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我一夜没睡着 急得心里烫出了个疤

一周语文‖2013〈20〉‖2013-5-13~2013-5-19

为本周单字“鸭”,“小黄鸭”的“鸭”。据《新京报》周四报道,“14日晚,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湾漂流了12天的大黄鸭疑似漏气,长卧不起,眼看着消失在水上。网友纷纷围观议论:鸭鸭你肿么了?快醒醒啊!活动组织方15日称,给鸭鸭放气是既定程序,它已被拖到船厂接受全面保养。原来是累了,休息一下而已。”

作家蔡康永用“鸭汤”快此事,艺人姚晨在微博里说:“没事,吃点板蓝根就好了。” 饭友落-洛离琪在饭否写:“小黄鸭倒了,连片皮鸭都不是了,变成蛋黄了”……而在跑调周刊,小黄鸭去黄浦江拜见二师兄,去鸟巢报名星跳水立方,甚而受邀邀参加“我是歌手”……不过,爆红15分钟,小黄鸭“很快一穷二白。屋漏兼逢连夜雨,小黄鸭发现自从三亚事件后,接连生下7个孩子,需罚款1.6亿,若交不起就要坐牢”……估计也就是在咱们这儿哪怕不过一个小小不然行为艺术也会瞬间引发围观热议,大家无非是在那个虚拟鸭身上投射积怨吐槽忧虑乃至于一泄愤懑,不然,到哪儿去说?说给谁听?

汉字“鸭”为形声字,《说文-鳥部》的解释说,鸭,鹜也,从鳥,甲声,本义为鸭子,引申义有形状像鸭的香炉(如 金鸭香消欲断魂 梨花春雨掩重门)等。先秦时,“鸭”一般用作“鹜”(读作wù),如《滕王阁序》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中的“鹜”,其实是一只先秦时代的鸭。

—————————————————————————————————————————

羊肉串里也没有羊肉啊?

语出某神吧的一则神贴:问:“为什么老婆饼里没有老婆……我被欺骗了,好想一口吃出个老婆。”回复1:“这是正常,就像人民大会堂里没有人民”。回复2:“红烧牛肉面里何曾有过牛肉?!”回复3:“羊肉串里也没有羊肉啊?”

功能性珠宝

来自记者李瀛寰对智能穿戴设备的体验式评论,语出Jawbone高级副总Travis Bogard,原文题为《反思智能穿戴设备:Jawbone Up手环的五优五劣》。描述“第五劣”,李瀛寰说:“还是说到外形,对UP手环,Jawbone高级副总Travis Bogard将其定义为‘功能性珠宝’(functional jewelry)。嬛嬛姐自己带着还好,可是看到有男士带这个东东,总感觉怪怪的。珠宝是女人的专利,男人带上,哦?所以,智能穿戴设备的外形,也需要有更多的形式……现代人都很忙,设计越简单越好。”

从容得象个文学双月刊的主编

语出剧作家鹦鹉史航微博,是他近日参加乌镇戏剧节的见闻之一:“在乌镇遇上的流浪猫,从容得象个文学双月刊的主编”……在乌镇,史航还自行训诂乌镇之名,名之为“乌托邦小镇”,也算会想。

身布施

佛教用语之一,可简约理解为身体力行,帮助他人,来自作家和菜头周二微博重提。那天,和菜头第一时间将艺人安吉丽娜-茱莉在《纽约时报》上所发“切除双侧乳房”文章译为中文,与读者分享。在随后的微博里,和菜头写:“纽约时报网站在2小时之内被挤爆无法访问,美国主流媒体全部头条,美国的妇女因此受益,知道一次血检就能降低未来癌症的可能。这本来是她的私事,她完全可以不用对外公布,这在佛教里叫身布施和法布施,极为慷慨和无畏的行为。”

原来是个小二跑上来问要不要加水

语出学者魏武挥专栏文章,原题《移动阅读与阅读》。文章挑剔移动阅读与传统阅读的区隔与差异,认为传统阅读属性倾向于个人内省,而移动阅读则倾向于集体分享,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为。比如,阅读修仙类电子书,“非常像旁观一个人来打角色扮演类游戏:修炼升级、打出宝物、经常有些所谓大BOSS的关底。这时候的阅读,和打游戏是无异的。而一位行内的人则认为,起点的电子书非常在像听评书,章节之处,伏有大量的让你要看下一回的所谓‘钩子’……两位大侠正在酒馆里聊天,聊到深处,突然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却也不知谁。这个作为某章结束,十分吊人胃口。下一章开始,原来是个小二,跑上来问要不要加水?”

秒沉

网络熟语,指所发布帖子快速沉底,犹言瞬间不见,转眼就没,如同未发生。至于“秒沉”原因,或因网站或贴吧人气爆棚,同一时间段留言发帖人数巨大,或因所发内容乏善可陈……此词可延展至更多领域使用,如那些永无结局的新闻既是烂尾新闻,也是秒沉新闻;那些永无真相的故事既是无果故事,也是秒沉故事。

走过的路过的有枣没枣请打一竿子

语出作家庄雅婷微博:“深夜温馨提醒:臣妾今日14:00在王府井新华书店牵兽……走过的路过的有枣没枣请打一竿子。”

酷产品

语出评家葛甲针对谷歌眼镜的一则评论,原题《谷歌眼镜是“酷”产品最好远离商业化》。文章认为,谷歌眼镜与iPhone不一样,不属于所谓“刚需性产品”,而属于“酷产品”。而“酷产品”通常需要“逐步培育用户习惯”,并使它“成为(用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尽力使这款产品远离任何商业化因素,那会阻碍其向上的高度。因为这是一款属于未来的产品……要知道,人身上任何一件常用物品,手表、眼镜、手机等,在开始出现时都曾有过不被人理解的阶段,谷歌眼镜也一样,任何有思想的产品,都会有一个不断进化和逐步被接受的过程。”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很低调

语出作家杨葵微博:“段子和段子也可以对对联儿,比如上联是‘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很低调’,下联就是‘我最讨厌种族主义者和黑人了’。”

来自网友天太黑推荐,语出有关新闻报道,为近期出现众多新成语之一。网友作业本收纳整理此类令人无助崩溃新词组、新短语、新成语,如“自主性坠亡、保护性拆除、、临时性强奸、轻度型追尾、和谐式维稳、幻想型自由、试探性自杀、合约式宰客、政策性调控、过渡性改革、合理性贪污、挽救性枪毙、正确性错误、保护性销毁、礼节性受贿、政策性提价、钓鱼式执法、确认性选举、临时性员工…普遍性无耻,习惯性装逼”……果真无助,崩溃。

我一夜没睡着,急得心里烫出了个疤

语出作家麦家母亲节当天的微博,那天,也是汶川大地震5周年纪念日:“老母八十二,在乡下,大字不识,世事就是村庄里的那点事,乃至不知世上有个母亲节,却知今天是汶川地震曰。问为什么,母亲说:那时你不是在四川工作嘛,电话打不通,我一夜没睡着,急得心里烫出了个疤,这日子死了也忘不了。听了鼻子酸!愿天下所有母亲和汶川人平安有福!”

双输群体

语出媒体人米亚时论。针对艺谋超生新闻,米亚说,“与张艺谋们相对照的是,一群人按照从小的教育,努力奋斗,考上重点大学、留在一线城市、买了房、生了孩子,最后还是会发现,人生的底牌被悄悄写上了‘Loser’。具体在计划生育上,当你的父母遵守了规则,让你成为了独生子女。等到了30岁,你发现两个独生子女赡养四个老人的局面让人崩溃。而那些失独家庭,将成为社会体系和个体生活的双输群体。”

除非发布者是Lady Gaga

来自评家晴然文章,原题“Twitter工程师:我们关注信息,新浪微博适合社交装B”。文章比较Twitter与新浪微博异同:“忍不住思量新浪微博何以跟自己的‘师傅’渐行渐远。”简言之,Twitter简约,新浪微博丰富,Twitter固执 ,新浪微博变通,Twitter专注新闻,新浪玩儿社交装B,Twitter已有盈利机制,新浪微博尚在期待变现,说到Twitter固执,“一位Twitter工程师调侃着说,‘我上Twitter是为了看微博本身(不管是自己朋友圈的还是CNN的),刷新浪微博,更多是冲着评论和转发去的’。这些受访者不约而同地提到新浪微博的‘微论坛’基因;微博被他们看做是一个格外鼓励评论和转发的平台。类似‘家里养狗的举个手’这类没什么新闻价值的帖子在新浪微博上可以有上万的转发和评论,这在Twitter上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除非发布者是Lady Gaga。”

艺谋超生

本周新成语,系由近期各种有关张艺谋传闻凝结而成……看着张导被各种未经证实的八卦言之凿凿,想着他即将面世的新片,觉得它再怎么好看,也终于缺乏现实戏剧的残酷之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18日, 11: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