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唯色:甲玛人讲述甲玛开矿带来的灾难

有关甲玛(位于拉萨河上游的墨竹工卡县甲玛乡,西藏伟大君主松赞干布的故乡)有矿且被开矿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全藏地被自称是恩人的中国共产党“解放”那时。

1951-1953年,中国科学院西藏工作队地质组与毛泽东派往西藏的军队一起进入西藏,从昌都地区、怒江流域及藏北湖区、波密及工部地区、拉萨地区、雅鲁藏布江上游地区等步步深入,绘制地图,采集标本,标注矿点,得出的结论是“西藏地区的矿产资源是相当丰富的”。1959年,北京的科学出版社出版《西藏东部地质及矿产调查资料》,这本公开发行的开矿指南为持续半个世纪的、对青藏高原地下资源的疯狂开发作出了巨大贡献。
中共体制内的藏人学者降边嘉措2008年出版的书中披露,1955年,年轻的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在北京过藏历新年,毛泽东光临并直言:“不能只说汉族帮少数民族的忙,少数民族同样是帮助汉人的。……有些矿产在我们汉人地区是没有的,但是在你们少数民族地区有。”在《西藏东部地质及矿产调查资料》中,当我读到“在工作中是把寻找有用矿产放在第一位”时,对“解放西藏”的用心有了深切的感受。
以下,是我在两年前与了解甲玛乡开矿状况的甲玛人作的访谈。他说:
最早1979年就开矿了,是西藏地质六队,挖出很多石头运走了,但不知道发现的是什么矿,就这样一直挖到八十年代。
到了九十年代,来了两个矿业公司,一个公司在甲玛乡农民耕种田地的特隆囊建了选矿厂,一个公司在吉曲(拉萨河)旁边建了选矿厂,当时就已经对河水造成了污染。特隆囊周围都是山,其中有卓玛尼徐折吉(二十一度母)神山和乌坚日夏(莲花山大士法帽)神山,矿业公司在山上盖了宿舍、后勤办公室、装机器炸药的仓库等。矿业公司还把一个个矿点承包给小矿厂,大概有六七个矿厂在这里开采,直到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
2007年,华泰龙矿业公司收购了几个小矿厂,扩大了挖矿的区域,很多农民的田地被占用。华泰隆的选矿厂也建在特隆囊,直到现在还在采用,里面到处都安装了摄像头,把守门口的有好几条大狗。华泰隆还在过去建在拉萨河附近的选矿厂那里建了水坝,并在水坝对面盖了房子,从房子下伸出两根粗大的水管,一直延伸到特隆囊。一个是上水管,一个是排水管,另一头都伸进拉萨河,也就是说,上水管抽取的是拉萨河的水,排水管则是把选矿厂的污水排入拉萨河。为了掩饰,华泰隆在水管上面盖了个桥。就这样,抽水、排水已经三年(至2011年)。每天洗过矿石的污水都排入拉萨河,村民们都议论纷纷,但没有任何办法。
华泰隆在两座山之间——此地名叫白囊——修了水库,用以储存污水。从矿厂挖出的矿石,由车拉到山顶,再往下倒入水库清洗。而排水管是与盖在特隆囊的选矿厂连在一起的。水库的污水满了之后,就直接流入甲玛乡的河水,再流入拉萨河。甲玛乡的河叫甲玛雄曲,原本是当地农牧民唯一的用水河,不光是生活用水,也灌溉田地,喂养牲畜,过去非常清澈。
其实华泰隆蓄污水的水库是骗人的。曾经有领导们的参观团带着记者来了,为了表示开矿没污染,华泰隆在他们快到之前,把鸭子和鱼放进水库里,但当参观团一走,两三天之后,鸭子和鱼全都腐烂了。他们还在矿区内临时插上花和树,参观团走了,花和树也枯萎了。
甲玛乡的乡干部、村长等人曾取水去拉萨市防疫站化验过,结果被测出有三种毒:铅过量,铜过量,还含有金。防疫站的达瓦啦开了证明,还说水里含有多种毒,但这三种毒是主要的。证明被带回放在乡政府不了了之,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有村民给拉萨市环保局写信投诉,附上野兽和家畜被毒死的照片,但信和照片都被交给乡政府了,告状的人也被警告了。
在华泰隆开矿期间,还有一个矿业公司特在这里开矿,我们叫它是“上海公司”, 2000年到甲玛乡西南面的乌日岗开矿,也建的有工厂和污水库。后来因为乌日岗的水被污染,与牧民们发生过争执。上海公司一直挖矿到2010年,然后被中盛矿业公司收购。
中盛公司2005年就在甲玛探矿,一边钻井钻到很深,一边注入兑入化学成分的水。听说这是因为甲玛矿好,钻井钻到几百公尺就可以立即采矿。
现在甲玛乡有两个大的矿业公司在开矿:一个是华泰隆;一个是中盛。我不知道这两个公司是不是都属于中国黄金集团,但华泰隆是属于中国黄金集团的,比中盛公司大。
中盛公司从甲玛的西面至南面开矿。在这个区域内有通往桑耶寺的朝圣之门、日松贡布三座神山和名叫措嘎松的圣湖,这个圣湖在传统上被认为是法王松赞干布的魂湖,坚热斯(观世音菩萨)的魂湖。目前挖矿已经挖到魂湖了。
华泰隆是从甲玛的东面至北面挖过来的。有两个牧业村、三个农业村为此被强行从山上搬迁下来,如果不搬就抓人,所以不得不搬,上百户牧民从此失去了水草很好的草场。又因为水污染,曾经三个月内死了一千多头牲畜,华泰隆只好赔款了328万元。
被划在矿区内的还有尼姑寺、莲花山大士的修行洞、角拉山庙、桑砻山庙、普角山庙、护法神桑拉玛殿、热杰岭寺、承果神泉、贡布山的天葬台,以及岩画等诸多历史遗迹,很可惜,如今全都遭到了破坏。
2009年夏天干旱,华泰龙抢用村民的水,与村民发生冲突,结果甲玛乡被军警包围。三个月内,五辆特警巡逻车在甲玛乡从头到尾地巡逻,还鸣叫着警报。当时抓了19名村民,部分人被关了几个月,有的人被关了半年,村长尼玛次仁被关了一年。其中有好几个人是被华泰隆十七区和十八区的矿工打伤的,后来送到总医院,治好后就被关进了监狱。当时华泰隆的老板对他手下的矿工说:你们就是把这些藏民杀了都没事,这些藏民什么都不是,大不了给点钱就摆平了。所以那些矿工都狠劲殴打村民,还放狗来咬,但他们从上到下的确都没事。
其实村民们没有说过一句政治的话,说的都是环境被污染,河水被染了毒,老百姓和牲畜的生命都有危险,矿业公司不要来抢村民的水,给我们留下神山圣湖等等。
政府一直都在帮华泰隆和中盛,还派工作组、驻村工作队到村民家中做思想工作,还拘留了几个说真话的人。矿业公司也额外给老百姓塞钱,让他们互相监视告密,严防有人上访。
总之说到底,开矿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只对那些官员和老板有好处,对老百姓没有什么好处。

2013年5月。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以下22张照片,全都是由拉萨藏人拍摄于2011年,地点正是拉萨墨竹工卡县甲玛矿区,展示的正是被中国黄金集团下属的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疯狂开采、山体破碎、山水污染的惨况:

延伸阅读:

:拉萨矿难凸显被污染水源后患无穷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4/blog-post_4264.html

唯色:拉萨矿难是“自然灾害”造成的吗?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4/blog-post.html

漫画:【开发】#西藏矿难背后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3/blog-post_31.html

从两年前的Google地球和地图,看甲玛矿区令山河破碎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4/google.html

藏王松赞干布故乡被疯狂开矿,山体塌方却被统一口径是“自然灾害”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3/blog-post_30.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30日, 6: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