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说大家都在说的却从不认真关心的东西最安全

一周语文‖2013〈18〉‖2013-4-29~2013-5-5

为本周单字“铊”。本周五,来自中国新闻网的消息说,“复旦投毒案已破,清华朱令案仍悬而未决。案件信息拒绝公开、嫌疑人‘’标签、神秘‘回帖指南’等再被深挖热议,对此有关部门不应沉默,事件更不能石沉大海”……因此,发生在19年前、至今未能找到真凶的“清华投毒案”关键词“铊”亦被超频提及。

这个原本冷僻、陌生、词频率极低的化学元素再度成为热词,甚至由此生成很多新生词。作家西门不暗周二在微博里:“朱令事件重新被翻出,有两个新词产生,1.孙铊,2.铊集团。搞明白这两个词是怎么回事,对朱令被投毒一事应大致了解了”……与之相关的新词语多为改良成语:如“百年清华,为铊代言”,如“考入清华,流落铊乡”。

周三,城晚报记者余姝等重访朱令父母,较完整地回溯朱令案。采访收尾处,说到朱令现状,“在父母的照料下,朱令安然度过了这些年。但谈到将来,两位老人仍有忧虑:“我们现在开始注意自己的饮食,希望尽量能活得久一点,要是我们不在了,朱令该怎么办?”

汉字“铊”为后起专用字,用指金属元素“铊”,是一种用途广泛的工业原料。来自维基百科“铊中毒”词条的解释,“铊中毒是机体摄入含铊化合物后产生的中毒反应。铊对哺乳动物的毒性高于铅、汞等金属元素,与砷相当……职业性铊中毒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职业病。”

—————————————————————————————————————————

中国大妈

本周热词,最早来自有关“中国大妈打败华尔街”的一则段子,新闻,4月起,国际金价大跌,可“近10天内,仅中国内地投资人就鲸吞了实物黄金300吨,约占全球黄金年产量的10%。全球都在经历数十年未见的黄金抢购潮,散户消费者跟国际‘黄金大腕’掰起手腕较劲,抢购潮似乎一度击退了黄金空头。国际黄金本周涨幅近6%,收复近十天以来的跌幅”……在现汉实际语用中,“大妈”属对年长妇女的泛称之词,而当它被添加上“中国”定语后,这个泛称变得更宽泛也更模糊,跟“大妈台”“得大妈者得天下”里的那些“大妈”,其实终究没人知道她们到底是赵姨还是钱婶?

刚娶的老婆 晚上就完美越狱了

语出饭友费厄泼赖饭文:“谷歌眼镜刚出来就被完美越狱。这帮家伙怎么得什么越什么?有一天会不会有这样的新闻,刚娶的老婆,晚上就完美越狱了?”

第四墙

又称“第四堵墙”,本为戏剧专业用语,本周却因《新编辑部故事》引发争议被再度提起。“在《新编辑部的故事》中,主演经常会演着演着突然盯着镜头,来段内心独白,并试图用眼神与观众交流。这种打破‘第四堵墙’的表演方式在国外的影视作品中屡见不鲜,像《贝隆夫人》、《纸牌屋》都将这种表演方式运动得很恰当。在国内,打破‘第四堵墙’的表演方式大多被运用到先锋话剧中,影视作品很少敢挑战那堵墙,为的就是不让观众跳戏。”

一册书 一池花 一阵风 一盏茶

语出老树画画微博:“假期安排:再大事情且放下,只身遛达到天涯。找个寂寥无人处,一册书,一池花,一阵风,一盏茶”……老树画画的这几句,让人想起诗人戴望舒在诗里写过近似的句子:“几架书,两张床,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键人

语出网友sennheiser周三微博:“‘网上发言,请不要随便自称笔者,毕竟有没有在用笔在写一目了然。这个词汇已经要汇入历史长河了,虽然曾经的那么疯狂存在过,但至少在互联网上该消失了。’‘那以后自称什么?’‘键人’。”

满篇推理和猜度充满了有罪推定的狐臭

语出诗人橡子微博:“我觉得今天传播最广但最不靠谱的报道是南方周末关于复旦投毒案的。‘当天多云,阳光被遮挡’,‘林取出试剂瓶’,‘毒药被注入寝室门边饮水机的水槽’……请问,这种情景描写是怎么来的?记者看到了,还是口供里说到了?满篇推理和猜度,充满了有罪推定的狐臭。”在另一则相关微博里,橡子:“南周的写法,就是先设定林某是罪犯,然后再从他的成长和心理机制中寻找犯罪原因。这是典型的有罪推定。”

肉夹馍

本周网络热词,简指网间作家肉唐僧与老莫间的争执,相关语词还有肉粉、市恩、肉铺、送饭党等

说大家都在说的却从不认真关心的东西最安全

语出饭友左堂堂周四饭文:“女人们凑在一起,说八卦,说男人,简直是不变的永恒话题。因为随着年龄增长,有些话已经不适宜和人讨论。什么青春啊理想啊爱情啊,都不该再拿出来娇情。越珍惜的东西越不要轻易说出口。所以说大家都在说的却从不认真关心的东西最安全”……“东西”定语“大家都在说的却从不认真关心”是指星座或手相之类?

方法论的个人主义

来自美食家作家沈宏非微博推荐,语出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专栏文章,原题《“铁娘子”为何不相信社会?》。作者对“方法论的个人主义”的定义里说,它是指“复杂整体的运作机理一定能够以个体成员的形式表达出来——化学元素用原子表达,原子用亚原子粒子表达,国家用公民表达”才可成立……“例如,古典自由主义哲学家卡尔-波普探讨了战争的抽象概念。‘战死的许多人——或者说是身着军装的男人和女人——才是确定的。’”

星星为什么上来得这么慢

来自演员姚晨微博推荐,语出诗人沈浩波新作《命令我沉默》:“亲爱的/我们来天台/数星星/一颗/两颗/应当还有很多颗/但是我们/看不见/星星为什么/上来得这么慢/就像你的纽扣/一颗/两颗/什么时候/解得完”……姚晨截取的这段诗句类成人童话,热烈,清澈。

键盘党

语出李承鹏微博:“何炅刷微博传递正能量被骂做秀,黄晓明发急救常识被骂跟风,王力宏录音频捐款低调不发博被骂没爱心,杨幂晒捐款直接被黑出翔。我也中招。有些抹布就是这样,你不去是冷漠,去了是做秀,不去是键盘党,去了是跟政府抢民心。民心要这么容易被抢,不是在抹黑深得民心的政府吗?”

记忆是某种更为有效的反抗

来自诗人巫昂博文,原题“朱令:为了忘却的纪念”。在回顾当年任职《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朱令案往事后,巫昂写:“这个案子对于我们七零后生人来说,有个基本责任:隔段时间要重新提起,让晚来的新一代人重新去网上看一遍相关资料,这件事不应该被遗忘,她是真切存在的,她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记忆,以及无法表达的耻辱感。就是那种即便你什么事都没做,也深感愧疚的奇特的耻辱感。记住,也是我们眼下能做的唯一的事了,有时候,记忆是某种更为有效的反抗,某种等待时机的态度,以及高于同情的坚韧不拔。”

AKB48

语出学者小宝专栏文章,原题“衰退年代的偶像经济学”,介绍日本当下最著名的偶像团体AKB48,小宝说,“以我这样的老男人,聊这样的资讯,有点犯罪感……做学问的好处:任何时候都能用学术之手抚摸不该触碰的人物,还可以装得一脸慈祥。偶像团体“AKB48的名字就是取自秋叶原(Akiba)。秋叶原过去是电器商店的集中地,现在是日本宅男(御宅族)的生活、活动中心。AKB48将她们的核心粉丝锁定为日本宅男。”小宝认为,AKB48“赚的就是经济衰退的钱,不景气的钱,萧条的钱……青年女性往往是这一时期就业市场上最弱的一群,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社会成见历来将弱势与心灵、良知划上等号,成为移情、感动的象征。”

我长得有目共睹

语出作家赵赵微博:“我丈夫看到宿舍的人烦某人就给下毒的说法后心有余悸,说当年老把@杨葵 叫宿舍里折腾给同屋烦够呛好后怕,我说你看你俩长那模样早就被下毒了,我丈夫极不服气地问:我长得怎么了?我长得有目共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5月4日, 1: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