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六四祭日前夕的分裂

20100915015159803六四纪念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与香港人无关?孙中山比起毛泽东差十万八千里?人权与民主在中国有没有市场?看似奇怪的论调,背后都有各自的逻辑。

(德国之声中文网)维园六四纪念烛光晚会是香港标志性事件,去年参加人数创历史新高。今年人数或许会减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家李怡的文章,指出今年有多少人出席六四集会,是民主派中的本土派和大中华派分庭抗礼的指标。

这是舆论第一次在此事件上出现较大分歧。有网络媒体连续制作五幅图呼吁支持民主的本土派不要参加支联会主办的六四烛光集会,提出”支联会诸君,别了,我们在这里分手”,网上有不少连年参加六四集会的网友响应。这些舆论认为,六四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与香港无关。中共到底希望六四晚会参与人数多还是少呢?

李怡认为,对于六四,海内外都已经有明确的评价,在大陆民间其实也已从网络中有基本认识,不存在平反问题。讲平反六四,主要是要求中共官方对六四重新评价,因此是对中共提出的要求。他说,六四屠杀的主导者大都已去世,在世者也因老去而不再有左右政权的能量,在此情况下,当前中共领导人,并不介意民间或半官方议论六四,只是名义上还不好公开平反而已。但是,若说平反六四会带来中共政改,则恐怕这个因果关系已经幻灭。因为中国由”红二代”接班,现更由邓小平的孙子邓卓棣任广西平果副县长,显示”红三代”也会接班了,中国似已形成”有中国特色的世袭体制”,和北韩的金三代其实无大差别。

(资料图片)只身拦坦克

李怡说,”对香港来说,二十多年来六四集会期盼的改变是:平反六四──中国政改──中国民主──香港民主,这个希望的轨迹已不能成立”。但是,他认为,作为对二十多年前一桩暴行的谴责,参加六四纪念活动还是有意义的。

“学者的堕落”其来有自?

中国学者刘小枫近日在演讲中称毛泽东为”国父”,认为”孙中山比起毛泽东差十万八千里”,并为舆论在毛泽东的评价上出现分裂感到”心里难受”。重庆学者王康《纵览中国》发表文章,《邪恶精神怪胎 –认毛作父的刘小枫》,对其进行批驳。

王康说,刘的演变其来有自。”1999年天安门广场祭出毛思万岁方阵,薄熙来唱红打黑,新国际主义派全身心投靠当局,刘的怪异也就那么回事”。

王康认为,刘从不识”仁”为何物,远离中国困难与使命。不过他”确实高出甘阳、、孔庆东等浅薄肤 表之辈,他看出毛对红色帝国的首要价值,全部意识形态才有’道成肉身’式的神圣性”。

去年香港六四烛光悼念

王康说,”刘小枫当然有权利认毛作父,但我坚信所有了解历史真相的同胞不会茍同。相反,经历了毛暴虐统治的中国人,正在清算并将审判毛。苏联从1956年苏共20大 开始,用了近40余年时间埋葬了斯大林主义,中国将用同样长的时间把毛的政治僵尸移走。如果刘小枫押注成功,毛派复辟,中国人将再次承受浩劫,那将引发大 分裂乃至内战,最终的结局也绝不是秦始皇-毛泽东’万世一系’的天下”。

守护台湾民主生活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一群学者近期提出了针对台湾与中国交往的”宣言”。《自由时报》发表共同起草者之一的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的专访。吴介民指出,过去几年的两岸谈判,重经贸而轻人权,马英九政府不愿意将人权问题摊开来与北京谈,屈从中共的游戏规则。因此《自由人宣言》尝试开启一条思想运动的战线。这条战线的武器是人权与人民主权。

吴介民说,”一个国家的统治集团,不断把子女送到国外,移民、置产,享受从人民搜刮而来的财富,让自己成为随时可以落跑的’’。自己都不想当’中国人’的人,掐着你的脖子要你做’中国人’。这样的一个国家,对你有没有吸引力?”他指出,”了解到民主的脆弱,我们才看得懂中共的’专买政策’(专制收买)正在一点一滴侵蚀台湾的根基,才懂得更加珍惜得来不易的生活方式”。

每到台湾选举,中国民众关注台湾选情的热力不减,他们为什么如此热心?吴介民指出,”因为在他们生活的国度,没有民主与选举,所以中国网民不止是在’围观’台湾选举,他们也在’抗议’中国政府,宣泄不满。在台湾街头抗争中,经常看到陆生的身影,例如反核、反迫迁、反媒体垄断,以及五一劳工游行,他们知道民主不只是选举,也和我们共同反思选举民主的不足”。

针对一些质疑,吴介民说,”中国仍是一个没有自由选择的国家,人民渴望政治权利、要求节制政府权力。你说,人权与民主在中国有没有市场?”

摘编:张平

责编:谢菲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