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朱海就:大学生就业难是伪问题

转按:根据心理学对人的成长的研究,一个正常成长的人,如果不是受到太多干扰,在12-14岁就应当可以了解自己的志趣所在。父母教师应当检讨一下,是否过多地帮孩子们选择,使得他们偏离自己的志趣,或者对工作和生活产生过多偏见而缺乏独立意识,最后导致就业困难。

 

http://finance.ifeng.com/news/special/caizhidao126/

 


  •  1
    就业本质上是价格问题。大学生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不愿意接受某个收入水平的工作

  •  2
    失业往往是他们自愿的选择,即他们宁愿闲暇,也不愿意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工作

  •  3
    当前的就业困难,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刺激计划而导致的产能过剩所致。不能重蹈覆辙

  •  4
    “充分就业”不能作为政府的目标,要求政府解决就业问题相当于政府给他提供福利了

就业本质上是
“价格”问题

“就业难”不等于“失业”,就业问题本质上是“收入”,或“价格”问题,只有讨论“某个收入(价格)水平上的就业”才有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学生当然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他们不愿意接受某个收入水平上的工作

财知道:今年就业形势严峻,很多大学生面临毕业就失业。有媒体报道称,北京毕业生的签约率只有33.6%,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海就:今年各地普遍反映大学生就业难,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经济形势的影响,不少产业出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自然地吸纳劳动力就业的能力就下降了。产品市场上的过剩,一定会影响到要素市场。当产品难卖的时候,要素的所有者也会面临卖要素难的问题。

但是,“就业难”不等于“失业”,就业问题本质上是“收入”,或“价格”问题,只有讨论“某个收入(价格)水平上的就业”才有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学生当然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他们不愿意接受某个收入水平上的工作,或者说是满足他们心目中的薪资水平、工作地点和工作环境的工作难找到的问题,而不是找不到不设定任何条件的工作的问题。

这是为什么没有民工和保姆的就业难问题,而有大学生的就业难问题的原因,因为前者的要求比较低,脏活、累活都愿意干,也不抱怨,而后者读了大学,是否就有理由要求获得某个收入水平和工作条件的工作了呢?没有。没有理由认为,读了大学就一定要做体面的工作。大学生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大学生”。市场经济并不是根据你的投入(读大学)定价的,而是根据你的边际生产力,根据你在多大程度上满足雇主的要求定价的。不能说,我读了大学,花的钱多,所以我就应该得到体面的工作,不是这样。市场经济并不保证教育的投资就一定会获得某个水平的回报,教育投资和任何投资一样都有风险。

我们经常有听到大学毕业生的收入不如民工的报道,这种现象在市场经济中是再正常不过了。凭什么因为你读了大学,你的收入就要比民工多?你就要有好的职业?

所以,“就业难”从根本上说是个“伪问题”。因为消费者的需求总是未得到完全满足的,因此,在市场经济中劳动力总是稀缺的,一般意义上的劳动力过剩是不存在的,某些类型的劳动力不被市场接受,也只是暂时的,劳动力不像专用的设备,就业的弹性比较大,并且可以再学习培训,适应新的岗位。市场经济中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厂家卖商品也很难,凭什么就业就应该容易。只不过现在的经济形势使找到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变得困难,但也决不至于毕业就失业。

解决就业问题不应是政府责任

宏观经济学把“充分就业”作为政府的目标,但是政府是否应该承担起保证充分就业的职责呢?这很值得怀疑。正常情况下,在市场经济中,总是有些“闲置”的劳动力,这往往是他们自愿的选择

财知道:就业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且关系到社会的稳定,政府会不会出于维稳需要,出台刺激计划?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政策空间?

朱海就:宏观经济学把“充分就业”作为政府的目标,但是政府是否应该承担起保证充分就业的职责呢?这很值得怀疑。正常情况下,在市场经济中,总是有些“闲置”的劳动力,这往往是他们自愿的选择,即他们宁愿闲暇,也不愿意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工作。如果是想工作,但却难以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也绝不意味着要政府给他提供“他满意的工作”,这相当于政府要给他提供福利了,解决这个问题不应该是政府的责任。

当前的就业困难,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以前的刺激计划而导致的产能过剩所致。这时,如果政府再出台刺激计划去解决就业困难问题,相当于重蹈覆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只是把问题拖后,使以后的问题更严重。因为,政府刺激产生的需求不是市场真正的需求,是不可维持的,相应地,因刺激而创造的就业岗位也是难持久的,也就是说,刺激计划将导致劳动力误配置。

如上所述,要区分“就业难”和“劳动力的普遍过剩”,两者不能划等号,劳动力的普遍过剩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中不存在,劳动力总是稀缺的,这也意味着政府不需要出台刺激就业的计划。

政府扭曲劳动力市场制造“就业难”

政府人为地扭曲劳动力市场也是“就业难”的原因,比如劳动力市场分割为“体制内”和“体制外”,很多学生想进入工作稳定的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而不愿意去中小企业,这就造成“就业难”的表象。当然学生有这个想法没错,错在政府对劳动力市场的扭曲

财知道:政府在当前的就业形势下,能做些什么?

朱海就:一般来说,劳动力是跟谁资本走的,而不是相反,资本流到哪里,哪里就会创造出就业机会。这意味着要让资本充分流动,给资本更大的流动空间。现在的问题是很多行业不对民间资本开放,这就限制了就业机会在这些部门的创造。在当前的形势下,政府最需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开放市场,特别是服务行业,上次李克强总理也讲到开放服务业对就业创业的重要意义。我们面临的不是普遍的劳动力过剩,像金融、教育培训和医疗保健等行业是供给不足的,如开放这些行业,会新增很多的就业机会。

我们看到电商行业近年来的兴起,解决了无数人的就业问题,而电商正是最为开放的行业,这说明市场越开放,就业机会就越多,根本不需要你政府去人为地刺激,市场的力量、资本的力量自然地会创造出就业机会来。

另外,政府人为地扭曲劳动力市场也是“就业难”的原因,比如劳动力市场分割为“体制内”和“体制外”,很多学生想进入工作稳定的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而不愿意去中小企业,这就造成“就业难”的表象。当然学生有这个想法没错,错在政府对劳动力市场的扭曲。所以,应尽可能地将公共服务私有化,使收入水平和劳动的边际生产力挂钩,而不是和身份挂钩,这是劳动力市场化配置的关键,也是实现就业公平,减少“拼爹”现象的关键。

还有,“就业难”某种程度上说明学校生产的产品不合格,教育部门也要反思,教育并不独立于劳动力市场,首先要有教育的市场化,才可能有劳动力的市场化。

就业歧视要慎用

“歧视”这个词要慎用,如果差别就是“歧视”,那么歧视无处不在。用人单位为招到需要的人当然会设定招聘的限制条件,任何交易都会是这样,去菜场买菜都还要挑选一下,每家单位都想招聘到最适合它们的人才,设定限制条件是用人单位达到它们目的的手段

财知道:在就业形势恶化的情况下,就业门槛、就业歧视也进入人们的视野。相关部门相继推出最低工资、以及反就业歧视措施。你怎么看待?

朱海就:最低工资将减少就业,这已经无需多说,每本教科书上都有,问题是就业“歧视”怎么看。首先要指出的是,“歧视”这个词要慎用,如果差别就是“歧视”,那么歧视无处不在。用人单位为招到需要的人当然会设定招聘的限制条件,任何交易都会是这样,去菜场买菜都还要挑选一下,每家单位都想招聘到最适合它们的人才,设定限制条件是用人单位达到它们目的的手段,问题在于有些“限制条件”不能有效地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比如学历的限制,特别是第一学历为985或211院校的限制,难道这些院校的毕业生真的会比其他院校的毕业生优秀吗?当然不一定。所以,我们要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思考他们为什么会使用那些不能很好地达到他们目的的手段,从而导致更好的交易不能达成。

用人单位当然也知道这个学历信号是有问题的,但是他们却不得不那样做,原因在于市场上没有其他他们认为更好的信号。所以,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更好的信号不能出现?问题还在于政府垄断教育市场,使市场不能产生有效的信号,才导致用人单位使用“学历”这些不太真实的信号。

“反歧视法”或其他类似的规定丝毫无助于解决信号问题,一个更加开放的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才能逐步地改善它。

朱海就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25日, 12: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