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它是一场道道地地史无前例的巨大丧事

眼福|04

◎ 《习惯的力量》,查尔斯-杜希格著。全书末尾无妨补写上一节,就叫“被习惯”?这个假想勾兑了赫胥黎的那个著名假设:当那项针对书籍与鲜花的条件反射实验完美结束,厌恶就会变成习惯:书籍会带来噪音,鲜花会带来电击,我们将带着对书籍和鲜花的厌恶长大成人并终生远离它们……一生平安。

◎ 《迷走-神经》,btr著。我甚至愿将这本迷你小说集中所有故事粗暴地理解为同一主题:恍惚。当然,那无数恍惚无比精致,它像一部情绪切片集,为各式恍惚存照备查。“这世界太糟,我们不如另造一个”……前面这句扉页语在正文那些逐一展开的恍惚里均留足线索,以备不同读者异想天开的“另造”。

◎ 《读书毁了我》,王强著。“关于左撇子”一则实在摇曳多姿。密集的知识点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像两只大手合力并推,使这则千把字短文成为一个有关左右小史的迷你入口,如“丧事尚左”之说,就让作者彻悟文革实质:“对于在泪与血的长河中浮沉着的灵魂,它是一场道道地地、史无前例的巨大丧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28日, 8: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