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報導,1972年日本外務省發表《關於尖閣列島主權的基本見解》,聲稱:根據明治二十八年五月生效的《馬關條約》第二條,釣魚台列島向來構成日本領土西南諸島的一部分,並不在清朝割讓給日本的台灣、澎湖諸島內。這成為日本所謂擁有釣魚島主權的依據之一。

人民日報說,《馬關條約》對同時讓給日本的遼東半島、澎湖列島的地理範圍有明確的界定,為什麼僅對“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進行了模糊表述?從日方公開的有關《馬關條約》交涉議事錄的記載,可見日本政府在條約中模糊處理台灣附屬島嶼的用心。

報導說,1895年6月2日中日簽署《交接台灣文據》前,關於台灣附屬各島嶼包括哪些島嶼,成為雙方討論的焦點。日本公使水野談話表明,日本政府承認台灣附屬島嶼已有公認的海圖及地圖,因而不需要在接管台灣的公文中列出釣魚島列嶼,從這一點看,日本政府實際上承認釣魚島列嶼是台灣附屬島嶼,因為釣魚島列嶼在公認的海圖及地圖上早已標明它屬於中國;另一方面,這段對話還表明,日本政府會談代表水野有意隱瞞另一個事實,即在《馬關條約》簽署前3個月,日本政府已召開內閣會議秘密將釣魚島編入了沖繩縣。

1885年至1895年的10年間,沖繩地方政府一直圖謀建立“國標”,從而將釣魚島納入其管轄範圍,但日本政府鑑於釣魚島為“清國屬地”,一旦建立“國標”,恐引起清國警覺和爭議,因此始終未予核准。當甲午戰爭日本即將獲勝之際,日本政府感到攫取釣魚島列嶼時機已到,於是在1895年1月14日召開內閣會議,秘密決定:釣魚島等島嶼“應按照該縣知事呈報批准該島歸入沖繩縣轄,准其修建界樁”。事實上,關於在釣魚島修建界樁,沖繩縣並未立即執行。據井上清教授披露,直到1969年5月5日,沖繩縣所屬石垣市才在島上建起一個長方形石製標樁。日本內閣會議的這一決定是密件,過了57年後,於1952年3月在《日本外交文書》第二十三卷對外公佈,此前清政府以及國際上完全不知情。

如此一來,在很長時間內,日本政府並未公開宣稱對釣魚島擁有主權。 1896年3月日本發布名為《有關沖繩縣郡編制》的第十三號敕令,明治天皇並沒有將釣魚島明確寫入。而第十三號敕令卻被日方視為其擁有釣魚島主權的依據之一,顯然是欺騙世人。

報導說,“竊佔”釣魚島絕非什麼“和平方式”,而是近代殖民侵略的產物,是甲午戰爭中日本戰略的一環。正是基於侵華戰爭勝券在握,日本內閣才搶先竊據釣魚島,接著才有了不平等的《馬關條約》;正是通過《馬關條約》,日本力圖以所謂條約形式,實現其對釣魚島“竊佔”行為的“合法化”。這一歷史過程是清楚無誤的,是史家的共識。2013/05/0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