中过大奖,就别太担心。”

那么,究竟是有人太紧张,还是有人太不紧张?这场H7N9会是堪与10年前非典相提并论的疫情吗?好在,在那场中国官方被指曾试图隐瞒的灾难中,钟南山和世卫组织的声誉得到保全,这使得他们如今可以起到平复人心的作用。

4日,根据央视报道,钟院士重申“虽然这个疾病的死亡率很高,但正因为目前和病人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没有出现相应病症,因此SARS重演的可能性极小”;在新京报6日所刊访谈中,他更赞扬“其实上海做得很好”:“对一个死亡的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没有放过,而是坚持不懈对标本进行检测,最终发现H7N9这个新病毒。从目前情况看,我国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防控,应不存在疫情瞒报现象。”

而按照@中国之声的说法,世卫组织发言人3日的发言被提炼为“H7N9已发生变异易于感染人体”属于翻译误读,原意应为:“禽流感病毒原本只在禽类之间传播,但是现在经过病毒基因分析表明,病毒发生变异,可由禽类传播到人。目前,世卫组织尚无证据表明H7N9禽流感病毒能够在人际间传播。”

“能否人传人”——这便是当下中国民众最为关心的要点。根据新华网今晨援引路透社消息,世卫组织仍表示“没有发现持续性人际传播的迹象”,并且提到了16000多头死猪被抛入上海周边河流一事:“各方对多种可能的环境源和动物源进行了无数次调查,但我要再次声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猪这种动物,尤其是那些被抛入河里的猪,与上述(H7N9)病例有关。”

算是有过一场虚惊。4日晚,上海官方虽也宣布“6例病例之间均无关联性”,但通报中那句“一名死亡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中,有一人出现发热、流涕、咽痒等症状”还是立即引发关注。在这种等待宣判的气氛中,人们终于等到@上海发布次日下午宣布:“回答中央电视台记者提问时,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说,经过实验室检测,发生发烧等轻微流感症状的1名密切接触者为H7N9阴性。这就证明,此患者没有感染H7N9病毒,目前患者正在平稳恢复中。”

稍后,是《市政府发布关于全市暂时停止活禽交易、暂时关闭所有活禽交易市场的通告》被张贴,根据新华社援引,“上海市农委副主任邵林初表示,暂停活禽交易会产生一系列问题,上海将尽量减少老百姓损失,包括尽量不损害经营者和养殖户的基本利益。上海已经关闭松江区沪淮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活禽交易区,被检测出H7N9病毒的鸽子主人正在配合肉鸽来源调查,所有禽鸟已经被扑杀,共计2万余只,并进行了无害化处理,对商贩等拟以不低于市场价50%的标准给予补偿。”

向上海学习。南京政府昨天下午亦要求各家禽批发市场,活禽交易一律暂停;杭州则宣布所有家禽进入交易市场都需提供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并通过消毒池消毒;虽然北京官方声称本地尚无H7N9禽流感感染病例报告,但亦禁止通过公共客运车辆运载携带畜禽及禽类产品进京,北京市信鸽协会亦下发紧急通知,要求从即日起暂停一切有关信鸽放飞及比赛的活动。

然而,虽有这些防控措施密集汇聚在各路媒体的头版首页,虽有世卫组织赞扬中国有关部门“非常努力”,但也不能打消所有疑虑,有过10年前教训的人们仍然担心中共官员隐瞒了些什么。

用几近整个头版带来《省卫生厅回应网络传言,广东无人感染H7N9病毒》和《全国确诊16例6死》的消息后,南方都市报昨天用社论疾呼《纾解公众焦虑,信息透明是最好良药》。文中虽也承认“鉴于新型病毒尚未被证明可以实现人际传播,病毒传播的规模也没有出现井喷式的增长,人们的焦虑的心情正在得到平复”,但主旨更在于警告:“需要指出的是,十年前的教训告诉我们,相对于疫情传播造成的危机状况,更可怕的情形是公众对于政府丧失最基本的信任。假使掌握疫情传播状况的政府习惯于‘压一压、捂一捂’,那么所积累的公众的不信任,将会导致社会的混乱和失序。”

被这份广东报纸作为最近例子的就是上海市卫生局3月7日先微博辟谣,而20余天后国家卫生部门和上海方面又表示已经证实新病毒的出现:“这一产生矛盾的信息直接引发了城市中产阶层的炮轰,并唤起了人们的历史记忆,一时间,舆论立刻滋生了不信任的因素。而从4月2日至今,包括上海在内的多个疫情区卫生机构已经能够较为及时地向公众通报相关的情况,几日来,从公众的情绪到媒体的报道,都显示出趋于平和的姿态。人们的焦虑开始有所缓解,公众对于政府的信任开始有所恢复。”

恐怕上海官员不会承认这种指控。新闻晨报早在3日就用《上海两名H7N9死亡病例排除院内感染,20多天确诊新病毒已属快速》这个通版标题站在自家医生身后,由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声明,之所以“原先否认了禽流感、今天怎么又说是禽流感”,因为这是全新的病毒,到底是人感染禽的流感病毒,还是流感病毒经过重组突变变成人感染人的病毒,目前尚不清楚;4日又是头版头条通报本地最高领导韩正的指示——“要第一时间将权威准确信息向社会公布,用群众听得懂的语言,回应社会疑惑,回答群众关切。”

并且,新华社5日晚间也已播发《中国公开透明应对H7N9禽流感疫情》:“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和十年前非典疫情相比,这一次政府的应对显得更为从容有序。十年来,中国政府部门在信息公开和处理突发性公共事件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

今晨,江苏畅销的扬子晚报也在头版刊发《经历“非典”,这次我们不再恐慌》,正是以小区里发现麻雀大量死亡为例,欣慰于多数网友“没有用耸人听闻的语气,也没有加入不专业的猜测,而且理智地呼吁疾控部门迅速介入检测”,赞赏“卫生部门也没有跟以往一样急于宣布‘没有问题’,而是采取了科学的态度,表示已经提取样本送去检测,会第一时间报告结果”——“双方都坦诚而互信,这是一种健康的、正能量的互动。要知道,恐慌的传染速度远比病毒快,控制住恐慌,对最终控制病毒的帮助,太大了。”

好吧,十年过去,中国政府的信息公开有了些进步。但是,南方都市报那篇社论里还有另一个质疑对象:“除了及时公开疫情的传播情况,从政府到媒体,发布大量的预防或者注意指南也显得非常重要…在政府提供指南的过程中,甘肃和江苏方面分别将按摩迎香穴和板蓝根作为预防手段,此一表态造成了一个引发调侃的小插曲,这也显示出官方卫生机构在应对大众媒体时所呈现出的生硬。很显然,如何以权威但温馨的方式向公众给出提示,势必成为各地政府亟须学习的一课。”

中医中药的效用,在中国舆论场上本就是个争执不休的话题,网络尤甚。得知江苏卫生厅宣布玉屏风散颗粒、板蓝根冲剂等中成药可用于预防H7N9禽流感后,本就占据话语优势的中医质疑者群起吐槽。其中有位@青媒素的讽刺——“十年了,病毒都换届了,板蓝根却依然是主治”——因为与其账号名字相映成趣,而格外受到追捧,连代表新浪的@微博搜索都来凑热闹:“青霉素是西方产物,我们要坚决吃板蓝根一百年不动摇。”

而后,因为有了包括@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等专业人士的助阵,这种批评声能够穿越微博论坛来到正式媒体上。

新京报在5日社论《防范H7N9:不懈怠,不恐慌》中即专门提及此节:“比如,一些地方发布的‘板蓝根冲剂’‘按摩迎香穴’可预防病毒的信息,就遭到了一些医生和民众的质疑。还记得十年前的非典期间,抢购板蓝根的场景,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社会恐慌心理。所以,板蓝根等药物到底有什么作用,能预防的医学依据是什么?应该有科学的论证。如果没有,还是谨慎发布,多引导民众做好个人卫生、加强锻炼提高抵抗力、减少对禽类的接触,可能更为有效”;今天更由医生郑山海署名,刊发《何必着急推广“板蓝根”》:“板蓝根在中药中属于清热解毒的药物,主要针对属性偏热的病毒,可是H7N9病毒是不是在患者身上表现为‘热邪’的特性现在还未可知,在这样的前提下,有一个省的卫生厅就提示大家服用板蓝根来预防H7N9病毒,显然值得斟酌。”

腾讯4日首页专题《H7N9禽流感会成为非典第二吗?》在批评“有关部门的某些‘不靠谱’依旧”时,就已经将江苏卫生厅作为反面典型,次日郑重其事,再专门来一期以揭发《又是板蓝根——“万能神药”的真面目》:“‘又有板蓝根’,在江苏卫生厅公布板蓝根可预防H7N9禽流感后,连央视微博也发出了感慨。的确,从非典到手足口病,从甲流到H7N9,每次引人注目的传染病出现,板蓝根都会作为防治药物走到台前。实际上板蓝根‘活跃’的范围不止于此,在现实生活中它几乎就是个‘万能神药’,以至于人们有病时吃,没病时也吃;得普通疾病时吃,得特殊疾病时还吃。”

在宣布“除了安慰作用,板蓝根未被证明有任何疗效”、“‘大轰大嗡’的疫情防治法,是愚昧和落后的表现”后,责编刘彦伟感叹的是官方的过犹不及:“中国的政府部门在面对疫情时‘维稳’思维严重,一开始怕引起恐慌想瞒住消息,等瞒不住了为了表决心树信心又反应过度。经非典一役,政府部门在隐瞒信息方面有所改善,但在过度反应方面未见长进。过度反应真是‘维稳’好办法吗?‘老三样’无疑有安抚人心的作用,但这种大轰大嗡的做法更会引起人们整体上的焦虑。为了表示‘咱们有办法’推出的各种不靠谱措施,让有关部门看起来像是只会展示肌肉的无脑莽汉,而此时人们更需要一个‘科学权威’作为依靠。”

网易今晨推出另一面专题,亦是直言《板蓝根防禽流感安抚欺骗甚于防疫治病》,指控“官僚们急于推荐这种药方,安抚意味比实效更浓”——而更加体现其“有态度”的是@网易新闻客户端,以“每日轻松一刻”为名,汇聚辛辣刻薄的网络讽刺:“清明时节雨纷纷,出门请喝板蓝根;洛阳亲友如相问,请寄一包板蓝根。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一袋板蓝根;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去买板蓝根……非典来了——板蓝根,禽流感来了——板蓝根,H7N9还没搞清楚——用板蓝根……板蓝根,你的灵魂就是主体思想”。

只不过,@醉鱼一语惊醒微博梦中人:“跟我爸通电话,感触良深……新媒体可能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牛,从到达和公信方面来看,在一线城市之外几乎没啥力量。微博上对板蓝根一片骂声,中小城市的人们照样狂囤。”

还是继续请钟南山来安抚人民群众吧。昨夜今晨,五大门户开始根据北京晚报报道,在首页展示他对江苏板蓝根处方的质疑:“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预防药物,这也太快了。预防药物找得太快了……上海市仅是分离、检测并证实H7N9病毒就用了20多天的时间,最终才形成了检测方法,这是非常负责任的做法,而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研究出H7N9禽流感的预防药物,是很难实现的事情。”

这位老者另一个表态,是对免费治疗H7N9患者的支持。根据南方日报今晨报道,他建议“为了更好地防治H7N9,政府应该设立专项资金,为H7N9患者提供免费治疗或减免费用”。

这想必能在钟南山本已高企的良心形象上再加分不少,尤其是与《财税专家:H7N9免费治疗前提是出现人到人传染》两相对比后。是羊城晚报昨天发布了这条消息,并获网络编辑集体在首页示众:“‘南京确诊的首例患者患病以来已陆续花费10万元,打算卖房凑钱,因地址被曝光而作罢。另一名病危的安徽患者也已花光积蓄一筹莫展。’4月5日,‘禽流感来了,谁为患者埋单?’的讨论异常热烈,有媒体吁免费治疗H7N9禽流感患者。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教授林江表示:‘公共财政为H7N9禽流感买单的呼吁非常有道理,但必须要有一个前提。’他认为,使用公共财政资金为H7N9禽流感患者买单的前提是:H7N9禽流感具有人到人的传染性。‘也就是说,一旦出现了人到人的传染,患者除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受损,还会对公众产生影响,传染其他人。’他认为,目前禽流感患者治疗费由政府财政买单,时机不太成熟。”

所谓“有媒体吁免费治疗H7N9禽流感患者”,带头者也就在羊城。广州日报4月5日发布社评《尽快考虑免费治疗H7N9禽流感》,宣称“这种要求并不算太过分”:“对于不幸成为第一批感染者的人来说,意外成为‘小白鼠’,在他们身上进行的检测也罢,治疗也罢,都为人类寻找新病毒、应对病毒积累经验,以拯救更多的人,因此免除他们的治疗费用,应在情理之中。另一方面,由于人感染H7N9病毒尚属首次,人类缺乏治疗经验,治疗过程可能出现过度检查、过度治疗,将所产生的费用全由患者负担,似乎也不合理。”

此论引发热烈传播,赞同者在网络上占压倒性多数。今晨,京华时报发表《免费治疗H7N9患者需法律支撑》,并获新浪凤凰共荐,就是火线声援:“专家不赞成免费医疗还因为目前确诊病例都是散发病例,‘散发病例可以看作是个人卫生事件,人传人的流行病可以看作是公共卫生事件。’将人际传染性作为公共卫生事件的定义标准,这个理由显然更站不住脚。因为从来没有哪个文件作出如此简单的判断,从举国上下采取的实际应急举措看,将眼下这场禽流感疫情说成是个人卫生事件,岂不形同睁眼说瞎话?什么样的个人卫生事件会让地方政府关闭活禽交易市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又何来以保障国家公共卫生安全需求为指引,第一时间批准新药上市呢?对于公共财政的动用,我们不难理解一些人的敏感心理,毕竟兹事体大,倘若真如专家所言,‘用其他纳税人的钱为一个人看病’,便‘对整体纳税人是不太公平的’。只是之前的逻辑既已不成立,这样的后果担忧则未免显得杞人忧天。 ”

今晨,环球时报在以封底文章引用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外媒评论,宣称“在新媒体大行其道的当下,最好的维稳方程式是‘让真相跑在谣言前头’。吸取教训后,中国政府的‘透明与公开’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认可”的同时,还用社评呼吁《东南沿海的发达应包括疫情低发》:“从黄浦江上能漂出上万头死猪这一件事,我们可以窥出长三角的卫生防疫有多么大的漏洞甚至豁口。我们也应由此悟出,长三角的发达仍是初级的,真正成长为发达社会,中国东南沿海任重道远。必须指出,防疫是项昂贵的事业,它主要应由国家投资,也将无可避免地增加禽畜产品的成本。发达国家的农产品价格构成中,安全成本占了很大一块。中国农产品中增加这部分成本是大势所趋,它应通过挤压其他中间成本尽可能被消化。”

就在这篇警告“防疫犹如国防,疫情爆发后做应急控制更像是战争”的文章的前面一个版上,编辑还配发了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刘戈的《要以科学态度应对禽流感》:“有人说,普通感冒、普通肺炎一年死的人很多,为什么一定要对死几个人的禽流感这么恐惧呢?从大众传播的角度看,具有和死亡关联、和自身安全相关联同时具有不确定性的事件一定是大众最关心的。全中国每年大概有7万人左右死于道路交通事故不是新闻,但偶尔有一架飞机失事一定会成为爆炸性新闻就是同样道理。”

这个道理,或许环球时报也想用来提醒下自己的老朋友——战略评论员戴旭。因为就在昨天夜里,这位解放军大校一言不慎,招致围攻。

22时39分,戴旭发布如下言论:“对于最近风靡的禽流感,国家高层部门一定不要高调!否则就会像2003年的非典那样上当!当时M国为了打伊拉克,怕中国趁机采取其他行动,所以对中国使用了生物心理武器,中国举国乱作一团,正中M国下怀。现在,M国故技重施。中国这次要吸取教训,从容应对即可——死不了几个,连中国车祸千分之一都不到。”

虽然戴大校稍后删除了破折号后面的豪气冲天,但早有那些盯住他一言一行的异议者裁屏存证。@五岳散人嘲讽:“亲,@戴旭老师,删除原微博之后,把惹起众怒的最后一句删掉重发,真算不上丈夫、军人所为。正如网友所说,不加这最后一句是智障,加了最后一句是反人类,而删了这句再发,则纯属白痴了,因为你连被盗号的借口都不能说了……这智力水平能打仗么?”;斥之“这是著名鹰派将军的智商和人性”后,李承鹏自称“我不发表评论了,等会儿来看下面评论。”

评论里多的是要求戴旭引咎辞职。不过,这似乎反而更刺激了戴大校那颗鹰派的心,他今晨转发自己的支持者言论——例如“打开微博,满屏都是声讨戴旭的关键词。良知须唤醒,正义在微博!”、“公知们不分青红皂白、断章取义的对戴旭的一顿狂轰乱炸,其实根本不是关心百姓生死,而是想借机扳倒一位爱国军人,以振亲美派的士气”,并以满腔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向“无知炒作、煽风点火”者宣布:“一条关于禽流感的微博,一夜之间阅读量超过一千万次,说明中国人民希望知道隐藏在一般事实后面的真相,也说明M国及其第五纵队的恐慌!疯狂攻击无非是因为阴谋被洞穿后产生的仇恨和恐惧……一个月前,上海复旦大学的假日本鬼子已经发起对罗援和我的围攻,现在,一群假美国鬼子又扑上来了!我说过,网络就是捍卫国家利益的上甘岭,我不会后退半步的!”

搜狐也还没后退。午时已有首页快评《禽流感死不了几个? 大V没人性》,直指戴旭“触及底线”:“此等言论,违背了一个基本的价值理念,就是生命至上。面对禽流感来袭,死一个人,就会是一个家庭百分百的伤痛,会在很多民众心理上投下暗影。这正是禽流感为什么受政府和社会高度关切的原因,因为这背后彰显着政府对生命的态度。如果政府处置不当,就会对民众带来安全焦虑。在此全民高度关注的时刻,此人抛出此等恶劣的言论,居心何在?面对感染者的不幸遭遇,于心何忍?”

2013年4月8日, 1:10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