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阳:李克强夫人真容难见 低调风格初现


进入专题
李克强夫人   
李沐阳  

  
  李克强总理正式踏上了为期9天的亚欧之旅,开启履新后的首次出访。同为“外交首秀”,李克强此访被认为与习近平之行相辅相成。但在总理的身边,却未出现夫人随访的身影。虽然总理出访是否偕夫人并无惯例,但此前李鹏总理出访时曾多次带夫人,朱?基总理有时也带夫人,只有温家宝总理未曾带夫人出访。而新一届总理夫人程虹也延续了她一如既往的低调。
  在网络上能够搜到的为数不多的程虹照片中,如果不加注释,谁也猜不到,这位合影时总是爱站在边儿上的清瘦女子,就是新一任国家总理李克强的夫人。与其他领导人伴侣习惯担当行政职务不同的是,程虹是一个“做学问”的人——她是文学博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外语系英语教授。身处象牙塔的程虹,也自然地拥有一种低调淡然的处世哲学。
  
  “译著热销”新闻揭开神秘面纱
  
  低调谦和的性格,让程虹在人们的心中有些“神秘”,而她走入大众视野的方式,也出乎人们意料。据香港媒体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夫人程虹教授的译著《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去年出版以来在北京持续热销。因为这条新闻,大家才知道了程虹的“才学”,才知道总理夫人的那些“幕后故事”。
  程虹的“成功”与任何一个大学教授的成功相比,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步一个台阶,水到自然渠成。程虹先是在北京经济学院(即首都经贸大学前身)外语系任教,后又到中国社科院读博士,师从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赵一凡,专研美国文坛新流派自然文学,2000年获博士学位,次年晋升正教授。
  程虹被视为顶尖的美国自然文学研究专家,十几年来著作等身,翻译了美国自然文学经典《醒来的森林》、《遥远的房屋》,出版了国内第一部系统介绍评述美国自然文学的著作《寻归荒野》。多年来,她屡获各类教学奖项,发表的教学科研论文涵盖了从本科生至研究生英语教学的精读、泛读、演讲、听力、教材评述及新课开设等诸多领域。
  同程虹有着十几年接触的译丛编辑李学军表示,程虹的认真和纯粹让人感动并敬佩,“那么多动植物的生僻名字,有些鸟的名字,连中文我都不认识,为了一个字,她会查阅英、汉字典,百科全书,辞海,辞源,一定要弄得清清楚楚,现在这样的学者已经很少很少了。”
  和其他高官夫人热心交际或热衷商场不同,程虹更喜欢校园的宁静。程虹是首都经贸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校方一直有意提拔她担任系主任甚至更高的职位,但都被程虹拒绝了,她不喜欢繁琐的行政事务,以及无聊的应酬,当然,也不希望因此被人说是妻凭夫贵。这样的行事风格虽然会让人认为过于谨慎保守,但从另一面来讲,性格使然,程虹更愿聆听内心的声音。
  在一次校内讲座中,程虹引用《论语》中的“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来阐述自己对学术和生活的态度。她说,“‘为已’就是找对自己的学术兴趣,提高自身的素养,坚守学者的操守,在追求真知的道路上慢慢潜行;‘为人’就是在前者的基础之上,对家庭负责,对社会负责,做一个有担当的人。”正是这样的师者风范,才能让她两度被学生们评选为“我心目中的十佳教师”。
  
  静心治学 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
  
  在2001年出版《寻归荒野》之后,程虹开始了长达10余年的边写作边翻译的学术之旅。“文字工作要慢功,做到校字如仇。”程虹说,这些努力和坚持,都源于“学问要精”的信念支持。
  在一次讲座中,程虹讲起“生态与美国文学文库”。说起那些丛书时,程虹如数家珍,具体到哪些书有几个版本,版本之间有什么区别,文笔、段落、书名典故,她都能顺手拈来。往往一个封面、一个标题、一幅图片,她都能引出一个故事。这让年轻老师惊叹。
  曾有老师请教程虹如何做到文献信手拈来,把握自如。程虹的答案是,用传统的“笨”方法——数不清的读书卡片。她认为,做学问需要静心和定力,需要坚守和沉淀。这些东西无关短期的功利和时髦。而正是这份定力,让她最终获得学术上的成功。
  在她的理念中,好的教学是知识的自然流露。她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认为那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年代。那时,老师们淡泊名利,学生们在课间讨论的是王维的诗歌,“作为高校教师,我们应当重新拾起属于文人那份对学术的崇敬及对于治学的执着。只有老师不浮躁,才有可能培养出学风踏实,做人端正的学生。”
  她与同事分享过美国女作家安妮•林登伯格《大海的礼物》一书中的一段话:“大海不会馈赠那些急功近利的人。为功利而来不仅透露了来者的焦躁与贪婪,还有他信仰的缺失。耐心,耐心,耐心,这是大海教给我们的。人应如海滩一样,倒空自己,虚怀无欲,等待大海的礼物。”
  这便是程虹,有着学者的认真、谦逊与广博,也有着普通女子对宁静生活的向往。
  
  全力支持丈夫 不忘实现自我价值
  
  李克强没有出国留过学,但去年在香港大学百年校庆上,却以流利的英文发表演讲,有人说,这可能与他有个教英文的妻子有关。据说,李克强和妻女在家也常用英文聊天,其乐融融。
  程虹虽然行为处事相当低调,不爱在人前显山露水,但她曾经是美国布朗大学的访问学者,说得一口娴熟的英语。以妻子的研究美国文学的专业背景,可以想见,夫妻两个互为学习的榜样,甚至程虹在英语上还能成为李克强的私人老师和练习伙伴,说是“贤内助”绝不为过。
  程虹给大家的印象,似乎是“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如果用世俗的眼光去解读,就会否定了一个现代女性对自我价值的追求和实现。虽然李克强进入中南海担任常务副总理之后,程虹基本不上讲堂,主要做研究工作,但是程虹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自己事业和理想的追求。
  静以修身,潜心学问。只有有了这种超然境界和心态,才能著作等身。正如古人云:“治学之道,首在心静。非心静无以言学,非宁静无以致远。”公平地说,如果没有静下心来做学问的精神,是很难获得这些硕果的。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自己事业获得成功的同时,她也更为支持关爱爱人的事业,默默奉献不求闻达。
  在每个女性都追求平等、进步、幸福并且努力寻求自我价值最大化实现的今天,程虹确实是一个贴近人心的榜样。她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独立女性的姿态,也是一个有着含蓄东方美德的家庭角色。她似乎没有那么“著名”,但她有自己的完美人生。

   进入专题: 李克强夫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Categories :

Tags :