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bff0b3d_gb__13GB009_

六四遇难者遗属组织「」成员张先玲,昨日将儿子王楠的遗物捐赠给支联会六四纪念馆,她接受本报访问透露,这些东西已保存十几年,现在决定公之于众,因为「这是一个历史的见证,捐出去让大家认识真相」。当中有两张分别由公安局和医院开出的死亡证,医院以「枪伤,在外死亡」总结死因,但公安局仅写上「在外死亡」。

赠支联六四纪念馆

年逾七旬的张先玲,其子王楠是六四死难者之一,他当时带着相机称「要去拍摄历史镜头」,结果头部中枪死亡,年仅19岁。张先玲捐出的遗物包括王楠遇害时所戴的红色头盔,「他戴着头盔去照相,然後向后推了一下(头盔),子弹就打中了他的左上额,然后穿过他整个头在後边出去」,现在头盔边还留有子弹孔。张先玲还捐出王楠遇害时戴的眼镜、游行用的头巾和横额、在天安门广场派发的传单等。

本港网络电台节目《听风者》昨日播出张先玲的电话录音,她提到捐出遗物是想让更多人认识到六四真相,「既然发生过这种流血的事情,就有实实在在的物证,有人犯了罪,就有罪证」。张先玲之后对本报表示,她已保存了这些东西十几年,当时只是单纯想要留下一些资料,等日后把事情弄清楚,现在因为年纪大,就委托朋友代为保管,然后朋友提议将它们捐出去,她没有异议,前日才知道是捐给支联会六四纪念馆。

「有人犯了罪 就有罪证」

张先玲特别提到遗物中两张分别由公安局和医院开出的死亡证。她解释,当时要先领到公安局的死亡证,医院才会开死亡证,家属要拿着医院的死亡证才能去火化尸体。张先玲忆述,她当时在朋友陪同下到公安局领证,但就发现对方在死因一栏中仅写「在外死亡」。「我记得当时有一位姓秦的警察,他就是很愤慨的样子,我的朋友跟他理论这个证明写得不是很明确,他就说『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历史会证明的,历史会证明这些事情是怎么一回事的,我还忙着呢,上面压着我要我去抓人』,说完就拿着手枪往(口袋)里面放,然后就走了。这个情景我记得很清楚,他当时也很有意见的,也很气愤,但是没有办法。」

至于医院为何会写「枪伤」,张先玲称当时没有人跟她解释,但她觉得「医院秉公做事」。

保安问题 暂相片形式展出

今次移交六四纪念馆珍藏的王楠遗物,还包括写有「中国魂」及「人民!後盾!」等字句的头巾、「人民支持你们」手写横额、《告全国爱国同胞书》传单等。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由于目前位于香港城市大学的临时纪念馆未解决保安问题,故暂时只会以相片形式展出王楠的遗物,在成立永久纪念馆后才会正式展出。

李卓人说,这些文物证明当年中共屠城「铁证如山」,希望参观展馆者能感受到当年悲剧的震撼,将真相传承下去。位于城大的六四纪念馆即日起至7月15日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