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4月10日    

港大的政改民調,對於2017年特首選舉,須由提名委員會「整體提名」、即篩選後才讓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反對此意見的有43%,但支持的比率也有39%。有認為支持者屬建制派「鐵票」,不過更大的可能性是受訪者不太明白提名委員會是由非民主的方式組成,也不太知道提名委員會的篩選是由中央掌控,就如同去年的特首選舉一樣。很多人會認為,既然《基本法》規定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也就「依法」支持了。
自喬曉陽提出特首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及提名委員會「整體提名」這個超級保險套之後,建制派和商界較少人開聲支持。只有一些傳統親共的「老愛國」赤膊上馬,胡言亂語講甚麼普及而平等不包含「被選權」,一國之下「(唔係)香港想選乜人就乜人」,其中梁愛詩講得最清楚,她恐嚇市民,如「蠢到」選一個與中央對抗的特首,便「唔好怪中央嘅反應係點樣」,亦「無得怨」。
「中央嘅反應係點樣?」按照《基本法》,大不了就是不任命,再重選。這個代價香港人付得起,而中央恐怕付不起,因為這會成為國際的最大笑話。世界各國地方上經普選產生的領導人,中央政府沒有不任命的,因為任命只是形式,不任命就意味不尊重選民意向了。
中共要在香港搞假普選,發起佔領中環及支持這壯舉的人士都早已估到,否則就不會在未見有政改諮詢前就提出佔中。中共為排除佔中對假普選的抗拒,也就搶先拋出普選底線。現在是中共及香港極端親共人士(包括愛港力之類),與香港積極支持民主的社會力量在輿論上較勁,而在《基本法》中負有責任的特府反見龜縮。
除了「中央不任命」這一招之外,恐嚇言論還有就是佔中會癱瘓香港經濟。中共原以為這一論述會受到香港商界支持,但想不到商界對支持或反對都冷淡,李嘉誠在記者會也避而不談。又由於發起佔中者表示會和平進行,甚至會讓出一條車路,使中環交通不致癱瘓。這樣,就連當局想恫嚇暴力鎮壓都師出無名了。
那麼,佔中的意義何在?就在於引起全中國和全世界的關注,是要表達香港人不能再忍受中共的專權政治掌控特首人選,在香港實行劣質管治,使我們原來的高文明的社會趨於沉淪。
另一個對佔中的恐嚇言論,是佔中不會成功,因為中央不會就範。
泛民中有人一直對中共抱有幻想,他們看到《人民日報》海外版較持平地報道泛民對喬曉陽「底線說」的意見,就說中共「行前一步」了,但這篇報道早上發出,中午就在網上刪除,說明這只是編採人員打的擦邊球,刊出屬意外,並非表示中央態度有變。
泛民中也有人苦口婆心地勸告中央不要錯判形勢,要實行真普選才能有良好管治,避免香港的自由法治、繁榮穩定淪喪。
對中共近年狀況有所了解的梁文道,前天在一個對談中表示,對於中共來說,是「寧可香港死,也不放生你」。因為中共已蛻變成「國家支持的權貴資本主義」,中共權貴和它卵翼下的各級特權階層,掌權、撈錢、轉移資產和子女到國外,自己在大陸做「裸官」,殘酷盤剝九成以上的老百姓,這就是現在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結構。梁文道認為中共領導人不是真心考慮共產黨延續,只是追逐既得利益者的短線利益,因此中共未來不會政改,而且不想香港有真普選以免引起大陸社會的反應。
認為「中共無政改,香港無普選」的人,是注定無希望了。
規勸中共若在香港搞假普選,會影響台灣接受一國兩制,這想法也早就過時。台灣已沒甚麼人再談一國兩制,台灣的自主早就確立,中共近年也接受這現實,領導人跟台灣人見面不再提統一了。
中共怕香港搞真普選會引起大陸反應,其實這不是中共主要考慮。因為大陸人更認命,在《基本法》發表時他們已經接受香港有不同體制了。
中共不想在香港實行真普選,原因之一是共產黨歷來把權力看得比甚麼都重,但更重要則是要保護現已成形的權貴階層的利益。他們要在香港持續大規模洗錢,把香港作為轉移財產,和移居家屬子女往國外的中轉站,他們不能容忍香港有一個自主的、會抗拒內地各方面侵蝕的掌權者。香港的自由法治廉政,是中共權貴階層的敵人。民主將保障核心價值,而香港核心價值的沉淪,對中共權貴來說正是好事。梁文道說:「香港市場冧,他便來掃便宜貨。」
中共不會在普選上讓步,幾乎是肯定的。那麼我們為甚麼還要爭?因為我們是已經進入文明社會的人,因為我們不甘心從自由人變回奴隸,因為我們有人格,有尊嚴,有道德,因為我們要爭回一個文明人應有的政治權利。從更長遠的視野去看,我們會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