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注定》在英国杂志《每日银幕》戛纳电影节专刊《银幕》上的平均得分为3分,《银幕》的“戛纳电影节评委会”由10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影评人士组成。满分为4分。

贾樟柯与嘎纳观众谈话的一个焦点在于他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在中国获得更多的观众,因为这部影片涉及了中国人普遍关心的, 社会问题,暴力问题。但是呢,很有意思, 这部电影在中国通过了审查,将可以公开放映。国际电影届的人对此感到好奇,想知道这回贾樟柯是怎么过关的。

贾樟柯本人表示,他没有进行过自我审查,他是按一个导演的逻辑,按一个导演的职责去推进作品的进展,为了创作自由,他无所畏惧。

我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在中国获得更多的观众,因为这部电影所讨论的,面对的,是在这几年里面我们全体中国人在公共生活里遇到的事情。所以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回到电影院,透过这个电影来讨论可能已经被我们遗忘,可能我们已经熟视无睹的这些公共的,突发的暴力事件。

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们的社会如果想避免暴力,我们如果想走出这样一个个人的悲剧,我们必须首先学会在艺术里面,电影里面去了解暴力,了解恶,去了解这些东西,而不是回避。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一个初衷,我希望改变由了解开始。

我自己一直在保护我在创作上的自由。对我来说,我不希望有任何的自我审查,因为我觉得自由的要求你必须体现在一个作品里面。必须用作品来呈现出一个作者对自由的向往。

我在拍每一部电影的时候,我都会把我自己最原始的,全部的想象,全部的感受毫无保留的放在作品里面,作品产生之后才尝试着它怎么样能够在中国有它的一个正常的发行放映的一个渠道。每一次操作都是这样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并不认为电影所涉及的这四个人物,这四个事件,有多么的敏感。因为它就发生这我们的生活里,同时在大量中国的报纸和杂志,特别是社交网络上,大家都在反复地讨论这样一个公共事件。我只不过是换了一个角度,用了电影的方法,电影的语言来把我个人的思考放在里面。所以这整个过程里面,一直到这部影片在中国得到放映的许可,我觉得我是按一个导演的逻辑,按 一个导演的职责去推进我的作品的进展。它很顺利,我不会,也没有去研究它为什么会这么顺利,但是我觉得有一个推动力就是在我内心里我是无所畏惧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