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中国媒体今日刊载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和教育部党组联合下发的文件,出台16条意见加强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评论人士认为:继“七不讲”后,“十六条”更直白表达当局思想控制意图。

(德国之声中文网)5月28日,”凤凰网”及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统一以”中共出台十六条意见加强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为题,刊登了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和教育部党组于5月4日联合下发的文件。其中提出十六条要求,包括”要强化青年教师的政治理论学习,深入开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教育、三个自信教育、学习领会中国梦的精神实质”;”增强党性构建党员教育培训体系、提高青年教师发展党员质量” ;”要求青年教师要通过网络掌握高校思想理论动向和网络舆情,以占领网络思想政治工作阵地”等。该十六条意见还特别指出:青年教师晋升高一级专业技术职务(职称),原则上应具有从事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经历。

网友”鲁班的儿子”跟帖评论:”应该让教师脱离政治才能保证其自由精神和独立人格,培养国家栋梁之才”。”曼苏尔饭店常客”表示:”一个人的思想本来应该随着年龄和阅历、知识和经验的递增而自由地选择的,当其强制性地被与政治联系到一块时,这就变成了被绑架,而这在法治社会是不允许的”。”Fly12500″也发文质疑:”如果老师的思想都不够独立,把某种政治思想带入到自己的职业中去,替你们站台背书,那么他们教出来的会是些什么样的人?美国人讲,教育让政治走开;中国人讲的是,教育在政治的庇荫下展开”。而网友”江波”慨叹:”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逝矣。”

德国之声曾在5月10日报道,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透露该校传达了中共当局”七个不要讲”内容,即要求”教学中七个不要讲,普世价值、 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其后中国知名学者、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对该消息加以证实。继”七不讲”之后,有关高校青年教师的”十六条”再起波澜。

“很多教师可能会自我审查,一些学生也失去觉悟的机会”

中国知名法学学者、中国政法大学青年讲师滕彪对德国之声表示,近期中共当局在意识形态领域不断透过御用文人之口传递出”七不讲”、”宪政属于资本主义”、””等与普世价值相悖离的动向,包括今天透过媒体表达出的对青年教师思想管控的 “十六条”,显示出当局对网络化时代自由言论难以控制的焦虑:”在互联网越来越普及的大背景下,他们对网上自由化的言论难以控制,所以就出台强化党化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这些东西,但从长远来自然起不到扭转作用,因为自由化进程不可逆转,但从短期看会有负面影响。”

滕彪也表示,目前在中国高校的青年教师中,像他自己、萧瀚、许志永等公开表现对民主、宪政追求的大学教师并不很多,但内心有这种想法并且有清醒判断的青年教师不在少数,近年在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社会学科中有超过一半的”自由化”青年教师,有的在微博上对公共事务发声,也有的将这样的理念埋藏心底,等待时机触发。

滕彪认为,该十六条出台,包括其中将”参加思想政治教育”成为教师晋升职称的附条件,这些都将在短期内压抑一些教师自由思想的表达并将直接影响学生独立思想的形成:”对大多数青年教师来说,不能晋级、不能拿课题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这个文件的出台会让更多的教师进行自我审查,有这种思想倾向的也不敢公开表达出来,很多大学生因此失去觉悟的机会。”

“正常而健康的社会,政治不会绑架学术”

正值”六四”前夕,”十六条”出台,滕彪感慨大学独立精神不断在丧失。他回顾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年他正在北大就读,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宣传部长朱厚泽提出三宽论:”宽厚、宽容、宽松”,以放松对文艺界和学术界的限制。中国经历政治和思想上的”小阳春”,这也是1989年学生运动产生的一个基础。

滕彪表示,”八九学运”之后,中国当局思想和意识形态控制日趋加强。以北大为例,2005年,时任北大党委书记的闵维方建议国务院发文禁止教师”利用课堂散布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言论”。2011年,北大在全校推广实施对”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进行会商的制度等。

曾在美国和香港等地访学的滕彪也表示,据他游学的经历,任何一个正常而健康的社会,政治都不能干扰和绑架学术:”正常的社会是不可能想到用一种统一的意识形态来控制整个教育、新闻、宣传系统,只有中国这种体制下才有控制言论、统一思想的必要,思想政治工作、宣传部这些都是很奇怪的东西,正常社会下的人很难去想,我去的西方国家也不可能想象政府会干涉学术的独立、新闻的自由报道、青年人思想的发展,是不能横加干涉的。”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