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今天从北京发出一篇对中国中产阶级家庭的调查:“在北京郊区的一个有5个房间的公寓里,住着一对20年前从山东来的夫妇。现在他们家有两辆车,有一个保姆做饭,享受着良好的物质生活,同时急于看到生活质量的进一步改善。像他们这样的中国人起码还有几千万,据统计:百分之十的中国人已经属于中产阶级,到2020年,百分之四十的中国人都将成为中产阶级。但中国的中产阶级和穷人一样担心污染和食品质量低下,对教育和医疗不满,对刚刚就任的中国领导人和政府更加不满,甚至失去信心。”

在法新社的采访调查中没有任何政治性提问,无法知道中国人是不是还记得“六四”。但实际上了解中国的人会看到:当下的中国并不是一个纯粹经济的中国,而是一个政治议题多多辩论激烈的国度。自从习近平班底正式上台后,“梦论”“鞋论”“七不搞”荡漾冲击于民间舆论中。临近“六四”,为了操控舆论,官媒《红旗文稿》、《环球时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分别在近日连串发表文章,围攻近年来被热议的“宪政”理念,一些官方理论家称“宪政”理念是兜圈子, 是否定中国发展之路,重申“”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梦,甚至是“ ”,信仰党性应当如同基督徒信仰上帝那样。官媒发表的种种“高论”却引起民间强烈反弹,人们大呼文革重现,网络讥讽斥骂声四起。

在这种敏感的政治气氛中,将要到来的“六四”24周年,无疑成为一个鬼门关。中国官方不断开展“净网行动”,关闭大量互联网站直到六月底。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中拥有众多粉丝的敢言名人们的账号遭到大批封禁,包括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以及著名作家慕容雪村等人。不少人都认为官方加紧封杀网络言论就是因为临近六四。但封杀不能彻底,有更多网民在各社交媒体上传播“六四”相关图片七百多张及其讯息,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六四”,说明中国人没有忘记“六四”。

据一些海外媒体报道:有中国网民表示:六四这天将用穿黑衣,点蜡烛,甚至绝食等方式进行悼念。比如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就是其中一位,他每年“六四”这天都会自动绝食。广州的徐向荣,李维国、李文生三人本周三下午到越秀公安分局申请“六四”24周年游行,被警察警告威胁。据悉,他们多年来都会到公安局申请六四游行,即使不被允许,也要表明态度。

“六四”24周年在海外的纪念活动也正在积极准备之中,除了香港维园历年的烛光晚会纪念活动以外,香港的“六四临时纪念馆”也在本月20日开始在美国旧金山展出。美国各界华人纪念“六四”24周年活动也已经启动,旧金山还将举行仪式,宣布89民运“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在法国也将有不同的纪念“六四”活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