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照 | 我替中国的学生脸红

我是刚刚走出校门没多久的学生,但是我替包括曾经的自己在内的中国学生感到脸红。记得杨恒均曾经替诋毁他的学生说话:他们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我可以原谅他们的行为。但是杨老师毕竟对他们期望太高,他们即使身在自由之地,仍然有一脑袋的奴性思维,我替他们脸红,为他们悲哀。

记得,前不久,李登辉先生在台湾发表演讲,台下一个大陆学生起来反驳李登辉,反遭台湾在场学生的一片嘘声,李登辉先生很有礼貌地请求台湾学生注意态度,只是饶有兴味地问了这个大陆学生一个问题:你来台湾多久了?

在自由之地即使再长时间,如果不能跳出以前的思维,主动学习自由之地的知识和文化,也不能让他们成为真正的“人”!我希望在自由之地的中国留学生跳出以前的思维,主动学习,并不是让他们只知盲目地吸收,你可以去辩证地学习那些你在大陆根本看不到的东西,琢磨一下,到底是你以前学的东西正确,还是你现在学的东西正确。相信在不久以后,你会对大陆的制度有一个客观的认识。

然而,很多大陆留学生在自由之地带了那么久,还他妈跟一头猪没有任何分别。美国副总统拜登5月1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说,称中国是不能“另类思考”或“自由呼吸”的国度,引起在场中国学生的不满。据香港《南华早报》22日报道,该校中国学生已经起草一封信,要求拜登做出正式道歉。到22日为止已有343人签名,信件将先被呈递给该校校长,然后转交到拜登办公室。

中国的留学生有爱国热情,这个无可厚非,看到别人在说自己国家的坏话时,进行制止也不能怪他。但是拜登说中国是个不能自由思考或自由呼吸的国家,这个是不是实情?相信这个留学生在美国那么久的生活应该能让他有自己的对比思考。在美国,他可以骂总统,可以大喊“打倒美帝国主义”,可以进行不受任何约束的游行示威,可以在博客微博上发表任何观点而不被删帖。在中国可以吗?相信这个留学生应该有这样简单的对比吧?!但是他没有!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形容词来表达我对这个留学生的感情!

拜登说中国是个不允许有另类思考的国家,诚然,如果允许另类思考,就不会有反右运动,广大知识分子就不会在文革时期无辜地受迫害了。拜登作为一个美国人,对中国的事情看得比中国很多人都清除,他说这个没有任何敌视的意思,但是这个留学生偏偏认为自己听出了“弦外之音”。

留学生甚至搬出中国古贤有挑战权威的事件,在中国历史上确实存在着这种令人骄傲的事迹。但是那有意味什么,难道我们就能永远躺在历史上睡大觉吗?!历史是在发展的,拜登说的是今天的中国,难道今天的中国允许另类思考病付诸实践吗?!中国真的能自由的呼吸吗?!

如果处于爱国,对别人的话不假思索地全盘驳斥而不是加以借鉴的话,中国永远都不会进步,而那种所谓的爱国也是盲目的爱国,或者叫“民粹”。

记得,克林顿曾经以美国总统的身份访华,也是在中国的某个学府发表演讲,克林顿开诚布公地提到中国的民主和人权,这时,有一位才华横溢的“爱国者”站起来予以“义正言辞”地反驳,克林顿在这位“爱国者”穷追猛打面前,一时难以回应。这位“爱国者”现在身在美国,而且获得了美国绿卡。

爱国不等于民粹,不是拒逆耳忠言于千里之外,不是对所有不同的声音都报以敌视的态度,不要把所有“非我族类”都想成“其心必异”。

国家的兴衰荣辱不是几句话能说坏的,只能是不听良言,闭目塞听而崩溃的。如果一个本来就有病的人,讳疾忌医,那么永远都不会健康。

拜登为什么要说这些令你不高兴的话呢?作为美国的国家领导人,他本可以说一些漂亮话,拉近中美两国的关系,对他百利而无一害。但是他没有那样做,因为这些话是发自内心,在民主社会里,每一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而不必装出伪善的面孔,不必三缄其口。

最后,我想对所有中国的学生说一句:多看看书,不要盲目对一些问题下定义,不要对不同的声音赶尽杀绝。否则,有一天,当你发现你是个十足民粹时,你会原谅自己吗?!(当然这需要你有足够的自省和自责能力。)

来源:共识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28日, 7:4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