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重金属专辑《神曲》中的单曲《傻伯夷》视频,于5月22日透过Youtube首发。艾未未表示:音乐更容易消解集权专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曾在今年3月宣布,将发布一张名为《神曲》的重金属专辑。5月22日上午10时,该专辑中的一首单曲《傻伯夷》视频在Youtube首发,旋即引爆网络,”艾粉”一片惊艳声起。艾未未将首张音乐专辑起名为《神曲》,这一名称源自意大利诗人但丁的作品,但更为直接的理由则是网友对艾未未的昵称”艾神”。

《傻伯夷》单曲视频中,伴随着艾未未并不专业但感染力十足的”摇滚式呐喊”,他的形象也比以往更加颠覆,结尾处以浓妆和超短裙形象回眸一笑,留给黑色调的视频一个亮色结尾。该视频也再现艾未未在2011年4月3日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套上黑头套后,被秘密羁押81天的经历:两名看守的四只眼睛完全镶嵌进艾未未洗澡、睡觉、上卫生间的各种细节。备感压抑的画面中,看守和艾未未共同成为某种黑暗力量的”受害者”。艾未未向德国之声透露,当时看守请求他唱一首歌,缓解令人窒息的气氛,”音乐”也成为”监室”中的一点人性之光和希望。这使并不长于”音乐”的艾未未触发了创作音乐的想法,于是有了艾未未与中国知名音乐人左小祖咒、摄影师杜可风在《神曲》中的合作。

(来源youtube)

据音乐人左小祖咒透露,《神典》专辑将于6月全球发行,这个专辑中还有两首歌和中国传奇维权人物陈光诚有关。陈光诚于去年4月份逃出东师古,曾避难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内,取自这段经历的一首歌为《美国旅馆》(Hotel Americana);另一首名为《》(Climbing over the Wall),一是表现陈光诚星夜翻墙逃离东师古,另一层寓意为中国网民绕过”防火墙”。艾未未认为音乐和他的艺术作品一样,都是一种表达,他也并不担心政府的干扰和审查,因为他选择将音乐放在网络上。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赵杰伟认为”艾未未绝对创造了新的美学,和政治紧密关联的美学。”

“我想就把这首歌送给这个时代”

艾未未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自己刚刚成为”歌星”几个小时,还没有来得及体会当”歌星”的感觉。他也坦言戏谑和嘲讽的歌曲名称《傻伯夷》背后,是一个关于时代的主题,中国人身处这个时代,呈现出或浅薄、或有趣、或迷茫……,他用音乐表达这样的状态:”基本中国是处在这样一个’傻伯夷’的时代,各种类型的,包括我自己,有精明的、狡诈的、也有天真的、无趣的,我想就把这首歌送给我们这个时代吧。”

艾未未习惯直白的表达,请他阐释歌曲的价值和意义有点令他为难。但他还是向德国之声表示,他在歌曲中表达了多重含义:”近年网络有各种关于中国是否会发生变化、如何发生变化的争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提醒在中国还有很多因为言论和不同的价值取向而在监狱服刑的人,有些人是多次被送进监狱,他们的身体情况都很差,我希望大家感受音乐的同时,能够想起在牢中服役的人。”

“音乐更容易消解集权专制的隐瞒和粗鲁”

5月18日中国作家慕容雪村在推特上向艾未未表示:中国有很多人在反抗,但你的反抗最好看。对此艾未未表示,是否好看留待别人评说,自己能做的就是通过艺术、音乐等各种形式的表达:”我们首先有个发音的器官,然后发出声来,几乎是一个替天行道的事情,我不认为我的东西里有什么好看之处,里面还是有很多痛苦的成分在其中,还有很多激愤的成分。这种表达在中国是极不缺少的。”

对于德国之声记者的疑问:他是否在透过这种音乐的形式表达反抗?艾未未说希望还原音乐”爱”的本质:”音乐不是反抗,音乐应该是爱,我的音乐里谈的都是爱,对世界、人类和我们处境的关心和理解。如果只把音乐看成反抗的话,可能小看了音乐,音乐更加容易穿透高墙,更容易消解集权专制的隐瞒和粗鲁。”

曾写下《时代的噪音》的台湾作家、乐评人张铁志对左小祖咒给艾未未的评价-“他很摇滚”-深表赞成,他认为艾未未”华丽转身”成为”摇滚明星”非常合理,艾未未在艺术和音乐上的想象力使人们对专制的了解更加容易:”从我自己写的书,我所理解的摇滚乐,本身就有一种反抗的气质,对于主流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挑战,所以老艾做这个事情挺合理的,他与音乐精神契合。摇滚乐一方面有反抗,也是娱乐产业明星体制,艾未未这两者兼具,他不是传统的反抗者,他不断寻找反抗的想象力的可能,他替我们打开了想象力。不管透过网络,还是艺术创作,乃至他现在的音乐,都是表达他思想的媒介,他让我们在娱乐和讽刺之余,对体制有所思考。”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